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丰富的南方油画视觉盛宴,别错过
编者按:1月19日下午,“艺海撷珍——艺海堂美术馆成立十周年南方油画名家五人作品联展”在艺海堂美术馆低调地开展。
1月19日下午,“艺海撷珍——艺海堂美术馆成立十周年南方油画名家五人作品联展”在艺海堂美术馆低调地开展。虽然展览不设开幕仪式,但这却是一场丰富的南方油画视觉盛宴。此次展览以艺海堂美术馆成立十周年为契机,汇聚了五位当下著名的南方油画家郭润文、黄茂强、何坚宁、邓箭今、范勃作品。本次展览的策展人、艺术评论家鲁虹认为,“南方油画”是一个开放性、包容性很强的概念,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当下艺术实践的现实角度进行梳理,南方油画在近100多年的发展进程中,不仅一直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而且在每个时段都会有重要的艺术家与作品出现,需要进一步研究。

百年来,南方油画一直十分重要

众所周知,作为一个西方画种,油画进入中国,就是从广东开始的。

文献记载表明,油画传入中国发生在明代万历年间。率先把油画带进中国的是意大利传教士罗明坚,他于1579年奉命来华到广东,当他经澳门转入广东肇庆时,当地总督检查罗明坚所携的物品中“发现了一些笔致精细的彩绘圣像画”。我们知道“笔致精细”正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油画所具有的艺术表现特征。

清代南方通商口岸也是油画艺术发展的中心,临仿是南方通商口岸油画发展的早期方式,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油画创作。其油画载体主要是瓷和玻璃,用于出口。18世纪后期,油画创作在南方通商口岸形成风气,成就最高的有史贝霖等。鸦片战争前后,活跃在南方通商口岸的油画家越来越多。如1825年英国画家钱纳利定居澳门,与林呱、新呱和煜呱等共同创造了广东油画的兴盛,也促成了画风的丕变。

不仅仅在油画传入中国的初期,南方有肇始之功,而且之后在每一个历史时段,都有重要的艺术家与作品出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广东油画家开创了“逆光”“冷色调”等与表达方式,结合广东的地理风情和地方特点成功地塑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具有广东地域特色的油画作品,这些优秀的油画家和油画作品当时在全国引起震动,被称为“广东现象”。

近三十年来,广东油画在全国的影响有所下降。本次展览总策划、艺海堂美术馆负责人吴国强认为,当下,以广东为中心的南方地区汇集了大批来自不同地区的著名艺术家,无论土生土长的广东籍艺术家还是外来的艺术家,他们都深受南方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为人低调。国人对他们的认知度远不如同龄的北方艺术家,而这并非是因为南方艺术家的作品有失水准,正相反,他们的作品无论是在技法上还是在思想表达上都十分优秀。艺海堂美术馆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对南方艺术名家的推广,接连推出了一系列南方名家的展览,相信此次展览一定会让大家一睹南方艺术的风采,了解南方文化艺术源流,领略南方艺术名家的多样情怀。

“南方油画”不仅是南方人的油画

鲁虹表示,在为此次展览做学术梳理时,他发现这些油画家中有三位出生于南方,其他两位则出生于南方之外。他说:“在我看来,这样一种对比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所谓‘南方油画’的概念,其实是一个开放型的、包容性很强的概念。因为其并非全由出生于南方的人物所构成。具体说吧,首先,艺海堂美术馆的总经理吴国强作为一个外来人,十年来一直以推介‘南方油画’为己任,而且在相当艰难的情况下,做了大量工作,功不可没;其次,郭润文、范勃作为外来人,与另外三位出生在南方的艺术家,即何坚宁、邓箭今、黄茂强一样,如今不仅是‘南方油画’的代表性艺术家,并在国内外享有盛名。”岭南包容、求新、务实的精神,在油画界也有非常明显的体现。

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新兴的艺术样式——如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等等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格局中日益担当主角,于是有人预测:以传统媒介创作的艺术样式,如油画等肯定会“下课”。他们认为:传统架上艺术的问题早已穷尽,所以不可能再有更新的发展;同时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在广东,艺术收藏市场的主流始终是书画,尤其近两年来,随着艺术市场整体衰落,本土油画成交更为萎缩,这将进一步限制南方油画的发展。

对此,鲁虹并不赞同,他说:“应该说,正是对当下文化、传统艺术或各种文化资源的合理借鉴与创造,当代油画一方面扩大了新的疆界、焕发了新的生命、具备了新的可能,另一方面还显示出了高度的延展性、包容性、多样性,进而成为了表达当代文化意识的‘全新载体’。”

“在中国,当代艺术起步较晚,而参与其中的不少艺术家都受过专业性的学院教育,在他们的心目中,所谓架上艺术仍然是观察社会、认识自我的有效途径。另外,从注重个人体验出发,他们也无比珍视架上艺术所具有的个人化与手工化的特点”,鲁虹表示,在当代艺术的大格局中,中国当代架上艺术——特别是当代油画仍然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并且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也认同的是,艺术的媒介本身并无优劣之分,只要将独特的思想观念与生存体验纳入创作之中,经过转换后的传统架上艺术仍然可以在当代艺术的格局中占有重要位置。例如在伦敦、柏林等地,架上艺术——特别是当代油画至今还在当代艺术中为既普遍又重要的媒介。而此次参展的五位艺术家的创作实践,也都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

“南方油画”呈现出强大的精神诉求

那么当下的“南方油画”,呈现出怎样的整体面貌呢?

