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江明珠——清远

清远,实际上并不远。

清远,恰好是处在珠三角平原与粤北山区的结合部,南靠广州、佛山,西连肇庆,它的市区位属珠江三角洲地区北端,东南部多为平原,距省会广州不到六十公里,旧时就曾为广州所辖,现在特别是花都撤市成为广州的一个区以后,清远市区实际已与广州市区相接,被称为“广州的后花园”。

然而,清远,却也遥远。

清远,是广东地域最辽阔的地级市,它的西北端远远的延伸出去,近五岭而多为山区,接壤湖南、广西,东边紧挨着粤北韶关,历来有粤、湘、桂“三省通衢”之称。特别是古城连州、连南瑶族自治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处在广东最西北方,那里山高路远,似乎遥不可及的。

远处英德的宝晶宫、英西峰林、飞来峡,都是以山水出名。宝晶宫在地下,英西峰林在地上,飞来峡在山水之间。宝晶宫,是华南地区开发的最大的石灰岩溶洞,形如宫殿,具有“洞中洞、楼总楼、河上河”特点,被誉为“岭南第一洞天”。而“南天第一峰林风光”的英西峰林散落于一派田园风景之中,一千多座大小山峰,形态各异、错落有致,仿若星罗棋布。飞来峡分为飞霞洞、藏霞洞、锦霞洞、峡江等四个景区,更有岭南三大名刹之一的飞来禅寺。其中数飞霞洞景色最美,殿宇楼阁散聚在山林间,居高临下,清虚高旷。宋代苏轼曾以“天开清远峡,地转凝碧湾”描绘飞来峡美景。

清远之远,远在连州。连州是广东历史文化名城,位于粤、湘、桂三省(区)边境之地,五岭之南麓,翻越五岭,便来到了连州,也就是到了岭南大地。这里是中原文化进入到岭南文化的初始地。诸种文化在这片土地产生交合碰撞。而连州的山水,则见证了连州文化的融合过程。

因为山水,所以连州得名。有一种说法:连州山青水秀 ,连万山为一山,连万水为一水,因山川得名。也有人说,是因为连州山岭延绵,河流环绕,但交通阻塞,人们渴望车船畅通,“连”字结构有车船并合之意,因意愿得名。代文化名人也走遍了连州的山山水水,到处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和声音,甚至永远的寄托了他们的情感。

“湟川三峡瑰异卓绝,历相九洲名胜,罕有伦比,惟巫山巫峡可与同观”,清代大学士林华皖如此描述小北江风景画廊中的湟川三峡,一路有双溪亭、龙船闸、龙泉瀑布、龟山、龙泉峡、唐宋纤夫古道、世外桃源、宰相石、楞枷古峡、古戏台、羊跳峡、龙宫滩等胜景。当年诗人刘禹锡不禁说“湟川钟乳石天下甲”,唐代文坛领袖韩愈称湟川瀑布“垂天坤”,现代著名作家陈残云在游历之后,也叹曰“湟川可与漓江媲美”。

唐宋以来,官宦骚人接踵而至,特别是朝廷贬谪的“罪臣”的到来,对连州文化的发展影响深远。其时许多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如韩愈、刘禹锡、王宏中、张浚等都曾被贬来连州,特别是刘禹锡在连州为刺史近五年之久。这些历史文化名人的来到,同时为连州带来了中原的先进的思想和文化,使连州较早成为了百越荒蛮的文化之城。唐、宋期间连州士子高中进士的竟有七十二人之众,从此连州享有了“连州科第甲通省”的美誉。

唐贞元十九年(803年),大文学家韩愈至连州,为新落成的燕喜亭命名作记,这就是闻名于古今的《燕喜亭记》。燕喜亭为王弘中所建,唐贞元十三年(797年)王弘中被贬为连州司户参军,建燕喜亭。当时韩愈被贬为连州郡所属的阳山县县令,所以韩愈应邀来连游亭,至兴处,写下了《燕喜亭记》,并命亭名为“燕喜”,此乃取《诗经》中“鲁侯燕喜者,颂也”之意。燕喜亭亭后高岩,有大石似燕子低飞,更有春来之时,燕群戏于亭前绿树之间,因此燕喜亭有“燕子喜爱之亭”之解。千百年来,文人墨客络绎不绝,唐代的诗人元结、刘禹锡、孟郊,宋代的哲学家、文学家周敦颐,南宋的宰相张浚都曾慕名前来,在亭周围的岩壁上留下了石刻诗文及题字。燕喜亭,不仅伴随着历代名人而声明广播,而且由于其所在地历来作为书院,乃始开连州教育的场所,更形成了连州特有的燕喜文化现象。

