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节简介 新闻报道 演出排期 舞台追光 视频集锦 广东美术展 艺术名家 艺术感言 图片集锦 文化网主站
    艺术感言  
粤剧,想说爱你不容易——与粤剧名人谈粤剧的发展
  时间: 2008-11-11 来源: 广东文化网  
 

  题记 说起粤剧,粤剧迷们总是如数家珍般地说起《搜书院》、《昭君出塞》、《山乡风云》,告诉你粤剧名家罗家宝、马师曾、红线女演出的点点滴滴。 但是,作为广东传统文化的象征,粤剧有过辉煌的历史,现在也面临着观众和市场萎缩、后继人才匮乏的尴尬处境。粤剧目前的观众,尤其是都市观众急剧减少。曾有人做过统计,在广州市,粤剧的铁杆戏迷只有两三千人。

  在今天,粤剧作为广东传统文化的象征,如何走出低谷、走向振兴之路,这些问题也一直是粤剧界和广东文化艺术界思考的重点。值此广东省第十届艺术节即将召开之际,我们汇集了粤剧界的老中青三代名家,共同探讨粤剧的现状与发展,希望籍此能为粤剧的振兴找出一剂良方。

  粤剧现状:市场不愁创作堪忧

  粤剧作为岭南文化的一种艺术传达方式,作为粤族同人乡音互通、情性互达的一条纽带,我们不仅能在广东省内的祭祀、庆典、宗族堂会、集市庙会上看到它的狂欢,而且在异国他乡,喜欢粤剧的人们也习惯用这种吹拉弹唱的艺术方式来宣泄自己的乡音乡情,寄寓自己对本土文化的依恋。从这个意义上说,粤剧所具有的这一文化优势与文化特征,是别的剧种所没有或无法企及的。它既是古老的艺术,又是现实中民族情感的归栖地,这种交融性,无疑是粤剧在海外经久不衰、在广大粤语乡镇依然红火具有恒久生命力的根系所在。

  虽然粤剧在省内、海外分外“吃香”,但要让粤剧“红”遍全国,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粤剧近些年少有在全国叫得响的精品出炉。这也是制约粤剧发展的最大瓶颈。在粤剧发展的辉煌年代,《搜书院》、《关汉卿》、《山乡风云》等一批经典剧目一直为戏曲爱好者津津乐道,优秀的编剧队伍繁荣了粤剧的发展。以前的粤剧名家,每一位都有自己家喻户晓的代表作。近些年,虽然也有不少剧目在全国获得了一定影响:如《伦文叙传奇》、《睿王与庄妃》、《土缘》、《花月影》、《中英街传奇》、《牌坊村》、《驼哥的旗》等。但实事求是地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剧目能够超过《关汉卿》、《搜书院》和《山乡风云》这三个戏。都说一个戏救活一个剧种,像《十五贯》之于昆剧、《朝阳沟》之于豫剧、《宰相刘罗锅》之于京剧,我们谁能说出之于粤剧的类似剧目来呢?回答是失望的。其实,并不是粤剧界没这个实力。关键在于粤剧界过于陶醉于粤剧“繁荣”的市场,以为市场的繁荣就能说明创作的繁荣。殊不知,这仅仅是一种“非艺术性的繁荣”。当我们静下心来,反思粤剧的创作,就会发现其实它离真正的繁荣路还远着呢!粤剧人不能“今朝有酒今朝醉”,肆意挥霍自己的资源。

  虽然现在是一个市场繁荣但又鲜见深刻的作品的年代,是一个艺术多元多但又少见经典的作品的年代,是一个人才、才人、新人、泛名家辈出但又缺乏巨匠的年代,但粤剧人应该深知:深刻、经典、巨匠才是粤剧史乃至整个戏剧史最必需的。粤剧剧作质量的提高与粤剧剧种的真正中兴繁盛,需要真正深刻的经典之作,需要真正的粤剧巨匠。粤剧名人红线女在《回忆马师曾的艺术创作》时写道:“每次我都站在上场门看舞台上的演出。我感到马老师演戏确实是投入了真情实感,因而具有非常感人的艺术魅力。他的表演手法是写实的,但又融入了恰当的粤剧表现程式,其人物的表演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但动作、语言又体现出舞台艺术的特色,而不是自然主义地摹仿生活。马老师演过的出色的戏和角色,不胜枚举。演出和自编自导过400多出戏的粤剧艺术家马师曾,为岭南文化,为粤剧艺术留下一份丰厚的文化遗产,他千人千面的将写实表现与粤剧表演程式融为一体,堪称粤剧艺术大师!1955年马师曾回到新中国,不到10年的时间,在粤舞台和电影银幕上演出了《搜书院》和《关汉卿》两个经典剧目。马老师这种为了追求艺术更高境界而自我挑战的精神和勇气,使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当今的粤剧界,有谁能像马老前辈一样达到此种效果呢?造成这种局面除了粤剧名伶因为时代的浮躁而无法潜心“习艺”之外,缺乏为其量身定做的剧本也是其因之一。

