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氏族历史文化遗产澄海“出世”

澄海虽建县历史不长,但在“海滨邹鲁”潮州名城历朝历代影响下,人文荟萃。单陈氏人物就有陈高飞的“一门三进士”,陈复平、陈正运父子的“一门二乡贤”,陈元勋的“一门三代一进士五举人”,“一门忠烈”陈景通一家等。这些人物,昭昭业绩都离不开爱国、爱族、爱家,为实现民族的远大理想,对祖国一片忠贞的思想境界。因历史原因,祖祠有关史料、先贤名迹受毁坏摧残。澄海沟下池陈氏祖祠被拆除、改建,原堂号匾额、冠联未能幸存。

二十年来,沟下池陈氏祖祠理事会重视对祖祠历史文化遗产的抢救,先后发现抢救一批祖祠历史文化实物,略述如下。

“世德堂”匾额的发现。各地在修复祖祠中,都要挂上堂号匾额,但因受到“极左思想”的影响,部分祖祠都被拆毁。东湖蔡氏“世德堂”与沟下池陈氏“世德堂”的匾额都未能幸存。上世纪80年代,东湖蔡氏族人向祖祠理事会通告一线索,“世德堂”匾额澄城供销部门作仓库奠地放置物资之用。通过向供销部门沟通,“世德堂”匾额领回祖祠。匾额落款“总督两广军务兼理粮、巡抚广东地方兵部尚书兼都督院右命御史吏部尚、门人商周祚顿首拜赠”。

“世德堂”冠首联对的发现。“世德堂”冠首联原件在“扫四旧”时被毁。上世纪90年代在民间一本《联对总集》中第十八页发现收录有此联:世受国恩九重丹诏荣三代,德传祖训亿禩簪缨萃一门。

这副对联用先祖的显贵事迹为内容撰写,针对性强,是一对颂祖先传祖训的特色佳联。现复原重刻挂于祖祠门旁。

石刻三处的发现。澄城石刻“将军第”位于沟下池陈氏“世德堂”照壁后,今中山路肯德基后“半只麒麟土地伯宫”附近。同治9年(1870),清廷封赐参将有功的陈尚发“将军第”而建。文革时用贝灰盖上,已清洗现原貌。陈尚发“将军第”因御倭抗法有功,为清廷封赐而建,是陈尚发有功的历史见证。陈尚发少时习武,与胞兄宗柏一同投军于黑旗军首领名将刘永福部下。胞兄宗柏因生活水土不适而退。宗柏为适应潮汕人在东南亚及北方商贸活动和批汇的需要,在汕头埠开设“汇安银庄”并发展至在营口设立银庄分号,对沟通南北经济及商贸起了一定的作用。尚发随军入越抗法,一把关刀威慑红毛,屡立战功,卒于1902年,享寿55岁。任所追赠从二品衔,所有封赐之官诰、朝服、战甲、关刀、宝剑、仪仗及白玉如意等均随柩回澄,置放陈设于“将军第”内(关刀重120斤,曾陈列于十四世祖叔扬祖祠内,即上世纪末市税务局办公楼旧址)。其灵柩安葬于上华岛门,后迁葬于上坑天池侧之鸡笼山,墓文书:大鹏协镇陈宗陶公之墓。

潮阳莲花峰为景区内二峰一山的主峰,由一堆数丈高的花岗岩瓣状巨石群抱而成。峰正面有宋文天祥题刻的“莲花峰”石刻。光绪18年壬辰(1892)10月某天,刘永福到海门视察游览,见到一批石刻,同行的黄义德参将便说:“刘大人善书‘虎’字,应在此题下一‘虎’字。”同行同声赞成此议,“虎”字的由来就在于此。石刻135×122平方厘米,落款是光绪壬辰孟冬刘永福书(今尚存)。事过九年之后,自号练江使者的澄海人陈尚发游览于此,见到首领刘永福的“虎”字,感慨地说:“有‘虎’岂能无‘龙’”,便在西侧的100×50平方厘米的石上书上“龙”字,上款光绪甲丑孟夏之月,下款练江使者陈尚发书(上下款“文革”时被红卫兵铲去,仅存“龙”字)。后来刘海粟大师来此游览,观此二字,有所感触,挥毫题下了“云龙风虎”四个大字,风云际会,给“龙虎双厢”景点注入了新的活力。

2011年,在澄海区埔美燕祖祠巷13号水沟墘发现一墓碑,长宽是90×48公分,碑文分五行直书:清考花翎大鹏协镇副将宗陶陈公墓,妣钟氏、吴氏、蔡氏三夫人。

幸存的“一门忠烈”匾额。“一门忠烈”匾额是1951年党和政府为表彰陈景通一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为中国人民革命做出卓越贡献,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澄海县人民政府授予他一家这块匾额,挂于他家门额上。“文革”期间受冲击,幸好早有发觉而被取下藏起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名誉,“一门忠烈”也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一门忠烈”匾额经寻找回来后,征集陈列于城西革命陈列馆中。为缅怀先烈,发扬革命传统,拨乱反正后当地政府在冠山成山坡建起一座“一门忠烈”纪念亭,陈氏祖祠也成为革命旧址(现改建),又在城西树强学校办起“一门忠烈”革命陈列馆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向人民群众开放。

编辑:袁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