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丰富多彩的跨界艺术盛宴
编者按: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群,把广州市民带入了一场体验、理解诗歌与各种现代艺术结合的精神盛宴中。”诗人世宾在朋友圈中的这则留言,道出了许多人对广州新年诗会的共同心声。
“历届广州新年诗会注重的是一种诗歌作为核心元素,多种艺术形式结合的展示方式,通过与各种艺术家合作,利用音乐、舞蹈、戏剧、装置、行为、影像、声音等多种艺术形式,来呈现和拓宽诗歌的边界。广州新年诗会就是一个丰富多彩的有关诗歌的艺术展示现场,借用广州图书馆这一场地,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群,把广州市民带入了一场体验、理解诗歌与各种现代艺术结合的精神盛宴中。”诗人世宾在朋友圈中的这则留言,道出了许多人对广州新年诗会的共同心声。

今年1月中旬在广州图书馆开启的第13届广州新年诗会,以“自然,一切事实”为主题,将装置、戏剧、现代舞蹈、诗歌、光影融为一体,立体地呈现了波德莱尔诗歌的诗意。2021广州新年诗会得以顺利进行,意味着诗歌之于生活,永远不会缺席。广州新年诗会依然由诗人黄礼孩担任策划,开幕式邀请舞美空间设计师杨参设计了一个移动的舞台空间,由“智仁实验剧场”把波德莱尔的《感应》搬上舞台。与此同时,陈弘礼的“声景艺术”、柯咏恩的“交互数字装置”、黄婉菁的“影像诗”、周钦珊的“空间诗学”、傅彦斌的“诗歌视觉”、三生的“诗境”等,通过多种动态及静态的艺术展示手段,一起烘托、融合出广州新年诗会的跨界诗学氛围。

业内人士对广州新年诗会的欣赏与认同已持续多年,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这场诗会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对每一个参与其中的真实生命产生了影响。2021广州新年诗会所探讨的话题涉及当下,它既是反思,是提醒,也是抚慰,其别致的表达让观众获得了光的照亮。有观众说,这次意外遇见的诗会,以新颖的形式和扑面而来的人文气息让她心动,整个营造出来的诗性状态让她流连忘返,第二天她还特意带朋友来一起分享。在诗会期间,我多次到现场感受,无论是在“诗学空间”听见一些读者小声地把诗人黄礼孩的主题诗《自然的肌肤》默默读完,还是站在巨大的“诗歌墙”前驻足欣赏,作为旁观者,每一次我都深受感染。随着越来越多非文学圈的朋友都发微信谈到广州新年诗会,我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广州新年诗会并不是文学圈自己的事情,自2008年元旦诞生以来,经过多年的苦心耕耘,它已经成为大众一同享受的精神盛宴。

理查德·利罕说:“城市是都市生活加之于文学形式,和文学形式加之于都市生活的持续不断的双重建构。”某种意义上说,广州新年诗会正是如此,它让城市真实地披上了文学的外衣,让城市看见文学新的光荣形象。在广州我们看到了诗人、艺术家与广州图书馆联手栽培的诗歌之树已经开花结果。感谢广州开放、包容的文化氛围,让我们看到了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的效应,一个心灵呼唤另一个心灵的结果。

2013年,刚落成的新广州图书馆敏感地意识到,广州城市文化和文学身份的确立,不仅仅是作家协会或者文学杂志的事情,新的文学精神空间需要更多的力量来一起建立和完成。因此,他们力邀诗会创办人黄礼孩把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广州新年诗会带进广州图书馆。从2014年元旦开始,广州新年诗会面向更多的读者与市民。那年的诗会在图书馆的户外露天场地举行,有一位文化人在她的博客上留言谈到:“广州话、普通话和英文三种语言的朗读,每种语言的韵律都是独特的。还有沙画背景,现代舞蹈。戛然而止的结束也是酷极了。每首诗开头的背景音乐安静而忧伤,恰如人们被爱煎熬着的内心”。这位观众的留言代表了不少市民对纯粹精神生活的渴望。新年诗会让他们意识到,过年不仅有卡拉OK,有歌舞联欢晚会,原来诗歌还可以这般鲜活、有趣、多元、纯粹,并且令人感动。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新年诗会的持续举办,与主理人黄礼孩多年的努力是分不开的。除了诗歌写作水平的高超和文化眼界的开阔,他深知,如何与艺术家通力合作,让经典诗歌获得“落地”的力量。本土导演符文瑜,舞美家熊春红、季乔,设计师三生,舞者刘琦等等都是诗会的支持者,他们都愿意为自己的城市增添一缕诗性的光芒。正是由于参与者的广泛,组织者不断吸纳更多对诗歌有理解力和想象力的艺术家加盟,广州新年诗会才能“破圈”而出,本着“在地铁上遇到的任何人都热爱诗歌”的理念,打造成面向市民大众的城市文化品牌,而非局限于诗歌小圈子里的精神之乡。

正是这个开放、平等、自由的平台,让更多艺术家的热情、创意、智慧、美学、个性得到了施展的机会。广州新年诗会探讨过“诗与建筑”“诗与水墨”“诗与戏剧”“诗与爱情”等等主题,每一个主题都往深、广、精的方向去做。例如2015年“诗与建筑”诗会,他们把诗人特朗斯特罗姆写“蝴蝶博物馆”的诗歌提供给建筑师,建筑师按照自己的想法画出了“蝴蝶博物馆”的图纸,之后用图纸来建模做成雕塑展览,并制作成动漫播放。此外,艺术家们还把诗歌谱成民谣来演唱,借助现代舞者的表演来阐释这首诗歌。这就是广州新年诗会,每年都能找到一份别出心裁的创意,总是能找到恰当的方式来表达。

广州新年诗会的魅力还在于擅长用“空间体验”的方式来打破人与语言的结构,营造一个新的境遇,在各种变化中创作新的作品。就像作家黄灯说的:“广州新年诗会变成了一个城市的密语、灵魂和精神仪式”;另一位作家林宋瑜也这样说:“新年诗会就这样成为广州文艺市民一种迎接新年的仪式。心怀美的期待,灵魂也便安宁而优雅起来”。2018年3月,在由国际图联(IFLA,即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主办的2018IFLA国际营销大奖竞逐中,“广州新年诗会”入选10个最富于启发性的项目之一,在国际文化界引起瞩目。

如今,广州新年诗会作为一个美学空间,它的发生,不仅立足广州,也在辐射珠江三角洲及周边省份。每年都有广西、福建、湖南、海南等地的观众朋友慕名赶来参加,有些城市已经开始尝试举办自己的新年诗会,比如东莞。如艺术家林继昌评论所言,广州新年诗会经过13年的积淀,让“诗歌在恢复她最高形式的尊贵,统摄古典与时尚的各种与之亲缘的艺术门类,共同演绎美的乐章。”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长杨克在观看今年的新年诗会后,在微信上感叹:“可能全世界都没有比这更别具心裁的诗会了”。这是鼓励,也是期待。一座城市应该有这样的魄力,它是心灵的召唤,是诗性的滋养,更是观念的前瞻。文学是塑造城市环境的主要因素,城市的空间形象就在文学的创造力里。广州新年诗会用最鲜活的方式诠释了这一理念,它不仅是发生在广州的一年一度的文学盛事,更为城市带来了令人心动的精神之光。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