解读“星光行动”,看实打实做公益的明星都做了什么工作
无论是在新冠肺炎期间,还是在过往一系列公益行动中,都能看到不少明星和他们的粉丝团的身影,他们不仅捐资捐物,有些还积极参与到实际组织策划工作中去,都起到了良好的榜样作用,带动了社会正能量。

但正因为公众对明星艺人的公益活动关注度高,对于部分艺人和他们的粉丝来说,这也是一种“取巧”的增加正能量曝光度的方式。

当然,现在大家心目中都是有一杆秤,谁是实打实做了工作,即使经常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上,例如此前韩红、姚晨等人,大家都送上鼓励和肯定;而那些为了作秀、上热搜而做公益行动,最终也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批评。

成龙走进山西大同采摘黄花并极力推介;刘昊然在云南富宁爬树“下厨房”;蔡徐坤探访千年古盐田为海盐“代盐”;吴京发起“骏马计划”帮助草原居民解决就业问题;郑恺通过互联网影响力推广安徽临泉葫芦手工艺文化……这不是真人秀,而是电影人在脱贫攻坚一线助力基层群众脱贫所作的努力。这项最近因为某些原因被关注到的扶贫项目,其实是自2018年持续至2019年的“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的大型公益活动,由电影频道发起,吸引三百余位电影人加入其中。

正如成龙所说,脱贫攻坚,艺人责无旁贷。近两年,越来越多的明星加入到扶贫队伍中。但是扶贫攻坚是个系统性的工作,真正意义上的扶贫,要能激发贫困地区群众的内生动力,通过增强扶贫“造血”功能,建立起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仅仅是借助明星的力量通过代言、带货等方式对当地进行钱款、物资上的帮扶显然是不够的。实际上,“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在“明星如何扶贫”的问题上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也是一个可供参考的样板。南方+记者现梳理参加这一公益活动是如何“实打实”扶贫的。

“星光行动”是融合了多种媒体形态呈现的,即电影电视、长短视频、综艺和纪录片。前期一年多的调研过程中,30个电影人团队,以纯粹的“星光行动”调研队员的身份,分赴需要帮扶地区一线实地考察。同时运用直播、短视频等多种跨媒介形态,打造多款“爆款”扶贫产品,直接帮助贫困户实现增收。

作为前期调研的延续和深度拓展,2019年6月28日,季播节目《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播出,节目中,每期“星光队员”从亲历者角度讲述贫困县调研切身感受,而扶贫领域专家、学者也会精准分析贫困县致贫“症结”,让其拥有自己的“造血功能”。

除了形态上的“融”,还有产业链的“融”。“星光行动”强调资源、产业、电商和文化扶贫的有机融合,通过增强扶贫“造血”功能,也有利于建立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

首先,“星光”效应的最直接体现是资源扶贫。自带光环的明星也自带资源,他们的到来不仅扩大了地方的知名度,对地方物产环境、特色产业有很强的宣传效果,为外界了解贫困地区、强化对这些地区的投资与合作起到了很好的信息交换作用。

蔡徐坤在调研时赶鸭子一度上热搜

吴磊跳民族舞

例如南方+记者去年参加的山西大同举办的成龙动作电影周中,成龙来到黄花种植基地采摘黄花,还现场认购了100万人民币的黄花菜。

景甜的扶贫行动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陕西,发现当地农民每年收获5亿斤大枣却面临滞销困境,她通过发布微博推荐大枣吸引网友“帮忙”,仅去年国庆节期间,大枣卖出去了1亿斤,占年产量的1/5。

