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节简介 新闻报道 演出排期 舞台追光 视频集锦 广东美术展 艺术名家 艺术感言 图片集锦 文化网主站
    作品赏析  
评广东话剧院儿童剧《小鸡要飞》
  时间: 2008-11-11 来源: 广东文化网  
 

  “今天的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好哄的了”。这是儿童剧作家们普遍认为的一个问题。当今的孩子成人化、个性化、时尚化,他们有着独特的审美眼光和欣赏情趣,这样,就给儿童剧作家和从事儿童工作的艺术家以及演出制作、媒体推介的工作者带来全新的考验,这些“大孩子”们将会际遇着全新的创作意识和审美观念的挑战,面临着如何向孩子们“调味”和包装的抉择。那么,今天的儿童剧作家和儿童艺术家应该怎样向孩子们做出“拿手好戏”呢?如何调动孩子们的审美热情和审美情趣呢?

  近日,在中山市文化中心大剧场观看了由著名编剧家周芙尔编剧、广东省文化厅出品、广东省话剧院儿童剧团演出的童话剧《小鸡要飞》,好象对上述的思虑有了一定的解读。剧作家和艺术家给了我们一个亮点:努力激活了孩子们的审美情趣。

  《小》剧讲述的是一个童话故事:凤凰王国要为王子举行婚礼,向远房亲戚鸡的家族发出邀请,邀请鸡亲戚派人参加婚礼。这一邀请,使居住在人间的鸡犯难了,因为,凤凰王国的家远在天上,怎么去?正在鸡的旅长无计可施之时,一个名叫奔奔的小鸡请缨参加婚礼,并提出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在二十天内跟老鹰学会飞的本领。跟老鹰学飞的还有小母鸡倩倩、小公鸡旺旺。全剧就此展开——三只小鸡能找到老鹰吗?能学会飞翔吗?作者要告诉小观众一个既有寓意又富有哲理的话题:孩子心灵的飞翔比真的会飞重要。

  儿童剧的特质就是写“孩子的成长”,写孩子心灵的飞翔,写孩子思想的飞翔。《小》剧在这方面作了积极的努力。

  一、作者不拘泥于生活的真实,大胆运用了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相结合,采用浪漫主义的艺术手法,借助小鸡去演绎思想的飞翔,把不会飞的小鸡作为中心事件和主题思想的载体,把小鸡赋予“飞”的功能,朴实地哲射出“思想飞翔”的哲学道理。小鸡是不会飞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作者却用了这样一个“人物”,在这里,作者是富有想法的。无非是:一是让作品放射出哲学的光芒;二是挑起孩子们的好奇心,使作品更符合童心童趣。这个想法是有助于儿童剧的创作和审美要求的。这个“鸡”的运用,会带给孩子们无穷的联想空间:小鸡(奔奔)怎么会想学飞呢?小鸡真的会飞吗?再联想下去:公鸡会飞,母鸡也会飞吗?

  再联想下去:小鸡真的会飞,能飞多长时间?能飞多远?等等。这些一个一个的联想,都会撩拨起孩子们“寻根问底”的童心。作者在编剧技巧上,善于选择“可塑性”的人物,善于留出戏剧空间,让小鸡在小观众心目中产生“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艺术效果。当然,小鸡的戏剧符号的使用,还值得商榷,这是另一个问题。其它青一色的拟人化的“动物大家族”的运用,也是激活童心的重要因素,同样也是一个亮点。因为,童话王国是吸引孩子们的天地,喜欢童话是孩子们的天性,童话的剧本创作永远是儿童剧作家创作的母题。

  二、《小》剧在二度创作方面,由于剧作家留出了“戏剧空间”,让导演和演员有了很大的用武之地。广东省话剧院儿童剧团的编导在这方面作了大胆的设想,借着“动物大家族”大做文章,根据人物(动物)的特性,塑造出形神兼备的人物,使众多角色栩栩如生而又活灵活现。如三只小鸡表演鲜活,手舞足蹈,动态十足,经常运用抬足扬手的舞蹈动作,看上去就是一副会飞的感觉,动作设计十分到位;如狐狸四姐妹,表演得夭艳招展,风情万种,媚相十足,再加上穿戴上透明的轻纱和露脐的着装,副于挑逗的表演,活脱脱地塑造出了狐狸精那种妊荡、娇媚、狡赖、奸诈的嘴脸;又如两只黄鼠狼,一精一灵,一迟一钝,表演得活灵活现。他们既是剧中人物,又是“互动”的牵线搭桥的主持,出戏、入戏近距离接触观众,周旋在观众与舞台之间。两只黄鼠狼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一对既可狠又可爱的小动物。

  《小》剧的二度创作,编导始终把握着作品的时尚性和可观性,以时尚为手段,以“激活”为目的吸引小观众,所塑造出的角色,从外到内都颇具人物个性和时尚特点:金黄色头套上顶着鲜红鸡冠的小鸡;穿着高靴满嘴白胡子的族长;藏着一条大尾巴和戴着一对墨镜的黄鼠狼:披着轻纱穿着露脐装的狐狸女郎。这此人物的造型设计,都体现了二度创作的时尚性和可观性,十分符合今天儿童的审美要求和审美情趣。

