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港口,汕头千年古村被誉为“粤东襟喉”
编者按:在南粤大地上,分布着一批历史悠久、特色鲜明的古村落。
在南粤大地上,分布着一批历史悠久、特色鲜明的古村落。这些古村落,历经千年风雨沧桑,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构筑了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如今,不少古村落存在“空心化”现象,承载美好祝愿的村落地名逐渐减少。对古村落的认定与保护,成为当前地名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内容。

了解是保护的第一步。即日起,在广东省民政厅支持下,南方+推出“广东千年古村落”系列报道,呈现广东省内10个千年古村落的历史渊源、建筑特色和风土人情,希望以此唤起人们对古村落的关注和重视,敬请垂注。

去年1月,广东省3个村落入选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程洋冈村是其中之一。

程洋冈村是广东千年古村落之一,从考古发现来看,早至远古时代就有先民在此活动。程洋冈已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南北朝墓地遗物、唐代二次墓葬群等。据考证,最初先有土著浪俚和僚人聚居在程洋冈,此后陆续有柯、钟、黎、麦、詹等姓氏迁居于此。

随着程洋冈的繁荣兴盛,宋代到清代间,陆续有其他姓氏慕名迁入。如今村内的蔡、陈、许、郑、林五大姓氏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迁入的。千百年来,诸多姓氏在程洋冈这片土地上和谐共处,发展出独特的民俗文化。

在今天的程洋冈,依然可见千百年来乡民们在此生活的痕迹:历经沧桑、数度重修重建的丹砂古寺矗立依旧,古街老巷上依稀可见旧时的铺号牌匾……程洋冈像一本厚重的书,翻开过往的篇章,故事可以从千年以前讲起。

虎丘山石刻

进出南海的重要门户

程洋冈得名程洋冈之前,还有过大梁冈、大娘巾、岐陇等旧名。这些旧名多从久远传说或潮州语音译得来,充满美好愿望。据村中老人所述,一说程洋冈土地肥沃,粮食高产,得名“大梁冈”;一说程洋冈旧时有一神狼化身为慈善大娘,在当地救苦救难,村民为纪念她而取名“大娘巾”。这些地名的由来并无文字记载,难以考究。

当地文化学者蔡英豪先生曾对此作过文化地理学的阐述,更接近地名得来的缘由。我国历史上,河海交汇处冲积形成的沙石丘常被称为陇或梁。而程洋冈就位于韩江干流东溪的入海口处,又因两边有小山丘,故称岐陇;中间由河滩冲积的地似大栋梁横卧,故称大梁冈。

至于程洋冈这一地名,则蕴含着“驰骋海洋”的寓意。自古以来,程洋冈人傍海而居、向海谋生。

昔日坐落于此的凤岭古港,便是乡民们进出南海的重要港口。凤岭古港兴修于北宋时期,是古时潮汕各地货物转运的优良港口。据《澄海县志》记载,凡往来客舟多泊于此。透过典籍,可以想象凤岭港兴旺之时,万桅竞发、人头攒动的热闹场景。凤岭古港成为古时潮汕地区繁华海上贸易的一个缩影。

凤岭港的兴旺和程洋冈村的发展密切相关,承载着程洋冈昔日繁华的古街老巷就是最好的证明。从程洋冈40余条街巷的名字中,还可感受到浓烈的商业气息:永兴街、新兴街、纺车巷、成记巷、当铺巷……

其中,始建于宋太平兴国年间的永兴街是程洋冈最古老的街道。最初的永兴街只是一条小街,而后便随着凤岭港的商贸发展起来。相传鼎盛时期的永兴街,铺户高达200多家。直到今天,这里仍是村中的商贸中心。

丹砂古寺

每百人拥有一座书斋

向海谋生的程洋冈人,世代传承着勇于创造、开拓冒险的精神,出了不少赫赫有名的实业家。出身于程洋冈经商世家的薛同泰,年少时随父亲走南闯北,在全国多地创下“同源”号商行;归返汕头后,又建起大小近百间商行,对汕头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薛同泰还牵头成立了慈善基金“同济善产”,资助创办“同济中学”。乡贤重视教育,在程洋冈不算新鲜事。早在明清年间,程洋冈内的书斋、私塾就四处林立,翰墨飘香,平均不到百人就有一座书斋。

从这些书斋中走出了不少人才俊杰。程洋冈人蔡熙是清道光戊戌科进士,曾任湖北多地知县,为官公正,深得民心。程洋冈还培育出了医药界、学界、艺术界的人才。程洋冈医家的医术渊源自明代,传承至今,名家辈出,如清康熙年间的医术集大成者蔡俊心、蔡德仙,民国及新中国名医蔡仰高、蔡纯臣,还有推动国内中药微量元素研究的蔡载熙。艺术界则有画家林璘、蔡士烈、蔡仰颜等,以及潮乐大师郑祝三。

营老爷

民俗文化传诵古村历史

如果说,程洋冈的古街老巷是无言的见证者,那么丰富多彩的民间风俗便是千年来不断传诵着的村落历史。

作为潮汕风俗文化的典型代表,程洋冈民俗是在杂糅融合的土壤中开出的繁花。先祖自中原迁徙而来,程洋冈民俗也源自古代中原,同时受到岭南文化的熏陶,还有不少百越俚僚人习俗的遗存。

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前,从年初到年末,程洋冈的民俗十分丰富。程洋冈人有喝潮州工夫茶、听唱潮语歌曲和潮剧的生活习惯。逢特定时日,还有春节、清明节、盂兰节等年节习俗,以及游神赛会、游花灯、猜灯谜、烧番塔、舞狮舞龙等在年节或庙会期间举行的游艺民俗。其中,游神赛会算得上是程洋冈最热闹的民俗活动之一,“营老爷”又是其中颇为重要的一环。

“花灯美景,百戏杂陈,鼓乐喧天,爆竹震耳,游人达十万余,全城如醉如狂。”从《潮州年节民俗谈》的这段记载中,足见游神赛会之热闹与盛大。

如今的程洋冈,虽不复往日之繁华,却沉淀下千年古村的沉静与安宁。程洋冈的故事,将由新一代程洋冈人继续书写下去。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