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府民俗——行花街、波罗诞、龙母诞、醒狮、出色

广府民俗保存了古代南越文化的一些特点,但也大量吸收了来自中原的文化,是汉文化与粤文化的融合变异的结果。由于岭南地区所处的地理位置,山川灵秀,海外风情熏染,远离中原,使得广府文化表现了一种大胆追求的精神和宽松自由的风格,民俗风貌亦偏于自然清新,总结起来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广府民俗丰富多彩,古老又年轻,保留了很多古老的风俗,北方没有了这里还有,但是又吸收了外面很多新鲜的风俗,所以既古老又年轻,一面食蛇、烹狗、焗禾花雀,又一面吃汉堡包、日本寿司、喝鸡尾酒;一面舞龙舞狮,一面又去迪斯科和唱K;一面供着关公财神,一面又操着电脑预测股市,等等。第二个特点是活泼明快,充满岭南水乡的浪漫情调。第三个特点是兼容的情怀和温顺的生活方式。广州人不大善于表露感情,每次广州举行选美比赛,参加的很多都不是广州人。广东人务实不讲究穿,穿的很随便,所以人们说广东人是“顾食不顾穿”。

从岁时节日风俗来看,广东地区民间节日甚多,按节令排,有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重阳、冬至等。另有一些时令风俗,如立春迎土牛、雨水补天穿、惊蛰打小人之类。此外还有一些民间诞会,按时间顺序排列,正月人日、生菜会、白衣观音诞、玉皇大帝诞;二月有文昌诞、土地诞、波罗诞;三月有疍民“买力”日、北帝诞、何仙姑诞、天后诞;四月鱼花节、金花诞;五月有龙母诞、关帝诞;六月鲁班先师诞;七月白云诞;八月日娘诞;九月观音诞等;十月盘古王母诞等;十一月洗夫人诞、下元诞;十二月腊八诞、紫姑神诞……

而从民间游艺风俗来看,广府民俗也有着非常别具一格的游艺种类和特色。佛山的舞狮已经随着黄飞鸿而蜚声海内外,其实广东的舞龙更是花样繁多。据粗略统计,全国龙舞共76种,其中广东就占了32种,而且大部分集中在广府地区,如新会的纱龙、中山的醉龙、紫来的金龙、西关的草龙、东海的人龙等。

行花街

广州有句谚语:“行过花街先过年”。广州地处亚热带,长夏暖冬,一年四季草水常绿、花卉常开,很早就享有“花城”的美誉,广州人种花、爱花、赏花和赠花的习俗由来已久。西汉时期,陆贾出使南越国时,就发现岭南人爱种花、插花、戴花,屋前屋后,厅堂房内也都摆满了花,便赞誉这里都是“彩缕穿花”的人。唐代诗人张籍曾赋诗描绘广州的冬天“海花蛮草连冬有,行处无家不满园”(《送侯判官赴广州从军》)。清代中叶,广州就已形成了国内首创、闻名海内外的“迎春花市”了,在市中心的藩署前(今广州市北京路财厅前)一带形成花市,数里长街,吐艳争芳,人潮涌涌。

广东花市历经岁月沉浮,至今仍散发出盎然的新意和生机,不变的是广州人对花的挚爱和对春天的礼赞。每年快到过年的时候,行花街逛花市便成了不少广州人生活中的重要节目。珠三角、粤东、粤西、粤北各地均设有大大小小的花市,花街数十里,几百万人同游花市,热闹非凡。家中办年货,如果没有盆栽的金橘和花,是不叫过年的。

“年卅晚,行花街,迎春花放满街排,朵朵红花鲜,朵朵黄花大,千朵万朵睇唔哂。阿妈笑,阿爸喜,人欢花靓乐开怀……”这首广州童谣形象地唱出了广州家家户户逛除夕花市的盛况。吃完团年饭,内地人的节目恐怕基本上都是全家人聚在一起观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广州人则举家游花街,人们置身于欢乐的花花世界中,赏花、品花、买花,在花街中徜徉漫游,享受着一年一度与群芳同在的美好时光。难怪不少外地人舍弃了合家欢聚的机会,留在广州过年;许多人专程千里赶来,也都想一睹广州花街的芳容。