  三、《小》剧的另一个亮点就是,作者从创作开始就把观众考虑进去,即是“互动”的设计。其实,完成一部戏剧作品,从真正意义来讲,是从创作(剧本)、二度创作、观众三度创作共同完成的。《小》剧的编剧很聪明很时尚,让观众也参与创作。这种聪明,不仅仅是参与创作的问题,而且是激活观众审美情趣的手段。近年,“互动”在公众场合泛滥,什么都套上“互动”,真正意义上的“互动”并不多,《小》剧有几处恰到好处地运用了“互动”的形式,是有机的结合的,是剧情发展的需要,是观众期待呼应的体现。《小》剧的演出,每当到了互动的环节,剧场就轰动起来,尤其是小观众,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亲身感受戏剧情景,认认真真当一回演员。这个时候,剧场一片哗声四起,笑声阵阵,场内场外,台上台下都溶入了戏剧的情景——共同参与创作,共同参与演出。在戏剧元素里,融进这种互动形式,非常符合儿童的审美特点和审美情趣。《小》剧有几个互动的环节,颇有“激活”份量的:当黄鼠狼大黄和小黄提着“八宝袋”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观众马上把视线集中到了它们身上,自己身不由己地进入了角色,当鼠狼进一步向小观众鼓动地说:我这里有好多好多礼品哦——奥林匹克的英文怎么说?“公鸡”的英文怎么说?“母鸡”的英文怎么说?——此时此刻,剧场沸腾了!所有人都进入了“互动”环节和戏剧情景。又如:当三只小鸡犹豫不决地是否救羊大叔或者赶路的时候,向小观众提问:小朋友,我们是救羊大叔还是赶路呀?这是,小朋友的情绪马上就来了:一部分说救羊大叔,一部分说赶路。人人都参与到剧情中去,人人都是演员。更深层地说,这不仅仅是互动的需要,还有是考验小朋友的参与胆识和是非判断能力的意义。这是真正的互动。通过互动的环节,孩子们的审美情趣得到充分的激发,胆识、知识、能力都尽在显示之中。

  四、《小鸡要飞》,从题目去解读,不免有摸不着来意之感,但是,这恰好是戏剧因素之要求。是一个颇具戏剧意见的题目——小鸡要飞?小鸡能飞吗?这一连串的问号,很快便会把观众带到戏里去。《小鸡要飞》,作者是运用寓意深刻和哲理性很强的立意去创作的。正如该剧的导演贾译所说:这部戏将成为孩子成长道路上记忆中的“童话”,在他们幼小的心灵深处,会深深的埋藏着这出戏给他们思想上飞翔的愉悦。在成长的道路上会时刻领会“飞翔”的真谛。又如剧中人族长所说:“孩子们,我们长着翅膀却不能飞翔,所以飞翔就成了我们的理想,可是孩子们,为什么一定要飞上天呢?只要你心中有理想、有抱负、有目标、有志向,做对社会有益的事,你就会高高飞翔!我们的孩子,就让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在大地上吧!”这就是作者心灵意识的外化——在《小》剧中所赋予的主题思想。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何尝不会遇到过种种不如意的事情呢?只要你换另一种角度去对待,或者寻求另一种解脱的办法,不如人意的事情就会冰消瓦解——小鸡就会“飞”起来!

  《小》剧的另一个可贵之处就是:自责自愧。当三只小鸡学飞不成回到鸡家族的时候,心情非常内疚,象做错了事一样惭愧,觉得对不起家族里的各位,想“偷偷摸摸地上,悄悄地溜回到自己的家”,这种心灵深处的描写,又一次证明作者要把善良和美德带给孩子们,让孩子们也学会“惭愧”,激活孩子们对真善美的追求。“惭愧”,对于我们当今的孩子多么重要呀!我们不是正在要求孩子们要学会感恩吗,会惭愧,会感恩的都是美德。

  《小》剧里还有一个值得我们成人学习的地方,就是:当三只小鸡惭愧地“低着头”来到族长面前,等待族长发落的时候,可是却出人意料的是,族长说:“欢迎你们学飞成功归来!”。学飞本来是失败了,怎回是成功呢?这里,族长大度的胸怀和看问题的哲学观点,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对于孩子们的失败,不要过于苛求地看表面,谅解、理解、宽容是我们成人教育下一代的气度和美德。剧中的这两个情节的安排,体现了作者娴熟的戏剧布局技巧和立意高深的思想境界。

  《小鸡要飞》并不是一部尽善尽美的作品,塑造的人物还有慨念化的感觉,借用小鸡去反映“我要飞”这个主题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前段时间,我们在北京门头沟的改稿会上,北京专家也曾经提出过这样的意见,并提出选择一些有理想、有抱负就能实现的事件。有一次和儿童团的朱景芳、许伟雄(正、副团长)谈到这个戏时,都有一个问号:明知小鸡是不能飞的,族长还让它们去学飞的本领,是族长有意让它们去锻炼?还是族长有意让它们寻求另一种收获?又或者族长让它们得到某种的惩罚?剧本里未有充分的交代。现在看来,小鸡学飞有徒劳无功之嫌。小鸡要飞这个中心事件起不到牵动全剧的作用,只不过是“逢山开路逢水架桥”地完成了学飞(前)的全过程而已。故事结构和人物安排简单化,二者尚欠有机的联系,还要密针线,减头绪。剧情的发展决少层层推进的戏剧效果。然而,瑕不掩瑜,作为一部原创作品,作者的思想深度和艺术追求是十分明显和十分可贵的,是广东近年来儿童剧创作的又一新收获。(作者:罗欣荣)

 
编辑:  
 
新闻报道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奖名单
· 广东艺术节 13天内让4万观众品尝艺术大餐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昨在友谊剧院落下帷幕
· 民族音乐会《响宴》传统中演绎民乐多样性
· 民族音乐会《风华粤韵》经典名曲焕发新神韵
作品赏析
· 《还官记》:以古喻今说“官迷”
· 时尚舞剧——阿婆老头也时尚
· 评广东话剧院儿童剧《小鸡要飞》
· 似梦非梦的《梦红楼》
· “先睹为快”的《石榴花》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3-2008 gdwh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6098600号
版权所有:广东省文化艺术信息中心 [网络实名]: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