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慈恩庐

兴宁市有一个新陂镇,新陂镇有一个上长岭村。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上长岭村,为何这几年频频出现在报刊、网络和荧屏中?原来在上长岭村有一个休闲、吃住、游玩均可的乡村风情客栈———慈恩庐。随着中西合璧、美轮美奂的慈恩庐的声名远播,有关慈恩庐的坚强母亲和将军儿子的故事,也被人们广为传诵。

2014年3月28日,骤雨初歇的午后,我第二次慕名来到了慈恩庐。

依然是规模宏大的两层环形建筑首先扑入眼帘,依然是精巧的构造、精美的装饰扣人心弦。古树蓊郁,檐廊回环,我且放缓脚步,做一回思想的行者,采撷客家风骨,细品将军文化,追寻客家儿女坚韧不屈之精神。

“李洁之,家名清廉,广东兴宁县新陂镇上长岭村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李洁之3岁失怙,母亲朱氏在只有一亩四分地的条件下,担负起抚养5个年幼子女的重担。虽然生活非常艰苦,但在李洁之8岁时,母亲仍将其送入私塾就读。功成名就的李洁之应母亲的要求,于1933年在老家建了这座楼宇。为了感念母亲的恩德,李洁之将这座大楼命名为‘慈恩庐’。”徜徉,行走,观看,思索,满脑海尽是母慈子孝的故事传奇。“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的传说固然让人感佩,它们却是那么遥远,而这一发生在齐昌大地的“朱氏教子”的客家励志故事,就近在眼前,抑扬可感,更加让人荡气回肠。

红柱,青瓦,白墙,蓝窗,精致的设计,靓丽的色彩,不仅有着中华文明客家文化的喜庆奢华元素,还蕴含有欧洲文化舒适大气的特质,心里唯有惊叹。我更惊叹如此豪华的慈恩庐与周边朴素的客家村落竟是这样的和谐,以至于相映成趣。古朴的村落一点也没有影响慈恩庐的华美,反而衬托了慈恩庐的雍容高贵。正门两旁的木棉树,迎风怒放着朵朵灿烂橙红;庐前的半月形水塘池水凝碧,倒影着楼宇,与天光云影共徘徊。曾经的数米而炊、含辛茹苦的艰难日子,曾经的威震一方、铁马秋风的峥嵘岁月,如今都被岁月打磨为楼宇内外古木的气贯长虹,被时光沉淀为庐前月亮弯弯的清水涟漪。

这里又怎么还会有两口神奇的古井,让人惊疑?清澈甘甜的井水,取不尽,抽不完。这就是母慈子孝的最好见证么?这也是客家人自律自强精神源远流长的象征么?心若无爱,井水怎能显如此之甘甜?人若无格,井水又何以昭如此之清澈?这甘甜,可化却烦恼,润泽心灵;这清澈,又可洗去尘埃,净化灵魂。井在看不见的地下,却分明是一种深邃,一种高度,教人屏气凝神,高山仰止。

我来的时候,正是莺声清脆的草长三月,后花园的那棵古榕树,披一树初绽的新碧,鲜翠欲滴。榕树下的凉亭轩榭,布局随意又见匠心独运,给凝重奢华的慈恩庐添了几许清新闲适的味道。风从园外吹来,枝叶曼舞,叶间存藏的雨珠趁风而落,飘洒到脸上,一时感觉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承沐了绿叶的雨珠似的,惬意极了。这棵古榕,恰似黄山的迎客松,秀四季盎然绿意,邀来宾共舞人生;酿一坛慈恩美酒,约嘉友畅叙幽情。

慈恩庐远离了城市的喧嚣,静守一方安宁祥和。她的周围,是错落有致的村庄,乡村道路,阡陌行垄,骑行,漫步,你都可以,“蝴蝶双双入菜花,日长无客到田家”“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的诗意或许会不时地袭来,乡野清新的风环绕着你,你的心一定会成繁花纷飞的旷野。你要相信,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乡村风景是永远不变的。然后你要相信,走过岁月风雨的慈恩庐如今就是一个宁馨的港湾,可以安放你的凌乱心事或者某一场的雨雪风霜。

再次走进慈恩庐,奇特是我唯一的感受。这里,既有慈恩故事鼓舞人的意志、润养人的心灵,又有古榕树下的宽阔绿荫和庐外的乡村风光,可供人将一壶春茶,喝到无味,将一本闲书,读到无字,将一处山水,思到无我。

趁着这盛世华年,国泰民安,约上三、两好友,到这乡村风情客栈,捻一抹光阴,品客家佳酿,悦将军文化,慢塑一段清茗时光,如何?

编辑:麦慕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