但从来都与春节和春天联系在一起的花市也曾经历过冬天,“文革”时期,广东花市成了“四旧”被破除了,“来年花更好”的美丽期待被人们深深地埋在心底。1973年,邓小平复出,广州花市也重见天日。这一年春节前夕,董必武南下广州,触景生情,以诗抒怀:“除夕在羊城,重临盛会新。四时花似锦,万众面皆春。锣鼓喧霄汉,云霞出海滨。南邻庆胜利,举酒送瘟神。”(《一九七三年春节羊城重开花市》)

随着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广东花市迎来了新的生机,将南粤大地妆点得更加漂亮迷人。广州有一个区叫“芳村”,区内有一条街叫“花地”,芳村以花闻世,至今仍是全国闻名遐迩的花卉产区和全国著名的花卉集散地。如今各地花市上花的种类也不断增多,“大吉大利”的金桔、“花开富贵”的水仙、寓意“一树桃花满庭春”的桃花、“发财树”、“福星花”、“鸿运当头”、绿牡丹、“蓝色妖姬”玫瑰……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波罗诞

相传每年农历二月十三日为南海神诞日。这一天,除了官员来致祭外,周围四面八方的乡亲都会簇拥而来,祈神祷福每,从而形成了南海神庙的庙会,俗称“波罗诞”。此习俗历千余年而不绝,如今“波罗诞”成为广东民间的一个传统节日。

第六届“波罗诞”开幕

南海神庙庙会被称为“波罗诞”,传说与唐代来自印度波罗国的贡使达奚司空有关。当年,他乘海船到中国朝贡。到广州时,他登拜谒南海神,并在庙内种下了两颗波罗树。他十分喜欢南海神庙中的精致,以至于忘记了开船时间,船上的人先开船走了。他长久地站立大海边,远望来时路,立化在海边。后来,人们为了感谢达奚司空带来的波罗树,就在南海神庙立起了他的塑像以纪念,因此民间又有“番鬼望波罗”之说。从此以后,南海神庙被称为波罗庙,南海神诞也被称为波罗诞,甚至连庙附近的扶胥江也被称为波罗江。

如今每年庙头村民都用硬纸糊上泥,粘上色彩缤纷的鸡毛,做成“波罗鸡”在波罗诞期间出售。这是因为达奚司空立化时,人们听见有鸡叫,才循声找到达奚司空,于是便认为那只鸡就是“神鸡”。以后,“神鸡”的故事便越传越远,成为一个反映中国与世界人民友好往来的美好的古老民间传说。相传每年卖出的10万只波罗鸡中,有一只鸡会啼,谁买到它,南海神将会赐福给买主。这是传说使得人们争相购买“波罗鸡”,成为波罗诞中的又一幅绚丽风俗画。

波罗诞与南海神崇拜有着直接的关系。南海神作为海神,至迟从隋代就流行于珠江三角洲地区。广州南海神庙建于隋代,历史最长,阳历二月初十至十三为波罗诞,三角洲各地参拜者甚多,旧有“第一娶老婆,第二游波罗”之谚。

龙母诞

广州俗语云:“正月生菜会,五月龙母诞”,是广府民间一年中最为热闹的两个诞会之一。龙母崇拜起初流行于西江流域,大小龙母庙遍布,1949年前数以千计,其中高要、肇庆、顺德、广州、广西梧州、藤县和港、澳等较为集中,仅德庆县内就有300多座,又以德庆悦城龙母祖庙最为著名。

