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底色+移民——广府源流

广府人持粤方言,在广东三大民系中分布范围最广,是广东风俗文化的主要代表。珠江三角洲是粤方言分布的核心地带。广东使用粤语人数约在3800万左右,全世界使用粤语人数约7000万。

林语堂曾经在其名著《中国人》中如此写道:“在中国正南的广东,我们又遇到另一种中国人。他们充满了种族的活力,人人都是男子汉,吃饭、工作都是男子汉的风格。他们有事业心,无忧无虑,挥霍浪费,好斗,好冒险,国进取,脾气急躁,在表面的中国文化之下是吃蛇的土著居民的传统,这显然是中国古代南方粤人血统的强烈混合物。”作为一位文化学者,林语堂用富有文学性的语言,将广府人的性格和源流概括得相当到位。

广府人是三大民系中最先形成的,也最早受到近代西方先进文化思想的影响,因此最具开放性。广府人易于接受外来事物,敢于学习和借鉴西方文明。中国第一个留学生容闳、第一个工程师詹天佑、第一个飞行员冯如即为杰出代表。

广府人具有冒险、创新精神,在近代史上极具反抗性和斗争性,在推翻封建帝制、建立新中国的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当今改革开放的滚滚大潮中,广府人敢为天下先,使珠江三角洲地区经济迅速崛起,成为华南人才汇聚中心。

广府人具有务实精神,政治观念较弱,商品意识却很强,自古以来长盛不衰的海外贸易和对外文化交往,使广府人增长了见识,开阔了视野,培育了商品意识和价值观念,加之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广州成为具有二千年历史的商业城市和海外贸易港口。早在清中叶,以广府人为主干的“广东帮商人”就已驰名全国。

商品意识弥漫于广府人的日常生活中,使得人们过于注重经济上的利益关系,民系的内部凝聚力相对较弱。强烈的商品意识也带来了投机性的负面作用和较为浓厚的宿命观,如广府人开的商店中普遍可见供奉着财神——关公。

广府民系的开放务实,表现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对西方事物毫无顾忌的吸收、模仿与学习。如在饮食方面,广州是最早开创中西美点、西餐馆、咖啡馆的商业城市;在娱乐方面,西方的夜总会、歌厅,广府人都乐于尝试和投入,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迷恋粤剧和广东音乐;在生活习俗上,用花车接新娘,广府人可以认为是时髦和排场,但整个结婚的过程,却仍然一丝不苟地按传统的老规矩办。甚至外语,广府人也乐于吸收其中的词语来充实丰富粤语,久而久之,就是从未受过外语训练的普通民众,也会把这种融入了外语词汇的广州话,当作传统的广州话,说起来那么理直气壮。如好球,人们习惯说成 “好波”,衬衣说成“T恤”等等,就是英语ball、shirt等词的音译。

正如学者谭元亨指出的那样,南越人的原色,就是广府人的底色。但仅有越人的底色,也不能形成广府民系,这便离不开一批又一批迁徙而来的北方移民。在中国历史上,先后经历过四次较大规模的自北而南的移民。

第一次是在秦汉时期。秦时,秦始皇派50万大军南攻岭南。攻毕,50万大军留守岭南,后来又迁入居民50万,“与越杂处”,聚居于西江中游。秦亡后,赵佗建立南越国,定都番禺(今广东省广州市),在岭南“和辑百越”,提倡与越人通婚,推行中原地区先进的汉文化。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汉武帝派军攻打南越国,下广州城,此时西江中游的居民得以迁入珠三角。

第二次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每发生一次大的战乱,北方移民就不断迁到岭南。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和东晋时的“五胡乱华”,就是这种移民的催化剂。移民的大量涌入,促进了粤方言的逐步形成。据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记载:“五敛子,大如木瓜,黄色,皮肉软脆,味极酸,上有五棱,如刻出。南人呼棱为敛,故以为名。”五敛子即洋桃,今广州至阳江一带仍保持此种称谓,说明粤方言的一些词汇当时已经形成。

第三次是在唐宋时期。唐元和年间张九龄开通大庾岭后,极大地方便了岭南与北方的交通,北人入粤者日渐增多。宋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不安的王朝,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攻占北宋都城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中原大乱,宋室南迁,中原汉族随之大规模南迁。但是,金兵穷追不舍,迫使不少中原士民辗转南逃入粤,并在南雄珠玑巷安顿下来。
在战乱波及岭南以后,聚集在南雄珠玑巷的移民大规模地向珠江三角洲南迁。此时的南迁汉人与早期移民融合成为广府人,而这也是广府人都认珠玑巷作为祖地的缘故。珠江三角洲由于泥沙淤积,河岸成滩,河道变浅,沼泽地多,自然条件比南雄山区优越得多,从珠玑巷迁移到此的百姓围堤造田,安居乐业,使得珠江三角洲人口大增。唐代,珠江三角洲每平方公里有1.2户,到宋代时已有4.8户。唐宋时期,随着大量移民南迁,岭南地区少数进一步汉化,珠三角和西江地区成为汉人为主的居地。粤方言在此时日趋成熟,并定型下来,成为一种有别于中原汉语的方言。第四次是在元明时期。元末明初,由于战乱频仍,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再次掀起了南雄珠玑巷人南迁的移民潮,这些移民进一步充实了珠江三角洲,明朝因此新设立了顺德、三水、开平、恩平、新安、从化、高明、广宁等县。整个明代,珠江三角洲共筑堤围181条,总长度22.04万丈。与此同时,随着明初地方行政改“路”为“府”, “广府”才成为民系名城。

综观四次大规模的移民,在广府民系形成及发展的过程中,后面两次移民具有最为重要的意义。作为中转站的珠玑巷,地位陡然上升,成为广府民系梦萦魂牵的“祖地”,成为联系中原和岭南的地方,在移民史上具有突出的象征意义。因此,要认识广府民系,不得不提到珠玑巷。

编辑:mo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