  剧本乃一剧之本,无好的剧本,二度创作也就失去了根基,自然也就出不了像《山乡风云》、《伦文叙传奇》这样在全国既叫得响又能拿奖的作品。而没有好的剧本,自然也就出不了全国叫得响的粤剧明星。可是,好剧本从何而来呢? 广东粤剧院院长丁凡认为:“粤剧精品近10年出得少,主要是因为象莫汝城这样的老一辈编剧家退休了,年轻的编剧跟不上。当粤剧编剧,不仅需要韵律、古典文学、音乐、方言等功底,还需要能沉得下去,静心创作。这在当今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已属非常不易,更何况粤剧在以前对年轻编剧的培养方面做得很不够,所以就造成新老编剧的脱节的局面,因而也就影响了粤剧剧目的创作。”由于让年青编剧独立完成一部作品,并且一写就能演,一演就能好,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广东粤剧院青年团的彭庆华建议:“粤剧界应该借鉴其他艺术门类的编剧方式,分编剧、监制、总监制。剧院自己先立项、构思,然后找题材,想故事,最后将编剧组合在一起写,这样也许写出来的东西会好些。”其实,这种方式,深圳粤剧团就尝试过,并取得成功。《驼哥的旗》就是通过向全国“借脑”实施“强强联合”打造出来的粤剧原创精品:《驼哥的旗》的编剧之一刘云程是黄梅戏的一级编剧;总导演余笑予是湖北省京剧团的一级导演;导演胡明克是川剧的一级导演。这样的精英组合,把一个《驼哥的旗》打造成了让观众看了笑声掌声不断、专家内行看了赞叹不已的戏剧精品。当然,“借脑”需要资金作后台。可以说,艺术是用钱堆出来的。这也是此文后面所说的需要政府作为的一方面。

  粤剧改革:不能承受的观念之痛

  众所周知,粤剧艺术水准的下滑、观众的衰减、市场的萎缩均源自它的陈旧与老化:剧目老化、演绎方式老化、观念老化、观众老化、市场经营方式老化……一言以蔽之,就是粤剧的内容及形式都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所以,广州粤剧团团长倪惠英在2003年接受信息时报采访时说过:粤剧要吸引观众,改革是唯一出路。“改革还有机会,不改革连机会都没有”。那么,粤剧该从哪些方面着手改革呢?

  剧作家陈京松认为:“粤剧要进行改革,在创作方面,必须两条腿走路:一是应有原汁原味的保留剧目;一是应大胆改革,尝试具有探索性的剧目,即有新的观念,新的题材,应冒冒险。”在演出方面,要在传统基础上再创意以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如在舞台表现形式方面,要勇于改正过时手法充分利用高科技来进行种种新的尝试;在开拓观众方面,要跟上先进的国际市场观念。总之,要让观众觉得看粤剧演出,花出的是钱,换回来的是审美、娱乐的精神享受,是非常值得的。首部打着“都市粤剧”旗号的时尚唯美粤剧《花月影》在2006年突破500万元票房就是这方面尝试的最好实证。这也就印证了广东粤剧院丁凡院长的说法:“粤剧的观众倒不愁,因为只要有好的剧目就有好的市场。戏曲观众要吸引年青观众,关键要在时代感、节奏、包装和剧本等方面跟上时代的步伐,创作出更适合年青观众观看的剧目。年青观众不可能有时间走进剧场来看3-4小时的戏。所以,根据他们的时间,必须要求剧本精练、紧凑,把时间控制在3个小时之内。粤剧在唱的方面重复的东西太多了,只要在这些方面做些修改,粤剧就会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受年青观众的欢迎。”

