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甫”的由来(广州市)

人好你话好,

不识花共草。

行到第一津,

完全冇晒甫。

这几句歌谣,过去在广州无论大人小孩都晓得唱。第一津——“冇谱”,此话是有来历的。

且说明朝末年,朱聿粤在广州建立小朝廷,自封"绍武帝"。清将尚可喜领兵南下,声势凶狠,想一口吞下广州城,但沿途都受到抗清民众的截击,特别是清兵开到广州市郊龙眼洞时,死伤惨重。因那时龙眼洞一带,周围都是簕竹林,真是天然屏障,当地民众得其地利, 又加上同仇敌何人人奋勇,在第竹林里,乱箭射击,真是来一个死一个,来十个死五双,清 兵冲锋几次,只落得满地尸骸。

尚可喜勃然大怒,派出敢死队,带着桐油、干柴、干草,冒死冲到簕竹林边,放火烧竹 林,不知又付出几多人命,才换来一片火海。

清兵来到大北门时,又遭到迎头痛击。几经艰险,损兵折将,才攻陷了广州。尚可喜为 此气得生虾般跳,誓要血洗广州,以解心头之恨。

当晚,他对一位叫黄湘的师爷说:"明天一早,传我军令杀人十八铺路!"

黄湘听罢,暗暗大惊失色:这还了得?一铺路等于十里,十八铺就是一百八十里,不知几多人要死在屠刀之下呀!

黄湘虽然在清军中做官,但他见尚可喜如此残暴,暗地摇头叹息,但军令又不能不传, 怎么办?黄湘在营中,急得像热锅蚂蚁,腾来腾去。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广州话"铺"与"甫"字音是相通的,我何不以“甫”代“铺”,或许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苍天啊!我力所能及的,也就这样了!

于是他马上叫来几个心腹士兵,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接着,就一起带上锯、锤、钉、 笔、墨等工具,秘密出了营门,再找来一些木板,连夜赶制了十几块木牌,写着"第一甫"、"第二甫"……一直写到"十八甫"。从六脉渠的支流"第一津"起,就算是"第一甫",横过一 条街,又钉上"第二甫"木牌,过得十丈八丈,又钉"第三甫",转个弯,又钉"第四甫"。于是, 以"甫"作为小街道的地段名,而不是计里程的"铺",杀的人也就少得多了。

当钉到"第九甫"时,发现这条街很直很长,如果明天杀到这里时,会令人怀疑,为什么 别的"甫"这么短,而"第九甫"这么长呢?聪明的士兵当机立断,以六脉渠为界,分为"上九甫"和"下九甫"。就是现在的上九路和下九路。

经过一夜的奔波,终于,十八个"甫"的木牌钉完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一到天明,黄湘传下"杀人王"的军令"杀人十八甫",并且指挥清兵从天后庙过第一津一直杀去。只见清兵手执明晃晃的利刀,逢人举刀,刀起头落,刀锋过后血淋淋。人命如草芥,百姓们呼兄唤弟,哭爹叫娘之声惨不忍闻……一直杀到"十八甫"才封刀。

其余地方的百姓,闻得清兵屠城,吓得魂飞魄散,很多人仓仓惶惶跑到六脉渠的暗渠里躲避。啊!怎知天不造美,下了一场大雨,山洪爆发,六脉渠水陡涨,在渠内避难的百姓无法走避,不知淹死了多少人。这就是羊城史上"杀人十八甫,填尸六脉渠"的惨案。

 

编辑:s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