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听柏林爱乐的演出 这些功课得提前做好了

古典音乐天团柏林爱乐终于要在本周末登场了。虽然上月中旬,这场演出经历紧急“换将”的波折,由王羽佳接替郎朗担任独奏钢琴家,但这并不影响乐迷对这场音乐会的期待:毕竟这是柏林爱乐第一次出现在广州的舞台,也应该是唯一一次欣赏指挥大师西蒙·拉特尔爵士执棒下的柏林爱乐。为了不菲票价而“吃土”的乐迷们,如何才能让演出值回票价,当然是提前做好功课!

【看点一】

见证拉特尔卸任前的精彩指挥

有着一头银白色鬈发的西蒙·拉特尔爵士,少年时代便以“蓬头指挥神童”绰号闻名于世,15岁首次登台指挥皇家利物浦爱乐演奏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一早就被卡拉扬看好是自己的接班人。然而当时拉特尔以自己没有做好准备为由,婉拒了成为柏林爱乐首席指挥一职,令世界乐坛一片哗然。

2002年,年近半百的拉特尔才正式接任阿巴多,成为柏林爱乐的第三代掌门人。他上任后即指挥了几场大胆的音乐会,以非核心曲目为主,还闪电般“突袭”了族群混杂的贫困城区。他在废弃的公共汽车停车场指挥职业和业余选手组成的乐团演奏,坚信古典音乐可以拯救年轻人,促进社会和谐。2009年,在他的策划下,乐团的数字音乐厅上线,让世界各地的乐迷能够透过互联网体验柏林爱乐的音乐会。

对于和柏林爱乐的结合,拉特尔曾形容这是一场“爱恋”。他说:“我们彼此吸引,对指挥家来说,这是最理想的恋人。”2018年拉特尔与柏林爱乐的合约即将到期,他也宣布不会再与乐团续约,因此2017~2018乐季成为他作为柏林爱乐领航人的最后一个乐季,对于乐迷来说,能够见证这位首屈一指的指挥家从柏林爱乐卸任前最后一次带领乐团巡演,实属难能可贵。谈到即将到来的广州音乐会,他表示,自己和乐团非常兴奋第一次来到广州,他也相信这将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看点二】

“阵前换将”的王羽佳能否不负所望?

上月中旬,柏林爱乐遗憾地宣布,钢琴家郎朗因左手腱鞘炎遗憾退出了与乐团在柏林、法兰克福的演出以及亚洲的巡演。柏林爱乐很快邀请到中国钢琴家王羽佳和韩国钢琴家赵成珍接替郎朗参与巡演。王羽佳将参加在广州、武汉、上海和东京的演出。王羽佳在2015年曾有过与柏林爱乐的首次合作,演绎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明年,她将携手柏林爱乐与新任首席指挥基里尔·佩特伦科,共同演奏普罗科菲耶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本次广州音乐会换将不换曲,协奏曲目仍然是巴托克的《第二钢琴协奏曲》。这首钢琴协奏曲被誉为最难演奏的钢琴协奏曲之一,钢琴家需要拥有高超的技巧和强大的心脏才能驾驭它,同时还需要与高水平的乐团密切配合,可以说很适合王羽佳这位“炫技狂人”了。

【看点三】

考验柏林爱乐对不同时期作品驾驭能力

对于本次音乐会选择的三首曲目,资深古典音乐节目主持人赵毅敏曾指出,“这套曲目充分展现出柏林爱乐对不同时期作品的驾驭能力,既有技术流的巴托克,也有要讲究结构和内涵的勃拉姆斯”。

其中与钢琴家协奏的巴托克《第二钢琴协奏曲》,属于相对小众的作品。这首钢琴协奏曲最显著的特色,是钢琴的独奏具有较大的比重。由民族要素抽象地凝聚而成的主题虽然短小,但却充满了撼人心魄的力量,原始粗犷、不顾均衡的管弦乐使用,反而带给听众生动的野趣。该曲可以说是郎朗的拿手之作,曾与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都留下过经典版本。对比郎朗的演奏,王羽佳对该曲的处理又有何特别之处?乐迷不妨在演出前多听一些不同版本。

理查·施特劳斯的《唐璜》和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则被拉特尔形容为柏林爱乐代表作中的两大基石。前者被视为考验乐团各部分乐器能力的试金石,后者是勃拉姆斯所写的四部交响曲中最伟大的一部,也是最伤感的一部。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