对连州文化促进最大的是被贬连州的唐朝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刘禹锡。连州地处偏僻,文教不兴,刘禹锡亲自登台讲学,传播中原文化,教泽州人,带动连州文化进入兴盛时期。他关心百姓疾苦,当时连州常有疫病流行,他发现天山古寨的土著村民却极少染病,得知是按祖上传下的秘方将一种藤叶煎茶服用而免疫。刘禹锡便请人把藤叶制成茶饼,发给居民作为家居必备之物,使其造福百姓。这就是今天连州有名的白茶。有一名当地学子刘景得到刘禹锡指教,后来,刘景进士及第,这开了连州学子进士之先例。再后来,其子刘瞻更曾两度拜为宰相,直言敢谏,清廉刚正,成为岭南的历史名人。

浙江一位叫曹璩的士子,慕名到连州拜访刘禹锡,刘禹锡告诫他:一个人有名气在于真才实学,不必追求虚名。曹璩很受教育,留在连州苦读近一年。曹璩后来返乡,刘禹锡写了首送别诗给他,诗末有“剡中若问连州事,惟有千山画不如”句,赞扬连州的山峰景色之美,画笔难工。后来建有“画不如楼”,纪念谪居连州的这位诗豪。

此后数百年,连州名人辈出,文化教育凸显岭南,有陈拙、张鸿、黄损、邓洵美、孟宾于等十数位诗人名闻于世,其中孟宾于少年时即赋诗百首,《全唐诗》收录其十首,被盛誉为“诗价满江南”。计唐代广东进士38名,连州占近1/3(12名),终北宋一朝,广东进士127名,连州占43名。据史载,连州历史上共有进士138人。故清人杨楚枝评曰:连州风物媲美中州,则禹锡振起之力居多。

有一条弯弯的石板路蜿蜒而上巾峰山,这就是当年的荆楚古道。半山腰的道旁有一口清冽亮丽的山泉,泉水一年四季潺潺不绝,这就是有名的廉泉。“廉泉之源”四字,工整嵌于石崖之上。泉水自古有之,静静地流淌于石上,默默地为路人奉献,并不求名于世。题字的就是周敦颐。

周敦颐为北宋理学的宗师,曾任广东路提刑,他来到连州的巾峰山麓,见此美泉,掬而饮之,清流于胸,暑气尽消,便写下了“廉泉之源”四个大字,或许他是想到当时政府的吏治,还是想到连州籍的历代名宦刘瞻、黄损、孟宾于……这些连州的赤子为官清廉,刚正不阿。特别是刘瞻在同昌公主暴死事件中,据理力谏,从暴君的刀口下救了三百多条生命,自己却惨遭远贬……他们都是才华横溢而又清正廉洁。正是这巾峰山廉洁的泉水,滋养了一方清廉正直的人民……
清远的人文风情,还体现于居于高山之间的少数民族。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是全省唯一的壮族居住区,又是过山瑶人主要集居地之一。壮乡瑶寨不但山美、水美、人也美;且壮、瑶两族人民热情好客,壮、瑶民俗风情别具民族特色,例如具有壮族特色的有舞寿星和龟鹿鹤、婚俗迎亲舞、抛绣球等。清远的瑶族,是广东境内居住人数最多的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连州、连南瑶族自治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等地。瑶族有“耍歌堂”、“坐歌堂”、“挨汪嘟”(打长鼓)、和布袋木狮等习俗。连南涡水乡,是瑶胞迁徒到连南后最初的定居地,被瑶胞视为祖寨的地方。早在一千三百年前,这里就建有盘王庙一座。瑶族崇拜盘古王,而且信仰甚笃,认为他有莫大的神力。刘禹锡任连州刺史期间写的《蛮子歌》有瑶族“时节祀盘瓠”之句。今天的连州,每年会举行盛大的“盘王节”。

壮乡瑶寨的民居也独具特色,壮家的传统住宅称为“高栏”,分上下两层,上层住人,下层养家畜,主要用杉木皮、茅草搭建。瑶族古寨,一般建在千米高山陡玻之上,多数是竹水泥墙结构的吊脚楼,依山傍坡,密密排排,重重叠叠,堆垒上山。壮乡瑶族的寨子,大多有着很长的历史。进入当地民族地区,好比回归原始社会状态,著名的瑶寨有大哥排南岗古寨、号称天上雷公地上瑶龙的摩天大山瑶龙寨、久经磨难的油岭大排、享有盛名的三排古寨和万山朝王山寨等。

有人用诗句把清远概括为:“清远山水冠南华,福地仙山藏古刹。中国瑶家第一寨,岭南洞府不二家”,较为精辟。无怪乎宋代苏东坡曾用“此邦宜著玉堂仙”的诗句来颂扬清远丰富的风土人情。或许,清远果真是“北江明珠,香清溢远”,或许,清远始终就在我们的身边。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