四年前,同在艺海堂美术馆举行的“纵横的阳光——何坚宁油画作品展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全国的重量级美术批评家们汇聚一堂,从何坚宁的油画艺术出发,探讨“南方油画精神”。在那次研讨会上,何坚宁的个性极其强烈的艺术实践,促使评论家们将他的绘画与南方的气候、地域特征联系起来思考。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认为:“……南方精神的色彩、语言、渗透在情绪的积极、向上、热烈的感觉中,可能这跟南方的气候、地域特色有关联。”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李晓峰用南方的水果来比喻这种风格。他说:“我联想到南方的水果,南方阳光充足、水域充足、能量强大,南方的水果具有强烈的表象的、感观的美,这种感观与形式、结构、材质有关,何坚宁画作中颜色的流淌和肌理感,让我想到与盛产水果的南方的一种同构。我所理解的南方油画精神,其实类似这样一种高能量,又漂亮,又有着极其强大生命诉求的精神。”

但南方油画绝不仅仅是明亮与热烈,在本次展览的前言中,鲁虹介绍说:“如果仅从风格分类的角度看,郭润文、范勃、黄茂强应该属于写实的范畴;邓箭今属于表现的范畴;何坚宁则属于抽象的范畴,但由于他们都很强调对于个性和当下感受的表达,所以无论在风格上,还是在题材上,都拉得非常的开,也做得非常好。”

作为中国写实绘画领域的扛鼎人物,对西方古典纯正性的追逐是郭润文立足中国画坛的基础,他画中的神秘感是他最独特之处。郭润文喜用象征、隐喻的方式来表现人物,常常把不同时期的物象并置于画面,具有明显的神秘主义特征。他的人物形象极富意蕴,表现出深刻的哲学思考和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这在写实画派中显示出独特性。

在范勃的油画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他在开掘写实油画的精神与品格的幽暗隧道中的探索和收获。他的早期油画作品沉郁、悲剧、带有存在主义的哲学倾向,后来所画的一系列人与树的组合,画面更为静寂,带有枯树空山的文人绘画的审美趣味。近三年来,他更突破了架上绘画的范畴,采用各种适合自己的题材、媒介和文本,探求人的内心世界,“可见于不可见的直觉与体验”成为他近期作品给人最强烈的印象。

黄茂强以静物创作为主,长期以来致力于以武器和水果的两个方面切入人与自然关系的主题,对物象质感的表现力令观者啧啧称奇,是当代中国超写实绘画领域的代表人物之一,多次参加国家级权威性美术作品展览并获奖。

邓箭今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已经形成一种具有个人风格的表现主义造型。他总是能找到最适合某个时期的内心色彩,和个人被时代所扭曲的主观形体。他的绘画可以看作一代人在灵魂和精神重建的时代去意徊徨的内心写照,以及在存在和虚无之间的对乌托邦情感的铭记。

对何坚宁的油画应被归于抽象还是意象,目前学界仍有争论,但大家都公认的是,与生俱来的色彩天赋和良好的学院教育造就了何坚宁独特的艺术感悟。纵观何坚宁的油画,大块的、大胆的色彩、浮雕似的质感,产生出一种粗野、原始力量的效果,奔放、像火焰般的笔触,它来自直觉或自发的表现行动,并不受理性的思想过程或严谨技法的约束,抽象化、直接性、自动性,表现潜意识的自我,以抽象的笔触、色彩表现了一种深邃的时空感。

如果说要用一个词将这样彼此不同的五位油画家界定在一起,仅仅地缘关系显然是不够的。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执行主编殷双喜认为,当我们谈论文学或艺术时,南方、北方就不仅仅是孤立的地域概念了。“就像美国文学里有‘南方文学’,当它与地域结合起来以后,就和地理、历史、空间、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关联。”

艺术批评家殷双喜认为,在广东或者说南方,一批画家的绘画“应该说体现出一种画家的专业性。我们现在的艺术,越来越多的谈观念、谈当代,但是从艺术史的高度来看,这样的专业性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所谓‘南方文化’的第一个要素。”
编辑:俞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