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多国考古有重大发现

出土于法国凯尔特墓的青铜酒釜

世界最古老的蝴蝶脆饼

2015年是考古界取得重大成就的一年,无论是找到新的人类近亲,还是发现最早的“艺术家”,都堪称重大发现。

法国:凯尔特王室墓穴

法国考古人员在奥布省拉沃镇发现一处公元前5世纪的凯尔特王室墓穴,发掘出大量古代希腊和伊特鲁里亚的珍贵物品。这个墓穴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有关铁器时代凯尔特文化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

墓穴所在地位于巴黎东南方约180公里处。墓穴位于一处总面积近7000平方米的大型古迹当中,估计其时间为公元前5世纪,周围有不少年代更为久远的墓穴此前已被发掘。墓穴中已出土的主要物品为一口直径约1米的大型青铜锅,其4个把手上装饰着古希腊河神阿谢洛奥斯的头像。据专家分析,这个用于盛放酒的大型器皿很有可能是古代希腊人或伊特鲁里亚人制造的。在青铜锅内,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只极为罕见的古希腊黑彩陶酒壶,壶底和壶嘴处都进行了包金处理,其用途是在宴会时从青铜锅内取酒。此外还发现了其他一些与古希腊宴会和饮酒习俗相关的器具。

同时,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显示出公元前6世纪末到公元前5世纪初期间,地中海地区希腊和伊特鲁里亚城邦经济的繁荣。当时,许多地中海地区的商人为了买奴隶、寻找金属和珍稀物品而逐渐与生活在内陆的凯尔特人建立起联系。

南非:新的人类近亲

“纳勒迪人”的骨骼化石于2013年在南非豪登省被发现,发现化石的“明日之星”洞穴地带素有“人类摇篮”之称。2015年,古人类学家李·博格所率团队针对“纳勒迪人”开展的发掘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博格团队在其中一个洞窟的大坑里,发现超过1550块类似人属物种的骨骼化石。这些骨骼分别来自于至少15个不同的个体。

博格表示,“纳勒迪人”的颅骨形态虽然与直立人、能人等远古人属种类近似,但其特征是独一无二的。“纳勒迪人”的手和手腕的结构与现代人比较相似,便于灵活地活动,其足部和下肢也与现代人有些相似,不过其躯干、肩膀、骨盆和股骨等部位却比现代人原始许多。此外,从遗址的骨骼分布形态来看,该物种可能有摆放同类尸体的行为。

研究人员怀疑“纳勒迪人”可能是最早期的人属成员之一,这意味着它的生存年代极有可能在250万年前。

印度尼西亚:最早的“艺术家”

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上的7座洞穴内,考古学家发现了距今至少4万年历史的史前绘画,描绘了“鹿豚”等动物以及人类手部轮廓。科学家使用高精密方法测定了这些绘画作品的年代,发现这些遗迹的古老程度可与欧洲已知最早的岩石艺术比拟。这一发现,或将改写艺术史。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教授马克西姆与他的研究团队利用铀系测年法分析了印尼苏拉威西岛上的多个洞穴遗址中12个手印,以及与具象动物图画有关的洞穴堆积物。此前科学家虽已在欧洲发现了距今3.5万年到4万年的一系列包括壁画在内的复杂艺术品,然而,同一时期同类作品的证据在世界其他地方却寥寥无几。古老的苏拉威西岛石洞图像至少有3.99万年,是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手印。一幅“鹿豚”的画像被研究者追溯到至少3.54万年前,代表了世界范围内最早的具象绘画之一。

马克西姆说:“先前认为,西欧是约4万年前洞穴壁画及具象艺术等早期人类艺术活动象征性爆发的中心。”印尼苏拉威西岛的洞穴壁画数据则显示,具象艺术可能是在世界多地同时出现的。接下来,研究人员还需要进一步探讨这些石洞壁画是否是从西欧到达东南亚的第一个现代人类群体文化的组成部分,以及这些行为是否独立发展于不同地区。

美国:詹姆斯敦的大人物

詹姆斯敦是英国在美洲建立的第一个永久定居点。英国国教教堂的圣坛之下往往只有重要人物才能入葬。今年,研究者们对先前在詹姆斯敦1608年教堂圣坛下发现的四座墓葬进行了研究,根据科学分析、体质人类学鉴定、宗谱研究,确定这四座墓葬属于詹姆斯敦的四位领袖。

罗伯特·亨特是该地的牧师,死于1608年。他的遗体被包裹在裹尸布而非棺材里,这反映出他的虔诚。1610年被美洲印第安人杀死的威廉·韦斯特上尉葬在奢华的棺材中,现仅存棺钉。由于长期使用高级酒器,他的遗骨含铅量很高。费迪南多·温曼爵士的遗骸放在一个制作更为精细的人形棺材中。他是詹姆斯敦的军械官,死于1609年至1610年之间的“大饥荒时期”,当时70%的殖民地居民都不幸遇难。作为一名贵族,他的遗骨同样含铅量很高。另一位死于“大饥荒时期”的加布里埃尔·阿契尔上尉,在建立殖民地前曾在美国东北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探险。他的墓中有英国军官所拥有的陪葬品残片,还有一装有人骨残片和铅质圣瓶的银盒。

德国:最古老的蝴蝶脆饼

在德国雷根斯堡,考古学家以为最激动人心的发现应该是罗马时代的遗产,但事实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在一个18世纪的厕所遗址中,他们发现了两块蝴蝶脆饼的炭化残片。一位考古学家说:“我们很难发现烘焙食物的残片,通常它们都被吃光了,没吃完的一般也会烧掉作家禽饲料。”

考古学家推测,这是一个粗心的烘焙师或他的学徒,将没有吃完的脆饼直接扔进了厕所。这种情况似乎不止一次地发生。在同一个厕所中,考古队员还发现了三个被烧焦的面包卷和一个新月形面包。


编辑:梁少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