龙母,是我国民间传说中的神女,姓温。她有预知人间祸福的本领,精通各种医述,经常救死扶伤,义务为乡里百姓服务。传说一天,温氏在西江边洗衣时偶拾到一大卵,孵出五只小动物,能为温氏捕鱼。长大后五物竟变成头角峥嵘、身皆鳞甲的五条真龙。温氏让他们施云播雨,保境安民。人们便称温氏为龙母。后来龙母仙逝,五龙悲痛欲绝,化作五秀才,将龙母营葬。后人感于五龙的孝心,就此建庙,名曰“孝通庙”,这就是后来龙母庙的前身。

自此之后,各地三江水口建龙母庙随之兴起,到龙母庙朝拜之香客络绎不绝。龙母降生的日子,以农历五月初八为正日。每到这天,各地善男信女人山人海地到龙母庙参拜。解放前,在西江航行的船只,渡轮,在龙母诞期,其船航行至龙母庙的地址,不分日夜,必在龙母庙之三里地水面前鸣笛或打锣,烧香点烛,遥向庙宇致敬,至航行抵面前河面,即停泊下来,让客上岸入庙参拜,本船也派出专人一同前往献香奉烛。另外还有龙母“升仙”的日子,以八月十五为正日,同样受到重视。

龙母崇拜根源于中国人对龙的图腾崇拜。龙母在人们心目中是一个能为民造福、给善良人民带来好运的神奇人物,是西江流域的人文始祖。后来西江流域的百姓为生计到东南沿海和东南亚谋生,世世代代仍念念不忘龙母的恩泽,建龙母庙加以祭祀。龙母文化随之广为流传,其影响以今两广边界的梧州、肇庆等地域为主,并扩大到珠江三角洲区域。广东德庆的龙母祖庙、广西梧州的龙母太庙和广西藤县的龙母庙等,每天都吸引着来自海内外的大批朝拜者。

德庆悦城龙母祖庙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坐落在广东省德庆县悦城镇三江汇流处,是海内外龙的传人寻根问祖、四海朝宗、祈福观光的旅游圣地。龙母祖庙始建于秦汉时期,距今有2000多年历史,重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与广州陈家祠、佛山祖庙并称为岭南古建筑的“三瑰宝”。

龙母祖庙最为值得称赞乃其精湛的建筑艺术,其建筑体系按水区特点设计:柱基特高,墙四周砌以水磨青砖,盖以琉璃瓦,殿内外地面,全以花岗石板铺设,每逢西江发大水淹过后,庙外街道往往淤泥及膝,而庙内稍作清扫便干净如故。自重建至今,历经洪水雷雨而墙不裂、地不陷、害虫不蛀、雷电不侵,堪称建筑史上一绝。其高超的防洪、防虫、防雷的建筑设计,令人叹为观止。

醒狮

舞狮是我国优秀的民间艺术,每逢元宵佳节或集会庆典,民间都以狮舞助兴。舞狮有南北之分,南狮又叫醒狮,是地道的广东民间舞,现流传于广东、广西及各国华侨中间,广东醒狮较出名的有佛山、遂溪、广州等地。

北狮重形,造型酷似真狮;醒狮重意,主要是靠舞者的动作表现出威猛的狮子型态,严格来说,南狮的狮头不太像是狮子头,因为其头上是有角的,名为‘狮子”,实为一头不像狮子、不像犀牛、不像麒麟、不像虎豹的“四不像”,有人甚至认为南狮较为接近年兽。传闻以前醒狮头上的角会用铁做,以应付舞狮时经常出现的武斗。

不少人对广东醒狮的了解,是通过电影《黄飞鸿》。黄飞鸿原名黄锡祥,字达云,原籍南海西樵禄舟村,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生于佛山。他是岭南武术界的一代宗师,也是一位济世为怀、救死扶伤的名医。他的佛山无影脚在电影中被描绘得得神乎其神,确有不少夸张;但黄飞鸿善于舞狮,“广州狮王”的名头倒是不假。随着《黄飞鸿》的热播,广东醒狮早已走出了广东、走出了全国,成为一项国际知名的民间体育项目。

