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汉昨演“最后一场” 五大老戏院酝酿重生
编者按:随着老永汉电影院(下简称永汉)昨晚最后一场电影《全城热恋》落幕,永汉进入了拆建升级的“变身”阶段。昨日广州市演出电影公司表示,不但新永汉将保留老字号,著名的南关、蓓蕾、广州、西濠、芳村等老影院也将在年内“复出”

随着老永汉电影院(下简称永汉)昨晚最后一场电影《全城热恋》落幕,永汉进入了拆建升级的“变身”阶段。昨日广州市演出电影公司表示,不但新永汉将保留老字号,著名的南关、蓓蕾、广州、西濠、芳村等老影院也将在年内“复出”,广州老城总计将增加18块电影银幕。

广州市演出电影有限公司陈维群副董事长昨日对记者表示,永汉这块老招牌将会保留,未来新建成的建筑物仍叫永汉电影院,首两层为商铺。3个中型放映厅和两个小型放映厅将复建,其中3个厅可放3D电影,但具体的规划设计仍在合作方公司的制作中,未有最后落实,“工程力争在今年内完成”。

陈维群还表示,该公司将进一步开发电影院市场,首先“复出”的几个名号也是响当当的,其中有广州电影院、西濠电影院、南关电影院、蓓蕾剧院、芳村电影院,都会在今年完成改造。

具体地,广州电影院将恢复曾经在2000年时名噪一时的广州最大电影银幕大厅;芳村电影院会和金逸院线合作,将开放6个大小放映厅;位于广州市少年宫内的蓓蕾剧院也将有两个影厅向市民开放;南关电影院也将恢复一个放映厅,专放怀旧电影。其中南关电影院将于5月1日率先重开,而西濠电影院估计要到年底改造完成后才能开放。预计到年底,合共18块新电影银幕将和广大市民见面。

据了解,已经将产权移交给荔湾旧城改造机构的金声电影院属整体移交,包括放映机等设备在内的所有物件都不属于演出公司。

每座老影院都有段古

南关电影院:位于北京南路距离珠江边100多米。最早的南关戏院建于1908年,有900多座位。1938年,日军占领广州前夕,广州市有海珠、太平、乐善、民乐、宝华、河南、南关7家戏院,4个天台戏场。日军占领广州后,南关戏院停业,抗战胜利后恢复演出经营,于1947年曾改名为乐斯电影院。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度是恋爱男女的喜好之地。

西濠电影院:建于1930年,坐落西濠二马路,与广州电影院后门斜对。1961年,影院改建为广州市第一家立体宽银幕电影院。院内用两台摄影装置同时拍摄同一个场景的两个影像,把两个略有偏差的影像同时投映在银幕上,而形成3D效果。

广州电影院:位于沿江西路与人民南路交界处,大同酒家旁边,后门是西濠二马路。鼎盛时期营业额曾是全市之首,现转营游戏和卡拉OK厅。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末,录像厅作为小型的影像场所,以更便宜的价格、更新的电影成功从影院里挖走了大量观众,老电影院开始式微。

留住光影留不住时光

永汉最后一场电影

时间:2010年2月21日晚10时45分

“永汉电影院要装修改造了,21日晚上10时45分最后一场电影播《全城热恋》……希望大家有时间就一起来回忆伴随我们成长的电影院吧。”80后的智仔昨天给朋友群发了这条短信,开心网、广州生活圈等网站也涌现类似的网帖。由于大量市民至永汉缅怀,昨日该影院多个场次观众爆满。

呼朋引伴“睇最后一场”

家住永汉电影院附近的智仔今年27岁,他回忆说:“小时候常和外公到永汉看电影,看的多是革命战争片,那时的我万分兴奋,一开场就欢呼。如今电影院要拆了,作为北京路的地标,改造后的永汉新建筑恐怕没有这份古色古香的历史感觉了……”

智仔群发短信号召朋友一起到永汉缅怀,得到了七八人的响应,大家约定昨晚10时到永汉看“最后一场电影”。

昨天,本报关于北京路永汉电影院正式停业的报道在开心网上被转帖,截至下午5时30分就有3644个转帖。对于永汉,网友认为“回忆是无价的”,还有网友说:“永汉电影院有我初恋的回忆,依依不舍。”

“最后一天”永汉爆棚

昨天是永汉停业前的最后一天营业,记者了解到,售票窗口前全天都挤满了人,有买票的,也有摄影留念的。“明天永汉就要停业装修了,今天我们是特地来永汉看电影以为留念的,下午4时我就来买票了,怕再晚些连票都买不到。”一名市民对记者说。

据了解,昨天永汉有23个场次,牡丹、红棉、剑兰3个小厅放映的《花田喜事》、《大兵小将》、《锦衣卫》等电影的票全部卖断,而在大厅播放的《72家租客》观众上座率达九成。

搜集电影票待重开时献礼

昨日下午记者在永汉门口看到,一名年轻男子向看完电影出场的观众搜集电影票。这名男子叫Ray,今年22岁,是视频剪接技师,得知永汉要停业了,他忙召集两个朋友,打算在年初九永汉停业前搜集观众的电影票。停业后,他们会继续在网上征集永汉的电影票,还将搜集更多更久历史的电影票,直到觉得足够为止。他笑着告诉记者:“我们在永汉重新开业时会献上一份礼物作为缅怀永汉的纪念品,现在搜集电影票是准备礼物的前期。”

大喊“我才是业主”阿伯追索永汉产权

声称为影院建造者范玉如之孙,但房产证据在文革期间流失

“我爷爷是范玉如,就是他出资兴建永汉并经营电影院的。”昨天上午10时左右,在永汉电影院门前,一名散发传单的男子称,他是永汉创建人的嫡孙,拥有老影院的产权。

这名叫范永波的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广东大埔县青溪镇桃林村人,1951年生,现居广州海珠区工业大道,1998年永汉改造时,他曾到影院来索要产权无果。

“我才是业主!”老范说,他祖父范玉如上世纪20年代在广州做生意,投资兴建了永汉戏院(当时名)。他称根据宪法第十三条,他完全有权继承该项产权。昨日他在永汉门前派发的传单就是

一份《请求返还祖父遗产申请书》,向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提出申请。

记者随老范来到他的家,他向记者出示了其祖父在广州其他房产的民国时期契约等物。

老范表示,关于永汉的房产证据已经在文革期间流失,但估计广州市房管局有存底。他指着一张黑白照片说:“这就是我爷爷,也就是永汉的创办人范玉如,这是我父亲范百兴……”

记者就老范的说法向广州市演出电影公司求证,陈维群副董事长表示,永汉的产权现在很明晰,毫无疑问他所在的单位就是永汉电影院建筑的业主。他表示,很多老影院都涉及该类房产纠纷问题,但涉及到的历史很复杂,他认为老范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寻求解决。

编辑: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