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创作 舍得之间成就艺术人生
编者按:走进肖伟的工作室,在一片简洁素雅的白色环抱下,一幅幅油画及工笔国画错落摆放。画面上繁密的植物花草迎面扑来,它们颓败得自然,又盛开得从容,一如这个40多岁的男人,两度放弃,两次进取,成了如今中山美术界的佼佼者。

走进肖伟的工作室,在一片简洁素雅的白色环抱下,一幅幅油画及工笔国画错落摆放。画面上繁密的植物花草迎面扑来,它们颓败得自然,又盛开得从容,一如这个40多岁的男人,两度放弃,两次进取,成了如今中山美术界的佼佼者。

从大学毕业中山任教至今,一晃20余年过去。如今的他除了创作作品以外,还肩负起了美化中山城市形象的任务,用他的话说,就是“为提升这座城市的格调而工作”。

丢掉“铁饭碗”潜心艺术

1991年,肖伟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在当时中山教委的推介下,他来到杨仙逸中学任该校首批专职美术老师。20岁的肖伟自告奋勇,向学校申请辅导学生参加美术培训,并得到了校长的首肯。两三年下来,他带领着近10名学生,亲自陪他们习作、钻研,成功地把他们送进美术高校。

在艺术还不是那么普及的年代,肖伟的工作得到了中山教育界的认可。“但我渐渐发现,这和我的理想相差地很远,我还是想做艺术,纯粹地画画。”肖伟回忆。

他选择了辞职,丢掉“铁饭碗”,来到广州美术学院学习工笔画,为期一年。没日没夜地看书、画画,“因为有了明确的方向,这一年虽然时间短,但让我在技能上得到了很大的收获,也让我感觉离理想更近了一步。”

没想到,1996年,学成归来的他却走进了人生的第一次低谷。回到中山以后,肖伟没打算再回学校,就决定先进企业试一试。他先后换了两三家公司,做设计、做广告。“在企业干了两年之后,才发现这个社会的现实,老板并不关心你的艺术造诣有多高,只在乎你能不能给他带来效益。”

营生和创作之间的矛盾,是绝大多数艺术家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在市场上摸爬滚打两年的时间,无形间拉大了肖伟和理想之间的距离。

放弃职位赴京再度深造

1998年,正值中山文化界美术干部青黄不接的时代,一批老一代的画家渐渐退休。借此机会,肖伟成功进入了中山市群众艺术馆(现中山市文化馆)开始做美工。

“终于进了文化圈子。”据肖伟回忆,那时他常常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下乡写生、创作,凭借着天赋和努力,他的画得到了业界认可。2002年,30岁出头的肖伟调任中山美术馆馆长,“事业开始有了起色”。

隐藏在肖伟画作中的不安,苇草丛中传出的呐喊,又一次左右了他的大脑。2006年,感觉到“不满足”的他向上级提出了申请,希望能到中央美术学院进行深造,在艺术上有更高的提升。

北京一行,即是三年。他先是进入中央美院壁画系进修,而后在导师的鼓励下考取了该系研究生。

2009年,肖伟站在新的起点,返回中山,遭遇到人生第二个低谷。“回来以后没工作了,原来的职位有人顶替,又没有更好的机会,当时感觉很迷茫,只好再次进入群众艺术馆埋头画画。”肖伟说。

卧薪尝胆两年后,2011年,他的才华被当时的市文化局领导看中,推荐其担任市文化艺术创作室副主任(现升任创作室主任)。

一个艺术家,如果追求的欲望淡化了,他的艺术生命也就差不多了,然而肖伟却不是这样,他一直在苦苦求索。

为提升城市品位而工作

如今细数起肖伟的代表作品已不胜枚举:其创作的研究生毕业作品《深夜·我们怀念远方》入选五年一届、美术界最高级别的“第十一届全国美术展览”,并与导师合作的大型壁画《成吉思汗》获“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金奖;色粉画《温暖阳光》获“群星璀璨·全国群众美术书法摄影大展”银奖、油画《暝·飞跃黄昏》入选“中国油画大展”并获铜奖;在2014年,他的壁画《深夜的寓言》入选“第三届全国壁画大展”;国画《郑观应》入选“广东省近当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甲午·甲午——百年强国梦”大型主题画展,被广东美术馆收藏等等。

除了作画以外,他的核心工作即是参与中山市大型文化项目的建设。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他出色地组织完成两组城市雕塑:“中山历史名人雕塑群”和“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参与策划组织“中山市城区雕塑规划课题研究”;策划组织760创意园的“中山市创意涂鸦大赛”;策划编辑出版中山老一辈艺术家作品集等。

“这些大型的艺术创作,光靠民间自发组织是实现不了的,它需要政府资金的支持。”肖伟认为,作为伟人故里,更应注重城市的形象,小到一草一木,大到城市景观,处处都有艺术创作的空间。“作为文艺工作者,我们肩负的任务就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把中山打造得更加有品位、有格调。”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