也有不少明星在调研过程中提出自己的建议。江疏影在去年春天来到了云南永胜,实地走访食用菌、软籽石榴等特色产业。兴致勃勃的“美妆博主”江疏影还提议当地的软籽石榴深加工,做成美容面膜等护肤品,提升产品的附加价值,由此推动软籽石榴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其次,扶贫要从输血转向造血,产业扶贫是关键。在这方面,明星们在“星光行动”里也没有缺席。以“星光队员”身份到访过内蒙古科右中旗的吴京,曾在当地调研期间发起“骏马计划”,以解决500个贫困人口的就业问题。如今,《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帮他把计划进一步完善并落到实处。“星光分析团”和“星光助力团”齐齐出谋划策,提出了设立专业赛马比赛,发展蒙古马主题旅游、草原音乐节,拓展相关衍生产业等一系列建设性意见。

又如姚晨邀请大鹏来贵州正安吉他生产基地拍《缝纫机乐队2》,也是影视作品带动经济发展的好思路。

第三,借助互联网的力量,用电商的形式扶贫。电影频道介绍,根据贫困地区当地特色,统一制定了明星公益代言、义卖等策略,并与京东合作上线“中国特产·星光行动明星扶贫馆”,电影频道发挥自身优势,推出“电视+电商、线上+线下”的创新模式,来提高贫困地区农产品销售到达率,目前已打造出平江豆干、泡海鸭蛋、艾玛土豆等多款扶贫产品“网红爆款”。

杜江、霍思燕推荐京东扶贫馆

第四,明星参与扶贫,也需要有文化层面的支持。作为组织方,电影频道连同“星光行动”一起,推出了一项名为“天堂电影院”的共建活动,以电影捐赠、放映的独特方式,助力文化扶贫与地方文化建设。这无疑会延伸“星光行动”在时间长度上的影响,使得明星与电影在漫长的未来,让更多贫困地区的人感受到人的温暖与文化的隽永。

郑恺在安徽临泉调研时,基于当地的文化扶贫情况,他表态之后通过个人影响力,为临泉姜尚葫芦做传播,把那个希望通过互联网的影响力,更好地推广葫芦手工艺文化,提高知名度。

明星实地调研、给出建议只是第一步,作为前期调研的延续和深度拓展,2019年6月28日,季播节目《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播出,节目中,每期“星光队员”从亲历者角度讲述贫困县调研切身感受,而扶贫领域专家、学者也会精准分析贫困县致贫“症结”,让其拥有自己的“造血功能”。

星光助力团建言献策

以2019年8月23日播出的节目为例。现场嘉宾们围绕如何让“正安吉他”这一特色产业为贵州正安奏响脱贫致富最强音这一话题展开讨论。当地有着全球最大的吉他生产基地,年产值超15亿,但这里仍有2万人口等待告别贫困。

节目中,姚晨把自己在当地进行过深入调研的特色产品带到了现场,并邀请农产品“带货达人”进行了直接的营销推广。

品牌营销策划专家叶茂中则在节目里建议当地对于吉他这一品牌应该增加品牌意识、展开专业化营销。“星光分析团”专家汤敏也从经济学的角度提出,正安应该以先进带后进的思路,同步挖掘吉他之外的产业新高地,例如当地的特色白茶、方竹笋、野木瓜等等,毕竟农业同样在当地的经济发展中占据着重要位置。

过去,明星参与公益事业不乏蜻蜓点水的情况,现身几个小时,捐出一些钱物,或者通过自身影响力带货让粉丝帮买。这次“星光行动”不一样,陈坤回到家乡重庆云阳县,黄晓明选择云南一隅江城,姚晨深入贵州正安……他们到的都是扶贫、脱贫帮扶的一线。这项行动强调的是明星扶贫的集体性、连续性、完整性,同时更强调的是基于深度调研前提下的“造血式”扶贫。

“脱贫攻坚战—星光行动”在去年已经收官,由赵薇担任总导演的纪录电影《星光》也已经于今年1月份在电影频道首播。明星电影人的助力,无疑为扶贫攻坚提供了一个新思路,将“追星”变成脱贫生产力,将流量转化为攻坚正能量,是“星光行动”的意义所在。“星光行动”总策划王平久说,“我们不只是为了做活动、做节目,我们的目标是真正改观一个地方的面貌,改变一些个体的命运。”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