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节简介 新闻报道 演出排期 舞台追光 视频集锦 广东美术展 艺术名家 艺术感言 图片集锦 文化网主站
    艺术感言  
专访粤剧《三家巷》编剧胡应明
  时间: 2008-11-11 来源: 广东文化网  
 
   易红霞(下简称易):胡老师您好!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访谈!我们知道,作为湖北省艺术研究所的所长,您不仅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剧作家和晚会撰稿人,也是一位艺术的评论家、研究者和管理者。您曾经创作和策划了曲剧《刘秀还乡》、花鼓戏《原野情仇》、京剧《曾侯乙》、舞蹈诗剧《家住长江边》以及第八届中国艺术节的开闭幕式晚会,它们先后获得过文华奖、文华大奖、文华创作奖、五个一工程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优秀剧本奖和中国艺术节特别奖等一系列国家大奖。大型粤剧《三家巷》的演出,又一次把您推到了舞台的聚光灯下。作为一个编剧,您有什么成功的创作秘诀?或者说您的经历对您的创作有何帮助?

  胡应明(下简称胡):你客气了,说不上什么秘诀。我的人生经历颇为曲折,但是我的艺术经历却比较简单、顺利。或许是因为我长期兼做艺术研究、评论工作,深知艺术的深浅及审美体验的高端性,所以我一直很低调。我的作品并不多,数得出的也就那么几部。我并不把得奖看得很重,这些奖项充其量不过是某一方面的评价结果,事实上我更看重作品本身所能具有的艺术魅力、人性深度以及带给观众的审美愉悦。我更高兴的是,自九月份以来,我创作的四部戏先后在全国不同的舞台上演,评剧《帘卷西风》(中国评剧节获优秀剧目奖)、京剧《曾侯乙》(参加中国京剧节)、花鼓青春剧《生命童话》(湖北地方戏剧节编剧一等奖),再就是这部正紧锣密鼓排练的《三家巷》……

  易:恭喜您,胡老师。一个作者,能够有这么多作品在全国各地的舞台同时上演,真是莫大的幸福!说到《三家巷》,欧阳山的原著是中国现代文学名著,曾经在五、六十年代风靡全国,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也曾被多次搬上电影银幕和电视屏幕,区桃、周炳、陈文婷等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时代不同了,今天的年轻人对《三家巷》知之不多。请您谈谈您对原著的认识,曾经的记忆和现在的复读,有何不同的感受?

  胡:说到小说《三家巷》,不独是我,我想只要是当年读过这部小说的人,都会说好!欧阳山先生真了不起,(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湖北老乡老前辈,而是因为他竟然能在那个特殊的“极左”年代,把少男少女的爱情写得那样美、那样“小资”,当然这些一度成为作品的“罪名”。殊不知,这些曾经获罪的“人性”东西包括青春的咏叹,曾唤起过多少少年人的遐想、梦想和理想!我当时就对“三家巷”心驰神往、梦绕魂牵!我相信,“三家巷”是那一年代青春心灵中为数不多的一块温暖的地方,是广州的一个象征,一个文化地标,以及整整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当然,现在重读“经典”,由于文化语境的深刻变化和时代的飞速发展,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简单说,重读的感受当然没有当年好,好的地方依然存在,但缺憾的地方也一一毕现,如以“阶级划线”以“阶级写人”等等,我想,这决不是作家的功力不够,而是那一特殊年代的历史局限与扭曲使然。我想告诫我自己的是,可别站着说话腰不疼。因此,当广州方面请我拿出改编提纲时,我写下的居然是《三家巷》的阅读札记以及将其改编成戏剧的可能性思考。

  易:您的这种思考非常重要,它不仅体现了您对原著的尊重、对工作的认真,而且体现了您对历史的责任感和对今天的使命感。它是您成功改编的基础。我想这也是您成功的秘诀之一吧!您刚才说到欧阳山是您的湖北老乡,说来也巧,欧阳山从一个湖北人,扎根广州,成了广州著名的作家;现在您作为一个湖北人,来到广州,改编了《三家巷》;然后,又一个湖北人,倪惠英,来到广州并扎根广州,不仅成了著名的粤剧表演艺术家,而且成了《三家巷》的主演、区桃的扮演者。看来,湖北和广州真是很有缘份哪!能说说您对岭南文化、广州和粤剧的认识吗?

