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镌刻”传承人林春蓝
林春蓝一“阴阳镌刻”中国唯一传承人。“阴阳镌刻”是康熙年间兴起的一种宫廷绝活,该工艺是在一张薄如蝉翼的铜箔上雕刻凸起的文字,而背面不见凹痕。
林春蓝出生于桂林一个瑶族家庭,父亲是农民,母亲是一位很有灵气的祖传瑶医,在家乡为乡亲治病救人。林春蓝说,自己的性格更像他的母亲,与生俱来的是母亲身上的那种灵气和慈悲的情怀,为他走上民间工艺制作提供了良好的助缘。一次在广西出外摄影,林春蓝碰到一摔伤老者,林春蓝热心将老人送到医院救治并垫付药费。老人是宫廷绝活“阴阳镌刻”的传人,学识渊博,因了林春蓝的一念之善,收他为徒,倾囊相教,无心插柳却成全了一段影响他后半生的师徒情缘,才有了如今载入基尼斯记录的108米长“天下第一经卷”的出现。据了解,“阴阳镌刻”是乾隆年间,宫廷内府尚方御匠秘为典藏几乎失传的铭刻手法,老先生为了承传国艺,有意收徒,条件为一有善心,二有悟性。林春蓝没有辜负老先生的厚望,用一个基尼斯纪录和基尼斯纪录最佳项目奖回报了恩师。
用“心”镌刻,林春蓝花6年的时间完成了108米长的天下第一经卷,这种工艺重点在于“心定”与“形神相依”。林春蓝说,如今不少年轻人太浮躁了,但是静定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定后生智慧的世界,如果愿意把自己放空,才能进入一种定境。在这个境界中,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是什么都知道,因为心静到一定程度,也是心细到一定程度,任何细微的变化,都能感受到。如果谁总是觉得自己太粗心,那可以先培养自己的定性,因为定性与细心相辅相成,无论在工作或生活中,都让人受益,因为心细,会观察到外部世界的变化,也能细微地照顾到周边人的情绪,而不会以我为中心,那样的话容易坏事,也是因为心太粗了。
7年前,林春蓝由于工作原因定居广州,他在广州完成108米长的“第一经卷”的镌刻工作。4年时间,一经问世,在广州引起轰动。林春蓝坦言,如果没有在广州,没有像广州这样重视民间工艺并尊重民间艺人的土壤,自己的作品要得到世人的认可,还真不容易。但是广州就是包容,只要你有料,很多人愿意帮助你,且媒体采访也很认真,看重艺术本身,不在乎制作者的草根出身,这让刚到广州的林春蓝倍感温馨。即使广州这个城市很繁荣,但是她的包容背后,就是一颗善心的存在。
编辑:涂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