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丝路——湛江

翻开中国地图,视线落在中国大陆的最底部,有一个像楔子一样突出在南海上的半岛,这就是有名的雷州半岛,因雷声常作而得名,而占据着这个楔子般半岛上大部分面积的城市,就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城市——湛江。

湛江历史悠久。秦始皇统一中国时,今湛江辖地归属象郡。汉代,设徐闻县辖整个雷州半岛,并为合浦郡治。徐闻港为我国对外贸易航线——“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始发港之一,当时流传“欲拔贫、诣徐闻”的谚语。南宋末年,元兵南进,闽、潮沿海大批居民从海路南迁,老市区赤坎开始成埠。明清两代,手工业有较大发展,尤以葛布著名。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起今市区范围为法国租借,时名“广州湾”,曾在闻一多《七子之歌》中写道的“广州湾”,即是指彼时的湛江。1943年,日军占领后广州湾日渐衰落。抗日战争爆发后,沿海港口相继沦陷,作为法国租借地的广州湾(今湛江市区)偏安一隅,对外贸易和经济发展繁盛一时。1945年日本投降后,于9月21日从日本侵略军和法国殖民者手中接收广州湾,以原范围划设市治。因历史上曾属椹川县,境内东海岛曾设椹川巡检司,据地方志记载,古“椹川”亦有称为“湛川”的,因而得名“湛江”。

“蓝、绿、红”三个色调,成为了湛江的自然地理和历史文化的符号象征。

蓝色,是湛江宽广无际的海洋,是湛江的灵魂。一到湛江市区,就已经可以感受到海洋的味道,街道两边都是美丽而修长的棕榈科植物,在海风中摇摆。沿着繁华的市中心,就可以在观海长廊远眺茫茫大海。在老城区的巷子里面转悠,会发现城区内有很多地方还保留着一段段台阶,对着大街的台阶是当年码头所在地,和广州的珠江一样,湛江的海岸线也经历了一个退却的过程,现在这些台阶仍旧伸向大海的方向,但与大海已经相隔很远了,崭新的城区在这里兴起,正是所谓的沧海桑田。

湛江是全国光、热、水、绿最丰富的海岸带。海岸线约占广东省海岸线的2/5和全国的1/10;海洋滩涂占广东省的48%;优质沙滩十几段,最长的东海岛东岸沙滩达二十八公里,仅次于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沙滩。从城市中心的海滨大道到大陆最南端的徐闻,从湛江市区的优良港口,到各区县的海滨。碧海蓝天,椰林爽风,银色长滩,嶙峋礁石,新月港湾——构成了湛江梦幻的蓝。

到湛江看海,一般都会前往东海岛。这是湛江最出名的一片港湾。东海岛是广东省最大的岛屿,是全国第五岛屿,是中国第一长滩,世界第二长滩。还有海安白沙湾,是我国大陆地处最南、海水最蓝、海沙最白、海水最暖的海湾,也是横渡琼州海峡国际大赛的下水点。吴川的吉兆湾,石多、湾多,九曲十弯,千姿百态的礁石屹立岸边。南三岛,自古以来便是水土肥美、让候鸟眷恋的一方净土,拥有阳光、沙滩、大海、森林。吴阳金海岸,水蓝、浪平、沙白、林绿,是“中国的芭堤雅”。

中国大陆最南端徐闻的海水很蓝。在这里的海岸,像一个尖角伸入海里,将琼州海峡与北部湾分开。这就是“灯楼角”,它的形状,就如同南非的好望角。北部湾和南海的海水在这里相碰撞,形成“V”字浪花。灯楼角沿岸浅海一带,是我国大陆架面积最大、保护最完好的珊瑚礁区。如果坐上小船出海,几十米外的浅海滩处,就有珊瑚礁的身姿,如玉树繁花。据考古称,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也是徐闻古港,而在中国交通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惟一的铁路码头南山港,就是傍依古港而建。在徐闻,处处都显得原始纯粹,让人感受到绵延千百年不变的生活气息。

绿色,是湛江优良的生态环境和自然观光。乘飞机从空中鸟瞰湛江,海岸绿、原野绿、山地绿、城市绿、乡村绿,甚至悬在蓝色海洋中的大小岛屿也是绿的。坐汽车浏览湛江,路树遮天蔽日,连片的果林、蔗林、橡胶林、绿化林,绿浪翻腾。坐船在海上漂流看湛江,千里海岸线也是屹立着一道道绿色屏障。

湛江市内最有代表性的绿是地处霞山区海滨沿岸的观海长廊。它与海滨公园连接,一起构成被湛江人认为本市象征性的城市绿化地。观海长廊的绿化连绵长达三公里,拥抱着观海台,月亮岛,紫荆广场……三岭山森林公园就在市区边上,是广东离城市最近的省级森林公园,是湛江市区重要绿色保护屏障,被誉为湛江“市肺”。