20世纪80年代以来,广东几乎每个乡镇都有自己的醒狮队,一年四季,开张庆典锣鼓声不断,逢年过节,狮队便上街采青、巡演。广东醒狮已成为全国知名的为广东特有的民间舞品牌。醒狮活动也广泛流传于海外华人社区,成为海外同胞认祖归宗的文化桥梁。

出色

在粤地民间,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民间游艺项目,由人们扮成戏剧人物载歌载舞,称为“出色”。广东府民间“色艺”项目繁多,以季度分为春色、秋色,以“出色”特点分为飘色、水色、火色、马色等等。

秋色又称秋色赛会、秋色提灯会,俗称秋色会景。其内容和形式,主要以反映农业丰收象征的农副鱼产品仿生工艺品和以假乱真的手工业制品的展示,以及以“扮故事”为主的各种文艺表演与民间娱乐节目,举行综合性的大规模巡游活动。

秋色是佛山独有的民间艺术展演活动。明代永乐年间(1403年—1424年),佛山手工业发达,造就了不少能工巧匠。每到秋收时节,佛山人就自发组织起来,利用农产品或手工业剩余材料,妙手加工成各种精美的工艺品,如台面、灯色、罗伞等;并通过巡游形式来展示,同时表演舞龙舞狮等助兴,让观众观赏品评。年复一年,技艺越来越高超,规模越来越大,到明正统十四年 (1449年)始定名为“秋色”,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秋色的表现形式:一是表演艺术,即扮演故事,车心、乐队、龙狮舞等;二是艺术品陈列观赏评比,如灯色、台面、担头、头牌、罗伞等手工艺品。清初有诗描绘了当时出秋色的情景:“柚灯如昼妒姮娥,丝竹沿街按节歌,纸马莲舟都入画,果然秋色比春多。”(《南海县志》)郭沫若曾赋诗称赞佛山秋色工艺品的巧夺天工,他说:“凭将秋色千张纸,夺取乾坤万象春;神似人灵神已废,而今百姓尽为神。”(此墨宝今藏于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

作为文化载体,佛山秋色曾先后到过许多国家和地区进行演出和展览。1991年,秋色艺人赴港参加第十三届“荃湾艺术节”,被誉为“岭南民族的一朵奇葩”。在香港九七回归祖国庆典中,由佛山制作、安装在九龙尖沙咀的彩龙灯色载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飘色是源于广州番禺沙湾镇的一种民间游艺。其特点是以一根特别的钢筋作“色梗”,使扮演故事的孩童凌空飘起,故名“飘色”。现湛江吴川一带也很流行。

飘色每板由2至3名儿童扮演,一般以四五岁左右为宜,也有七八岁的。他们分别化装成戏曲人物,配置在一个板台上,用“色梗”巧妙地支撑起来,组成一幅生动的画面。凌空撑起的叫“飘”,底下站立(或端坐)的叫“屏”。只造型亮相,并不歌舞。过去,游行时由人抬着,现多装置在人力车或机动车的板面上,徐徐行进,再配上八音锣鼓柜,吹吹打打,供人观赏。

传统飘色内容多取材于民间神话传说和戏曲,如 《哪吒闹海》、《穆桂英下山》、《嫦娥奔月》等。造型十分讲究神韵,要求奇妙、含蓄、艳丽,色梗要纤细、耐力,让观众难以发现支撑物,整个板面要稳固。这关键在“色梗”设计,首先要设法让它坚固地竖立在板面上,依傍孩童的身躯,并不露痕迹地藏匿在他们的衣饰之中。伸出体外的部分要巧妙地装饰为各种道具,如花篮、羽扇、刀枪等,使之成为整个画面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飘色艺术已有600多年历史,据说最初与迎神赛会有关,从抬神像出游到抬化妆的神童出游,继而发展为戏曲造型表演。因为最初儿童参加飘色表演是扮演“神”的角色,所以至今人们依然认为,儿童演过飘色之后,诸事幸运,所以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入选角色,甚至不惜重金,争取角色。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