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乐大师方锦龙:愿为深圳福田文化建设添砖加瓦
编者按:九月的深圳福田,一年一度的“方锦龙·深圳(福田)民族民间音乐周”如约而至。
九月的深圳福田,一年一度的“方锦龙·深圳(福田)民族民间音乐周”如约而至。

方锦龙是著名国乐艺术家、乐器收藏家、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被业界誉为“以无法为有法,惟独秀于诸家”。

从艺40余年来,方锦龙代表军队和政府出访了近五十个国家,“方锦龙国乐世界巡演”已经在北、上、广、深等各省市和日本、澳洲、新西兰成功举办数十场。


今年,方锦龙此次带来了两场别具创意的音乐会:一是“日本华乐团专场音乐会”,演奏者皆为热爱中国传统国乐的日本人;一是“《山水情》:北京山水乐团专场音乐会”,演出者都是80后、90后残疾人。

方锦龙的琵琶曲在网上随处可寻,而真正见到他“本尊”,是在深圳音乐厅五楼小剧场,当时他正忙于一场演前排练。无论他用琵琶演奏《十面埋伏》,或用古典吉他弹奏电影《千与千寻》主题曲,都一样摄人心魄。


音乐不止是给人听的,也有着疗愈功能

记者:有些国人对传统国乐民乐缺乏自信,说西乐更加科学和精确,相关学术体系也是来自于西方,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方锦龙:如果深入了解一下中国传统音乐,就会知道中国乐器发展已有近万年历史。据考证,贾湖骨笛制作的年代是在新石器时代,距今已有8800年的历史,至今依然可以演奏。

我倒觉得,所谓的科学或不科学,不可以一概而论。以中医为例,西医把人体当成机械系统并加以分析、处理,中医则通过望闻问切、针灸和草药去调理人的身体,背后的道理可意会不可言传,可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医理和乐理是相通的。

在中国古代,音乐不止是给人听的,也有着疗愈灵魂的功能。“宫商角徵羽”“心肝脾肺肾”“金木水火土”,一一对应。你去寺庙里,南方增长天王执宝剑,寓意“风”;东方持国天王持琵琶,琵琶音“调”寓意“调”;北方多闻天王持伞,寓意“雨”;西方广目天王持龙,寓意“顺”——这便是“风调雨顺”。身体需要调,家庭需要调,社会也需要调。只有调好了,才能成“调”,才谈得上音乐。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听过一场二胡和萨克斯的对话,他认为西方乐器非常科学,但比较机械,中国的乐器看似简单,但更富有人性。东西方艺术没有优劣高下之分。

国乐的每次演奏都是绝版,不可能被AI取代

记者:有人说未来AI技术将代替大部分工作岗位,很多人将面临失业,而艺术家的工作最难被取代。您怎么看?

方锦龙:电脑程序可以演奏钢琴。但是AI技术很难占领中国艺术领域,因为每首国乐乐曲的每次演奏都不一样,每一位艺术家的诠释也因人而异,可以说每一部作品、每一次演奏都是绝版。

记者:您每年都来福田举办“民族民间音乐周”,还说自己是半个福田人,这里有什么让您情有独钟?

方锦龙:福田区在全国率先启动“百位文体名人引进计划”,目前已有十余位文体名家与福田签约。作为深圳中心城区,能集中这么多优秀的文体名人,足见福田区领导的魄力和对文化的热爱。

我是一个音乐的工作者,也是一个音乐的传播者,愿意为福田区的文化建设不断添砖加瓦。深圳是一座新兴城市,也是面向世界的窗口,在这里推广传统文化和艺术尤为必要。
编辑:梁少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