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山问路,守护罗浮山草木精华

公元327年前后,一位伏波将军不愿争功邀赏,一心炼丹制药,南下途中,在一位刺史朋友的介绍下,隐居罗浮,优游闲养,著作不辍。他便是耳熟能详的东晋道教学家、化学家、医药学家葛洪。

公元1995年,一位生物老师,出于职业兴趣和对草木的热爱,开始频繁到访罗浮山,在悬崖荆棘中探寻珍贵植物的身影。他便是惠州的植物爱好者周天来。

访山20年,编纂珍稀植物图鉴

目前在罗阳二中教书的周天来,名字很“高大上”,实际工作上却非常“接地气”。1984年开始,周天来担任生物老师,为了引导学生直观认识植物,并学习栽培技术,他特意申请在校园里开辟出一块300多平方米的植物园,种植豆角、仙人掌等常见植物。

20年前,也就是1995年,周天来开始迷上了罗浮山。相比自己开辟的植物园,罗浮山这个天然“植物王国”让他大开眼界:“那里植物丰富,很多是平时都看不到的。”

植物那么多,周天来沉醉其中。看到罕见的,就拍下来,与《中国高等植物图鉴》、《广东植物志》等植物学书籍做比照,如果还是不能确定,就自费拿到华南植物园做鉴定。“有些植物与以往记载的有不同,产生了变异,但还不能确定是否属于新种,我都做了保存记录。”

在罗浮山的4000多种植物中,周天来有记录的已经达到3000多种。他还从中挑选了100种珍稀植物编辑成《罗浮山珍稀植物图鉴》,介绍植物的学名、中文名、地方名,还详细介绍了各种植物的药用价值和经济用途。此外,他还与志同道合的两名老师合作,出版《罗浮山植被图说》,共记载了罗浮山445种常见的植物,每一种植物都有与之对应的图片,叶子、花果等都有特写镜头。

“植物中六七成都有某种药用价值,这样计算,罗浮山的药用植物就不是一般认为的1000多种,而是有2000多种。”一位中科院院士的说法让周天来激动不已,他到罗浮山的劲头更足了,次数也更多了。最近五六年,他几乎每周都去罗浮山,看看他的植物“朋友”,做些保护状况的调查,如果遇到破坏情况,就会向主管部门报告。

行走在悬崖边,智斗蚊虫蛇

为了全方位地展示植物的特点,一种植物的照片要拍上几十张。为了拍到某种植物的花朵或果实,有时还要瞅准季节,多次探访。

山野中的探寻,并不容易,陡峭的地势、各种蛇虫都潜藏着危险。

有一年春末夏初,周天来为了拍摄一种名为大吴风草的植物,进入罗浮山深处。那个季节,青苔滋长,沿路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找到大吴风草之后,他在近距离拍摄时,突然脚下一滑——旁边是数十米高的悬崖。还有一次拍摄野生百合时,为了找到最好的角度,不顾别人劝阻到悬崖边拍摄。“别人不让拍,我也一定要拍,实地拍摄的照片是最真实的记录。”周天来说。

深山之中,不乏蛇虫。为了防止被蛇咬后无药可治,博罗县人民医院的一名副院长特意为周天来准备了一瓶季德胜蛇药,好在至今尚未用上。周天来强烈建议,进山的时候带根棍子,“俗话说‘打草惊蛇’,用棍子在前面探路,蛇感觉到了就会跑掉,如果人走到蛇旁边,蛇闻到人的气味可能就会进攻”。

和蛇相比,周天来更“怕”的是5月最多的山蚂蟥:牙签大小,藏在树叶里,闻到人的气味就掉落下来,在人身上吸血,而这一切可能都发生在不知不觉间。此外,山里的蚊子也让他心有余悸,“最讨厌一团一团过来,一抓就是十几只蚊子,被咬上一口,能痒半条命”。

除了山林中的自然因素外,更危险的是人——盗挖草药的不法分子。

2005年,就有这么一群外地人到罗浮山盗挖中草药,被正在辨识植物的周天来发现。对方不知周天来的身份,兴高采烈地讲述了他们采挖到金线兰、灵芝等名贵药材的“收获”。周天来警告他们“不要乱挖,如果下次再遇到就报警”,对方很快就溜走了。

据周天来介绍,罗浮山上属于国家规定的珍稀濒危植物至少有十多种,从金线兰、六角莲、铁皮石斛到土沉香。“现在时不时还有人去挖,希望罗浮山多注意保护。”他说。

建议建中草药园引导村民种植销售

眼下,有一名东莞市中医院的内科医生,正跟着他辨识罗浮山的千种植物。然而,这名学徒看到的罗浮山植物和周天来自己多年前看到的,已经有了不同。书带蕨、胎生狗脊,这些多年前可以经常看到的植物,最近几年已经很少看到。人流量大、保护意识不足,是周天来总结的破坏原因。

好在,周天来发现,最近几年村民的保护意识正在逐渐提升。不久之前,他来到于罗岭之北酥醪村,看到一名村民的房屋被拆了,询问之下才知道,这名村民为了发展“农家乐”增加收入,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盖了房子,被有关部门依法拆除了。令周天来惊讶的是,这名村民不仅没有因此气恼,反而夸赞政府对罗浮山的环境保护有力:“现在县里的保护力度大了,不然肯定到处都是乱砍、乱伐、乱建。”周天来不由感叹:保护环境也是得民心的好法子!

在周天来眼中,罗浮山中草药资源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一方面,很多植物的药用价值很高,但是村民很少用;另一方面,村民经常用的,比如用山大颜的根茎治疗妇科疾病,却没有在专业书籍上得到详细记载。他建议,博罗应该建立一个中草药园,集中保护、人工栽培。对于一些经济价值大的中草药,政府应该引导村民种植,并帮助村民找销路,让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互相促进。

记者了解到,罗浮山管委会正在筹建占地约3000平方米的罗浮山珍稀植物园,该园将重现“洞天药市”景观,重点保护和展示金线兰、铁皮石斛等罗浮山名贵药材,其中还包括投资500万元左右的金线兰培植基地。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