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绿水源——河源

“湖泛万顷绿,水摇碧波生。”河源,水之源,河流之源。这座位于广东省东北部的生态城市,因为美丽的东江,因为清碧的万绿湖,成为一颗引人瞩目的绿色明珠。

东江之水,从江西南部进入到广东河源境内,横贯河源、惠州,流经东莞、广州,最后与滚滚的珠江一起汇入南海。千百年来,滔滔江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南粤人民。从二千二百二十二年前的古城龙川,到今天的现代化城市深圳、香港,优质的东江水,一直让广东人民引为自豪。

万绿之湖——即新丰江水库,是依偎在东江边上的华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因四季皆绿,处处皆绿而得名。湖面漂浮着三百六十多个绿岛,登临岛上,环岛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清莹碧绿的水色,当代著名作家梁晓生和李国文到万绿湖采风后惊叹:“此乃瑶池水,缘何在河源?”万绿湖的水清澈纯净无污染,水质长期保持国家地表水I类标准,是粤港地区重要饮用水源地,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唯一认证为“中国优质饮用水资源开发基地”。新丰江水库大坝,这座广东省最大的电站,与湖区一起构成万绿湖生态环保旅游的品牌。

也许是因为对水的喜爱,河源不仅享受着自然赐予的美丽水景,还创造出绚丽的当代人工水景。河源市区兴建的新丰江音乐喷泉,集声、光、水、色于一体,主喷 169 米的水柱直冲云霄,气势雄伟,为目前亚洲第一高喷泉,副喷由1068个喷嘴、618盏水下灯组成,在欢快愉悦的乐曲中,通过直喷、水帘、水浪、水松、内抛、摇摆、编网等八种水型不断组合成数十个变幻莫测、摇曳多姿的喷泉景观。

有秀水,必有名山。从万绿湖新安码头乘船二十分钟即可到达桂山风景区,它是北回归线上现存面积最大的原始次生常绿阔叶林区,景区内花、果、山、林、石、溪、藤、瀑形成八大特色,特别是顶峰长有三千亩的野生杜鹃花,每年四、五月间花开争奇斗艳,非常美丽。位于紫金县古竹镇的越王山,相传是因西汉南越武王赵佗登高面壁铭志称王而得名。风景区内千年的古寨门、完好的越王井、越王榻,天然大佛、转运石、越王谷、越王石等自然景观堪称粤中一绝。红石小道和木板栈道交映相连,乘风而上,抬头可见山景,俯首能赏水色。

有“粤东丹霞”之称的龙川霍山,是广东七大名山之一,以险峻的丹崖赤壁和奇岩秀石闻名遐迩。霍山的得名,相传在楚汉相争时期,著名学者霍龙的祖先自吴迁越,隐居霍山。汉高祖曾请霍龙出山任职,但霍龙无心于官场,曰:“龙川者,龙之生地也。龙若离川,莫若赐死”,婉言谢绝,著书立说,传播文化,开导乡人,后功成仙去。后人感其恩泽,将此山命名为霍山。苏东坡曾漫游至此吟曰:“霍山佳气绕葱笼,势压循州第一峰。”

秀丽的山水,哺育出河源悠久的历史。我们走进位于东江河畔龟峰山下的河源博物馆,就可以发现它的历史。亿万年前这里曾是南国恐龙的故乡。博物馆镇馆之宝是恐龙蛋化石,从1996年首次发现以来,共挖掘出数千枚恐龙蛋化石。这些化石有三个特点:一是出土集中;二是有大中小三种,从种类和数量上均居全国第二,仅次于河南;三是以东江为界,河东裸露的化石裸露,河西的则深藏于地下。河源是世界上目前出土恐龙蛋化石最多、品种最丰富,是世界上少数既拥有恐龙蛋化石,又拥有恐龙骨骼化石的地区之一。此外,在博物馆里还有距今约七千多万年的龟鳖类动物化石,堪称我国之最的古老海生无脊椎动物菊石化石群落。

其实,要说河源悠久的历史,实际上更应该提到的是赵佗和他“乘此县而跨据南越矣”的龙川佗城。今天的佗城,对许多人来说,也许只是粤东北地区无名小镇,而在中国历史的长河里,特别是在岭南的文明史进程中,它具有开篇首义的地位。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平定岭南,在南海郡下设番禺、四会、博罗、龙川四县,赵佗为龙川首任县令。赵佗在佗城筑治所,比广州建城还早14天,是岭南有史料记载的最早的城邑。被誉为“广东之文始尉佗”的赵佗在龙川担任县令期间,既致力防范越人反抗,又采取“和辑百越”、“汉越杂处”方针,尊重越人风俗习惯,提倡汉越平等。他劝导士兵在当地养儿育女,促进汉越同化;为让南下将士在南越大地上安居乐业,上书秦始皇,请求派遣没有丈夫的女子到龙川,“以为士卒衣补”。赵佗通过这些举措,促进了汉越民族大融合,促进了中原文化与百越文化大碰撞。从这里出发,赵佗进广州番禺,最终建立南越王国,统治岭南半个世纪以上,催发了璀璨的岭南文化。

站在佗城老街的中央,环顾四周,只见古码头、客家老宅、古祠堂等老建筑,斑驳古旧。虽经千百年的历史沧桑,佗城至今仍保存有众多文物古迹:秦时的古城基、南越王赵佗故居、越王井、南越王庙,旧貌犹存。初来乍到的人很快就能触摸到这里曾经强烈跳动的历史脉搏。近年开通的贯穿中国南北大动脉的大京九铁路,古龙川则成为这一大动脉中岭南最北的一个枢纽大站,这一切仿佛是历史的轮回。

河源是东江流域客家人的聚居中心。秦平百越后,迁陕陇之民居粤,带来了黄河文化。此后,凡遇中原战乱,都有一批批的移民进入岭南。这些南迁之民与当地土著民族相互同化,逐步形成了客家文明。所以,河源人既有北方人的豪放、热情,又有南方人的机灵、幽默。走进客家的围屋,更能领略客家的味道。保存完好的和平林寨谦光楼、东源乐村石楼等都是河源极具代表性的客家围屋。坐落于东江畔的苏家围,据说,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后裔居住地。南园古村是具有客家民居与艺术融合的古村落建筑,保存完好的“大夫第”、“新衙门”、“老衙门”、“柳溪书院”,呈现了当时的河源客家文化经济社会的一个侧面。客家围屋融科学性、实用性、观赏性于一体,显示出客家先人的出色才华及高超技艺。

在历史长河中,这片沃土孕育了许多名人志士。唐代有进士韦昌明、尚书王汝砺;宋代有进士古成之;清代有贵州巡抚希深、直总督颜检及闽浙总督颜伯焘;现有革命先烈阮啸仙、黄居仁、刘琴西、黄克;当代有著名作家萧殷、书法家李震欧、书画家陈荣琚、影视作家谢逢松、画家刘大补、画家周世聪、火箭发射专家张其彬等。吃苦耐劳的客家人,喝着清澈的万绿湖水,从这里走出了东江,走向世界。

东江水,万绿湖。佗城梦,今安在?南越称王,造化岭南。饮水思源,莫不这正是河源之本意?绿色之源,河源,是岭南大地上的一片水上绿洲。生命之源,河源,是哺育岭南人民的母亲。文化之源,河源,是民族融合发祥岭南文化的萌芽之地。河源,涓涓不息,永远的源泉。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