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东古邑——揭阳

在岭南大地的东边,有一处铁三角地带,共同构成了岭南三大文化之一的潮汕文化,但说起潮汕文化,大多人都知道是潮州和汕头,而揭阳,这个铁三角的构成之一,却往往会被外人不由自主的忽略和遗忘。

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城市的名称称呼上的缘故,也许因为从地理空间上来说,它的北面紧邻“客都”梅州,所以虽然揭阳多属潮汕文化区域之中,但它还是一个潮客文化的重要交会处,境内居民主要是潮、客两众,两者互相渗透,互相交融,形成了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有人称之为“粤东地区旅游资源最丰富、旅游因素最活跃的地区”。

揭阳,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粤东古邑”,位于榕江流域中下游,是广东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因为水稻产量较高,素称“米县”。因为潮剧盛行,也被誉为“南国小戏之乡”、“戏剧之乡”。因为华侨诸多,也被誉为“侨乡”。

揭阳,得名于古五岭之一的揭阳岭。商周时期的揭阳,是“浮滨类型”文化的主要分布区域之一。秦置岭南三郡,在潮汕一带设立揭阳戍守区,隶属南海郡。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建制揭阳县。东晋成帝成和六年(331年)揭阳析为海阳、潮阳、海宁、绥安四县。以后几经复废,至宋绍兴十年(1140年),又设揭阳县。清乾隆三年(1738年)分出部分区域合置丰顺县。此后一直到建国初期,揭阳县建制、疆域均无变化。

揭阳市榕城区,作为广东省历史文化名城揭阳的核心区,滔滔榕江水从城南城北贯穿而过,城中支流千回百转,小桥流水,到处散落在古城中,因此亦被称为“水上莲花”,古人亦有诗“城中竹树多依水,市上人家半系船”来吟诵这座古老水城的风貌。

古城之中,积淀着丰富而特有的古建筑:揭阳学宫,又称“孔庙”、“文庙”、“红学”,为揭阳古代最高学府。始建于宋绍兴十年(1140年),后世重修,采取中轴线布局,为明清两代建筑风格,为岭南地区现存同类古建规模较大、保存较完整的一座;1925年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至揭阳,周恩来同志均住在学宫崇圣祠。1927年南昌起义部队到达揭阳时,总指挥部也驻学宫崇圣祠,周恩来、贺龙、叶挺等领导人曾在学宫明伦堂召开军事会议。1978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命名揭阳学宫为“周恩来同志革命活动旧址”。揭阳城隍庙,始建于宋绍兴十年(1140年),明洪武二年(1369年)重修,规模为岭南地区同类古建之最大。其木构装饰古雅稳重,栋梁雕刻刀路明快,雄浑遒劲,兼有明代建筑风格和潮汕地方传统艺术特色,是揭阳市古建筑物历史遗存的精华。主体建筑为木、石承载结构,力学结构科学严谨,建筑结构防震性能很高,历经明代以来几十次地震,巍然不动,成了今人研究古代建筑的标本。

位于新兴路口的进贤门城楼,始建于明代天启元年(1622年),为全国唯一的门、楼、亭合一的单体建筑,是揭阳古城的标志性建筑。揭阳古城不像一般的古城那样只有东、南、西、北四座城门,而是有五座,多出来的这座就是进贤门,是因为当时为了直抵县学宫,便增辟一门,含有取增进贤士之意,故名进贤。城楼为三层楼阁式建筑,八角攒尖琉璃顶,古朴大方。明、清时期,城楼上设有更夫,每当残月西斜,晨曦初现,更夫吹响报晓号角,角声随晨风传遍全城,“谯楼晓角”因此得名。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改造旧城,其余四个门全拆掉了,独独保留下了进贤门,可见该门在揭阳人心目中的地位。相传早年间揭阳的地方官赴任都要从进贤门走过,以取个好意头。而揭阳人男子娶妻或者学生升学,都要在进贤门里走上一遭,说是如此便会妻子贤惠、学子高中。这个习俗至今还保持着,常有家长带着即将考大学的孩子来进贤门里走上一遍或者绕城楼转上几圈。

