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粤诗》编纂工作:人手不足、资金匮乏
编者按:《全粤诗》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内容最全的粤诗总集。日前,记者从丛书编纂机构——中山大学古文献研究所获悉,《全粤诗》已编纂完成的先秦至明代各卷,正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分26册出版,目前已出版8册,其余18册将在明年出

《全粤诗》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内容最全的粤诗总集。日前,记者从丛书编纂机构——中山大学古文献研究所获悉,《全粤诗》已编纂完成的先秦至明代各卷,正由岭南美术出版社分26册出版,目前已出版8册,其余18册将在明年出齐。《全粤诗》副主编、中山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所研究员杨权表示,编纂团队即将着手任务最为艰巨、选诗最多的清朝部分的工作,“清朝第一期(顺治至乾隆)的研究经费已落实,但后续的研究经费与出版资金,至今尚无着落。”

资金匮乏,严重困扰课题组

《全粤诗》所收诗作,地域包括广东、海南、香港、澳门,以及广西钦州、北海,时间则上自汉朝,下至清代,同时也收入了少量民国初期的诗人作品。据杨权估算,由于清代部分的诗人和作品数量比已编成的各部分的总和还要多好几倍,全书编成,可能会有100册左右,入编诗人将超过1万人,全书的文字不下四五千万字。

不过,目前已经启动的清代部分的整理工作却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除了顺治至乾隆的研究经费已经落实,此后的费用,依然需要筹措。杨权介绍,《全粤诗》所使用到的诗文别集,有相当部分收藏在外地的图书馆,例如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等,有不少是善本;而要取得这些珍贵材料,首先要有钱,现在大陆的公共图书馆利用线装古籍,基本上都要收费,复印一本善本的价钱过千、上万元。再加上差旅费、出版费,资金的匮乏,成为了一个困扰课题组很久的问题。

在谈及资料收集工作时,杨权也提到了一个使用公共图书馆时的尴尬。杨权说,公共图书馆除了收费高企,不少善本,即使花钱也是看不到的,“有些图书馆在天气潮湿时都不提供阅览,有些图书馆限制不得复制超过1/3,我们只有请当地学生帮忙抄录。”杨权介绍,《全粤诗》的编纂工作还面临人手不足、诗家线索难寻、整理点校不易的难题,其中的“不易”简直可以用“哑巴喝水,冷暖自知”来形容。

《全粤诗》证明沙漠下面有石油

《全粤诗》并非第一次遇到资金短缺的问题。这一项重点古籍整理项目自1998年就已立项,但因资金的问题,迟至2001年才全面展开。中山大学古文献研究所博士生导师陈永正出任了《全粤诗》主编,为了筹措经费,陈永正还曾“利用”担任中国书协副主席的身份,跑了很多地方化缘,可惜收效甚微,后来,由于得到广东政协的支持,拨出了100万专款,该项目才得以顺利进行。

“由于开发比较晚的原因,岭南给人留下了文教不昌的印象,在艺文方面乏善可陈,实际上这是错觉,《全粤诗》的编纂是对广东的文化沙漠论的有力驳斥。”广东文联主席刘斯奋认为,现在这一项重要的古籍整理工作,因为缺钱却无以为继了,“到底谁能接住这一棒,将决定《全粤诗》工作能否顺利进行”。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天骥也表示,广东被认为是文化沙漠,《全粤诗》证明了沙漠下面是有石油的,“岭南自古以来就有石油,只是一直没有被发现和开采,《全粤诗》的编纂工作就是开采石油的工作”。黄天骥也认为,《全粤诗》对古籍的点校整理工作,如果因为缺钱而受阻,实在太可惜了。

南方都市报 记者 钟刚

编辑: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