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龙川寻访南越文化足迹
编者按:广州有南越王宫、南越王墓,但你知道赵佗是从哪里发家的吗?不清楚?那让记者来告诉你吧——龙川!

佗城远景

龙川考棚

龙川的南越王雕像

《佗城老街》

作为“秦汉重镇,唐宋名城”,龙川佗城可谓三步一古迹,既可以感受到南越王的风范,又能体会到苏辙的豪气。

找个闲日,到龙川一脚穿越两千年吧。

交通指引:

自驾——广惠高速(广州至惠州)转惠河高速(惠州至河源)转河梅高速(河源至梅州)至“龙川西”或“龙川东”出口,往佗城景区9公里即可到达;

公共交通——广州—龙川火车站,乘2号公交车到新一中门口,转乘老隆至佗城公交车,到学宫下车即可到达。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一统江山,不久即命屠睢和赵佗,率五十万大军进攻岭南,赵佗部队是秦帝国的王牌军,鼓角声喧,所向无敌,他们溯东江抵龙川,被一处三面环山、群峰秀立的地方吸引住了,盘桓良久,便决定在此筑城设治所。

城为方形,城垣周长8000米,比南海郡治所还早十四天完工,是岭南地区第一个建成的县衙,被誉为“南粤首邑”。

自此,龙川奔流不息,赵佗的气息,也历经千年弥漫未去。

佗城学宫,岭南保存最完好的古代地方学宫之一

佗城学宫始建于唐代,位于城北,现存学宫为清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重建的,是岭南地区保存最完好的古代地方学宫之一。

考棚位于佗城西门,建于清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当年是清代龙川县科举会考的场所,保留着广东省唯一留存的古代科举考试设施,被称为“科举文化之窗”。另外,学宫和考棚并存至今是相当罕见的,全国仅有广东佗城、河北定州、云南建水、安徽绩溪四处。

苏东坡弟弟苏辙为苏堤吟诗传为美谈

佗城还存留着一条名字响当当的堤坝——苏堤。当年,东坡先生造福杭州人民,其弟弟苏辙也为龙川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记忆。这座苏堤是宋元符元年(1098年),花甲之年的苏辙被贬为化州别驾安置龙川时,为解决村民田园旱涝不断而倡建的。当年,哥哥苏东坡来看望他时,苏辙还曾吟咏出“嶅湖湖水水澄清,最喜秋来月漾金,夜静向渠天在水,嫦娥推倒玉轮沉”的佳作。

苏辙是佗城的文化名人,位列“十贤”。佗城中山街的南越王庙,原址为赵佗故居处,庙门石额的题字,为清朝知县胡一鸿所题。庙里的赵佗铜像巍然端坐,后殿就设有苏辙、陈次升、吴潜等为龙川作过贡献的“十贤”。

“中华姓氏第一村”彰显悠久的文化历史

佗城的悠久历史文化还体现在其真正拥有“百家姓”这一点上。4万多人口的佗城镇有179个姓氏,仅2000多人口的佗城村就有140个姓氏,远远超过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宁村的87个姓氏,堪称“中华姓氏博物馆”。

佗城人姓氏中,有笔画最少的丁、刁、卜姓,也有17画的戴、鞠、魏等姓,还有僻姓占、米、农、官、院等,以及欧阳等复姓,179个姓氏也证明了当年秦朝50万南下大军所言不虚。

岭南第一井

还有这些景点值得去看看

岭南第一井,佗城中山街的那口越王井,是不可不去的。两千多年前,赵佗就组织部下掘井取水,到今天仍保留着秦代古井的建筑特色。据说,这井是赵佗在龙川乃至岭南地区活动,唯一现存有明确记载的实物遗存,被称为“岭南第一井”。

西门码头见证繁华

自宋至清中叶,这里水路繁忙,热闹非常。后来随着护城河淤塞,陆上交通日益发达,才日渐被荒弃。

中国古祠堂博物馆

清末民初之际,佗城宗祠建筑也让人叹为观止,有历史记载的宗祠有89间,现在尚余48间,被誉为“中国古祠堂博物馆”毫不为过。

而且,走在佗城的街巷上,“金字招牌”字体各异,书法韵味深厚。
编辑:梁少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