湛江拥有许多的“绿”之最:中国最大的人工桉树林、最大的剑麻园、面积最大树种最多的红树林、最大的甘蔗林、最大的菠萝的“海”、大陆近海唯一保存完好的珊瑚自然保护区、中国最早的平原绿化达标市、广东最早的绿化达标市、广东最大的橡胶林、广东最大的富贵竹种植加工出口基地、广东最大的也是惟一的南亚热带农业旅游观光带;吴阳金海岸沿海八平方公里的防风林带,被联合国定为“人与生物圈”考察点;2003年以来,城市环境综合质量连续四年排名全国环境保护重点城市前五位;2007年,城市建成区绿地率40.6%,绿化覆盖率45.7%,居全国重点城市第四位,是名副其实的绿之城。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湛江早已是花木茵草,万紫千红的世界了。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冰心在《花光与雪光》里有道“从湛江回来后,对北京的一切似乎已经淡了许多。”在《湛江十日》里又无比感慨“湛江大地无草不香,无花不红!”冰心大师在几篇文章里多次写到湛江碧蓝碧蓝的海,嫩嫩的绿,花木飘香。她答应过湛江人民每年冬天她都要像小燕子那样往南飞,往湛江飞......

红色,是湛江的红土文化风情。红色是湖光岩的火山,是脚下的这片土地,是千年古雷州的历史传统和民俗风情。火成岩、沉积岩、风化岩、砖红壤,一切的土地都是红彤彤的。雷州歌声悠悠、东海人龙起舞、吴川飘色迎风。红,这片土地有着与太阳一样的色彩、古老的海港与众多名人行吟的履迹,印证了文明的发展。

拥有“世界地质公园”之称的湖光岩,是湛江红色的证明。湖光岩,是全世界仅有的两个“玛珥湖”之一。研究揭示,湖光岩玛珥湖是万年前由平地火山爆发后冷却下沉形成的玛珥式火山湖。湖水在四周火山堆的保护下,不受外界水系干扰,长期自然沉积形成的湖底沉积层,真实地记录了十多万年来气候、环境的变化状况,是地球演变留下的“天然年鉴”和“自然博物馆”。远处绿色的狮子岭,是十六万年前火山爆炸的火山锥体遗迹,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宝贵自然遗产。

湛江最能体现红土文化特色的城市,是距湛江市七十公里的雷州。雷州古称海康,置县时因县东西两面临海,海洋宽广,时有海盗出没,为祈求海疆康宁故取名“海康”。雷州城自古以来是雷州半岛的政治中心,雷州城原有一座雄伟坚固的古城池,亦是古代军事防御要塞,被称为“天南重地”。

有人说,在雷州随便一条乡间牛车道下面,都可能埋藏着一段历史典故。雷州的文化古迹异常丰富,宋代名相寇准、李纲、文学家苏轼、秦观,南宋名将文天祥等人,都曾先后被贬谪或路过雷州,到更远的海南去,他们在这里留下了历史的足迹。纪念寇准、李纲、苏轼、苏辙等历史名人的“十贤祠”坐落在西湖公园;岭南名祠雷祖祠,为纪念雷州第一任刺史陈文玉而建,里面有许多历代名人的诗文,寇准为雷祖祠所题的诗,东坡留下的文赋,李纲的题碑,都安静地列于其中。此外,雷州城乡保留着大批古民居、宅第及古街巷。邦塘村古民居群、下河里宋宅巷、翰林院编修陈昌齐故居观察第、大新街、曲街、二桥街、苏楼巷等街区,都留下了漫长的历史脚印。

狗是雷州的吉祥物,这些年代已久的历史文物,或是咧嘴开怀而笑,或是威严地挺立,或象形,或写意,形成了雷州民间独具一格的石狗文化。古时的雷州居住着南越各少数民族,狗正是当时人们崇敬的吉祥物。于是,当地人以青石雕刻了各种石狗,作为祠堂庙前的吉祥物,再后来发展到村路、巷头、门口守护镇邪之用。石狗的材质多为本地的红砂岩,在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沧桑之后,有不少已被风化侵蚀得不太完整,但依然简洁大气,神采不减。这些石狗,静静地随着岁月流淌,没有华丽的雕刻和装饰,静静地承载了人们千百年的信仰和寄托。

“红色”应该还体现在经济建设的成就和未来发展上,依托“蓝色”的大海和“绿色”的生态自然资源,湛江的步伐更有力、也更快捷。渔业、海产养殖、珍珠养殖、海盐业都居广东之首。湛江是世界四大海洋油气聚集中心之一,是南中国海上石油(油气)开发服务的主要基地。

今天的湛江,作为最早被国家列入对外开放的十四个沿海港口城市之一,提出了要大力实施“工业立市、以港兴市”战略,逐步建成充满生机活力的现代化新兴港口工业城市和美丽的南方海滨城市。走在湛江,可以碧水蓝天凭纵目,感受绿岛翠树绝嚣尘。生活在湛江,更可以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新生活。“归来已是湛江夜,灯塔回眸万丈光”,美丽湛江的颜色,将会变得更加鲜艳亮丽、生动多彩。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