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文化遗产视频 雷州“高跷龙”

见证广东两千年文明史——南越国遗址

来源:广东文化网
浏览量:4009
时间:2010-06-29

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汉武帝派兵平定南越,一把火烧了南越国都城赵佗城,地面建筑荡然无存。从此,南越国仿佛一个若有若无的梦,萦绕于粤人心头。直到20世纪后期,随着包括南越国宫署、南越王墓、南越国都城水闸等在内的南越国遗址陆续被发现、发掘——一部见证了广州两千多年文明史的无字南越史书,至此才徐徐开启。

小桥流水,水果飘香,龟鳖爬行,鱼翔浅底,这处园林不是别处,正是南越王宫的御花苑。南越国建立后,赵佗在都城番禺大兴土木,建起了美轮美奂的王家宫苑。1995年发现的蕃池和1997发现的曲流石渠组成的南越国御苑,是秦汉园林的实物代表。蕃池面积约4000平方米,仅清理出西南角400平方米。池壁用石板呈冰裂纹状铺砌;池底则铺碎石和卵石。池中发现了大量石质建筑构件,表明池中有建筑物。而曲流石渠就位于蕃池的南面,是一处人工园林水景。石渠迂回曲折,由西向东,渠底密铺黑色卵石。东头有弯月形石池,池底发现几百个龟鳖残骸。西头有石板平桥和步石,外连曲廊。石渠连接大型蓄水池引水,并有木质暗槽出口排水入珠江,保持水流长年不断。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古代建筑以砖木结构为主,然而御苑的蕃池和曲流石渠皆以石为材,这种恰似古罗马的石构建筑技术,在国内秦汉考古上颇为罕见,反映出早在秦汉时代西方文化就可能已经流播广东并被接受。

根据目前考古成果,王宫的中心是考古工作者在2000年初发掘约500平方米的1号宫殿遗址。这里有2000年前两条南越王宫殿的“散水”、1300年前的唐代铺砖廊道、1000年前的四列南汉宫殿的“磉墩”基槽,以及各种建筑结构的遗址。据专家考证,这座宫殿是南越国依照汉皇宫建造的。目前出土的只是南越王宫殿的一角,还不到整个宫殿群的1%。因为现在“散水”出土才22米,还未见到一个台阶和门槛。

西汉建元四年(前137年),百岁高龄的南越武王赵佗去世。事死如事生,赵佗为防止被人掘墓,下令死后出丧时,丧车四出,南自鸡笼冈,北至天井冈,建立多处疑冢。三国时期孙权垂涎南越宝贝,派大名鼎鼎的周瑜率数千兵马寻找赵佗墓而不可得。机缘巧合,1983年一单位因基建挖开了赵佗的孙子、第二代南越王赵眛的陵墓。

南越王墓是一座大型彩绘石室墓,墓室座北朝南,按“前朝后寝”的格局建造,共七室,深藏于岗顶之下20米。对墓主身份的确认,主要是靠墓中出土的十八枚印章,有金印、玉印、象牙印、玛瑙印多种。其中的“文帝行玺”金印是迄今全国考古发现的最大、最早的一枚西汉金印,也是唯一的汉代龙钮帝玺,这枚金印以及刻有“赵眛”二字的玉印,是确认南越王墓墓主身份的重要物证。这枚金印的印面尺寸略大于当时的帝玺规格,是南越王僭越称帝的反映。随葬墓主身边的还有十把铁剑,见证了墓主叱咤南疆的勇武,也是南越国尚武精神的体现。

陵墓中一千多件珍贵的随葬品,价值连城。墓主所着丝缕玉衣,是我国迄今所见的年代最早的一套形制完备的丝缕玉衣,也是从未见于文献和考古发现的新品种,比熟知的河北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还要早十年左右;墓中一面绘画铜镜,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的最大的一面西汉绘画铜镜;两件印花铜板模,一大一小,是世界最早的彩色套印织物的工具……墓中出土的诸多文物,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南越国木构水闸遗址位于广州市西湖路与惠福东路之间,是目前世界上发现的时代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木构水闸遗存。

水闸遗址高5米,从北往南分“引水渠”、“闸室”、“出水渠”三部分,是一座由大批排列有序、纵横交错的“八”字形大型木结构建筑。具有泄洪、防潮双重功能:当外部珠江口潮水上涨时,放下闸板防止潮水倒灌入城;而洪水季节则打开水闸,将城中污水排出。专家介绍,2000多年前的南越国水闸,符合200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业标准《水闸设计规范》。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