  但有改革,就有代价:至少需要时间、精力与金钱三方面的投入。这也就是这么多年来才有一部《花月影》,并且自出台至今饱受各方争议的原因。由于政府投入少,粤剧界不但很少花时间和精力去尝试一些探索性的东西,甚至在近年的粤剧演出舞台上,呈现的主要是新编历史剧,传统剧目和新创作的现代戏都比较少。为什么?因为传统剧目的观众少,而现代戏的创作需要很长的周期。为了市场,为了生存,只有一月排一戏。因为演员要是不演出,就无演出补贴,生活就会陷入窘境。俗话说,慢工出细活。没有耐心的打磨,创作出来的东西质量就会很差,呈现在舞台上的粤剧给人的感觉仅仅姓“粤”而不是“剧”,因为它没有戏剧冲突或戏剧冲突不成立。歌舞演故事,故事不好,观众只能看歌舞,看“角”。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除了政府作了“甩手掌柜”在经济上投入不多外,最重要的是由于粤剧在粤港澳乃至海外的粤语地区占有绝对的市场,不愁没有“饭”吃,因此,它满足于现状,在观念上远远落后于其他剧种,少有与外省剧种竞争、争夺市场的想法。要改变这种局面,要改变观念,要从粤剧自身做起,既要弘扬传统历史剧目之精粹,又需要融入新时期城市和农村文化建设的各方面元素,多创作一些为广大观众喜闻乐见、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剧目。既立足现实,又着眼未来,才是古老粤剧的出路。

  粤剧未来:商品还是精品?

  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利益导向仿佛成了人们竞相追逐的方向。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的粤剧演出票价贵得似乎脱离了观众的接受程度。粤剧编剧莫汝城说:“在马师曾、红线女时代,马、红联合演出的票价是1.5元,马、红个人演出的票价是1.2元。而现在粤剧演出的基本票价是150元左右,可以说是比马、红时代贵了100倍,更不用说200多元、300多元占主导的票价了。但我们的工资是否涨了100倍?有多少人能看得起这么贵的演出呢?”他呼吁:“粤剧演出的票价应符合广大群众的生活水平。”而在演出方看来,由于运输、化妆、场租等演出成本日益增加,加之现行体制问题(需负担离退休人员的工资、养老医疗保险),比较而言,票价并不算贵。当然,由于站的立场不同,观点也会截然不同,这是可以理解的。

  怎样才能解决这一矛盾呢?叶世雄在其文《粤剧改革的矛盾》中提到了香港的做法也许值得我们借鉴:粤剧能在香港延续,是因为成本低,而维持低成本的窍门在于运用戏曲“以人为本”的特色,布景、道具、戏服、音乐、剧本等等大量循环再用,观众为欣赏老倌的演出某剧目购票入场,舞台装置不是太差劲,也会默然接受。但亦因要依靠低成本运作才能找到生存的空间,很少剧团愿意投资演出新戏,更遑论需要大量金钱的粤剧改革。所以,近年演出的“改良粤剧”,包括“实验粤剧”、“戏曲音乐剧”等,都是受资助下进行,而这些剧目很少会在新光戏院作商业性演出。这就是说:戏曲艺术不能完全作为企业来经营管理。少数代表戏曲剧种最高表演水平的剧团,要打造精品,提升剧种的活力,就需要得到政府的资助。

  李渔说:戏曲是“作与读书之人与不读书之人同看,又与不读书之妇人与小儿同看”的。粤剧要作为商品跻身于文化市场的热闹行列,面对高手如林的姐妹文艺形式,就得认真地审视自己,认识自己。粤剧要发展,就必须以崭新的思想内容和独特的艺术形式来面对观众求新(意)求深(度)求真(实)的审美需求,保持与其同步;就必须要懂得跟随时代潮流来提高并开拓自身潜存的大众个性。只有这样。才能在商品市场的搏击中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同时,“艺术的起源就是艺术家为了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传达给别人,在心中重新唤起这种感情,并用某种外在的标志把他表现出来”( 列•托尔斯泰,《艺术论》),对于粤剧而言,要打造出经典之作,既需要锐气和热情,又需要方法与智识。只有二者兼顾,才能打造出既有激情的艺术感觉又有高超的艺术技巧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佳作。但愿,粤剧在作为商品出售的时候,依旧可以保持其作为精品的艺术性的一面。

 
编辑:  
 
新闻报道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奖名单
· 广东艺术节 13天内让4万观众品尝艺术大餐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昨在友谊剧院落下帷幕
· 民族音乐会《响宴》传统中演绎民乐多样性
· 民族音乐会《风华粤韵》经典名曲焕发新神韵
作品赏析
· 《还官记》:以古喻今说“官迷”
· 时尚舞剧——阿婆老头也时尚
· 评广东话剧院儿童剧《小鸡要飞》
· 似梦非梦的《梦红楼》
· “先睹为快”的《石榴花》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3-2008 gdwh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6098600号
版权所有:广东省文化艺术信息中心 [网络实名]: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