揭阳禁城,历经元、明、清至今六百多年,几度沧桑,仍岿然屹立。禁城(也称“金城”),为广东唯一的元代石城。元至正十二年(1352年)为防范农民起义军而在县衙四周修筑的,城墙用石条交错叠砌,贝灰封缝,雄伟粗犷。禁城筑成之后,当时统治者为它取了一个昵称:金城,既显其高贵煊赫,又有“固若金汤”之意。其内北城墙,尚存硕大宋榕三株,蓊郁繁荫,为禁城增色无限,明代有景“金城榕色”即指此。

此外,还有位于马山巷的双峰寺,与潮州开元寺、潮阳灵山寺并称“潮汕三大名刹”,寺院呈四合院布局,正殿重檐歇山顶,楼阁浑雄,红墙雕栋,绿叶遮道,古钟悠扬。古时称“双峰晚钟”。揭阳关帝庙,规模为岭南地区同类古建之最大,庙前有扩建时增修的戏台,为潮汕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古戏台建筑之一。明清府第民居和祠堂建筑,也是揭阳古建筑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较有地方特色的一部分,主要分布在埔上里、东门、史巷一带,既有普通百姓的住房,也有官家的府第,具有独特的构思和特点,对了解当时社会风俗和建筑艺术提供了实证。如丁日昌纪念馆,丁日昌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位有影响的人物,为近代洋务派主将之一。他在清光绪年间建的府第,为海内外唯一以“興”字布局的近代民居组群,坐北朝南,布局考究,俗称“百鸟朝凰”,总平面呈“興”字形,象征财丁兴旺。行走在揭阳旧城的街道巷陌,仿佛穿越千百年的历史时空。

古邑揭阳,地灵人杰,历代贤达志士辈出。清乾隆《揭阳县志》记载:宋代揭阳以“贤良方正,经学优深,详娴吏治”三科而先后中进士者,即有陈希伋、郑国翰、袁熙等19人之多。其中,陈希伋以吏治、文行卓著驰誉遐迩,人称“广南夫子”,他晚年在黄岐山开设书院授徒讲学,开揭阳“士知向学”之风。明清揭阳文风更甚,中进士者达43人之多,其中明朝为盛,有33人。明朝有兵部尚书“岭南第一名臣”翁万达、被《明史》称为“大家之裔,科甲之家,学识文胆,法崇誉高”的王昂等,清朝有广东历代四位武状元之一的林德镛、直隶总督郑大进、《清史稿》云“粤有方耀在,可高枕也”的水师提督方耀、著名洋务派政治家丁日昌、被称为“近代岭南四诗家”之一的戊戌维新人物丁惠康等,他们均系揭阳籍名臣重将。南昌起义南下部队指挥部决策会议在流沙召开,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郭沫若等革命先驱到过榕城、流沙、棉湖等地,留下令人缅怀的史绩。

揭阳大地山川毓秀,各地分布的名胜古迹甚多,被誉为“亚洲玉都”、“中国玉都”的揭西,散布着南国仅有的黄满磜瀑布群、石内河冰臼奇观;有全国仅有的高山高尔夫球场大洋度假村,有潮汕唯一的山溪漂流胜地,有岭南地区规模较大、配套非常完善的京明温泉度假村,有影响及于闽、粤、台数省及南洋诸国的三山神祗的祖庙……在“渔业百强县”、“中国荔枝之乡”的惠来,拥抱着南中国仅有的神泉海市蜃楼,拥抱着“客鸟尾”千峰并举的美石奇观,拥抱着硕果仅存的靖海古城……普宁,被誉为“中国青梅之乡”、“中国蕉柑之乡”、“中国纺织产业基地”的英歌舞的故乡,有保持着明代原有建筑风貌的普宁学宫,清末两广提督方耀的故居,供奉二万多座玉佛像的南岩古寺,盘龙湾温泉等。

今天的揭阳,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随着惠来电厂、惠来乌屿核电厂、大南海(国际)石化综合工业园、液化天然石油气LNG项目、英歌山工业园、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等一大批项目的建设发展,随着潮汕民用机场的建设投入使用,可以预见曾经的古邑名城,今日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焕发出新的风采。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