  胡:哈哈,“湖广”“湖广”嘛!其实,我来广州的次数不多,广州留给我的印象是朦胧的有距离的,唯其朦胧便容易给人以“统觉”,而距离又会产生美。在我心目中,岭南文化、广州、粤剧是三位一体的。大致的感觉,广州是一座美丽而现代的城市,又是一座光荣的开风气之先的城市,也是一座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恰切地说她还是一座移民城市,早自秦汉就开始的四次大移民,使岭南文化古今荟萃、南北交汇、中外融合,具有了一种包容开放的大气度,同时也赋予了广州人勤勉、进取、虔敬、乐观的文化性格。这种气质与性格,当然也会渗到粤剧的艺术表达中去。在此之前,我并不太懂粤剧,但我喜欢广东音乐,喜欢粤语歌曲,而我这个外地人所喜欢的,都包容在粤剧里面了,因而粤剧也当是包容的开放的。

  易:《三家巷》是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文化局历时三年、精心打造的一部重点作品。广州市为这部作品耗费了无数心血,在您之前,也经历了很多曲折,很多人为她洒下了辛勤的汗水。由于原著是长篇小说,影响很大,又曾被多次搬上电影银幕和电视屏幕,改编的难度很大。加上这次又是作为主旋律、重点作品、政府行为,您又是外地人、粤剧……等等,可谓难上加难。接此重任,您有何感想?如何面对?还有,我们从您的剧本里,看到很多广州的民风民俗、民歌民谣,您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胡:作为编剧,首先要面对的如何将小说话语系统转换为戏曲表现系统,亦即要将叙述转换为行动。诸多影视作品也据此作过一些有效的转换,但诚如你言,该小说是宏篇巨制,是“宏大叙事”且影响深远,改编起来难度的确很大。作为粤剧的改编者,我知道这无疑是一次历险,注定要经历一系列难关。比如,如何在保持其宏大的史诗风格基础上找准一个小的切口,并能使戏剧冲突迅速展开;如何在庞杂的人物群像中抽象出简约而又具戏剧爆发力的人物关系来;如何让一群奔突于时代困局中的青春生命,既承载起那个时代的历史命运,又能体现出浓郁的岭南文化特质以及他们自己的个性特征和生命情调;还有就是如何超越原著“阶级论”的局限,提炼出更具普世价值和历史穿透力的有意味的主题来,让青春、生命、爱情这些永恒性的东西最终归落到“青春寻路”的合理性、个体性、选择性哪怕是盲目性上来,亦即我们所看重的主题的具体性上来;当然,还有一个如何将其戏曲化、粤剧化的难度。这一点我要特别感谢导演张曼君、粤剧表演艺术家倪惠英以及粤剧的移植者章耀明先生,还有那些热心的网友们,我所化用的许多的广州民歌、民谣、民俗都是从网上搜索而来的。正是在这点上,我看到了广州朋友对本土文化的热爱与珍视!这正是文化的幸事和希望之所在……正因为此,岭南文化之根才生长出今天蔚成大观的广州现代文明!这也算是我的一个重要感想吧。

  易:作为一个广州的文化艺术工作者,我非常感谢您对广州、对岭南文化和粤剧的这一片深情。无论如何,经历本次改编,您还是有不少甘苦吧?

  胡:“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既然选择了创作包括这次改编的苦差事,或者说苦乐互渗的差事,你就得认真的做下去。因而我不想多说改编上的甘苦。我想说的一点是,当我研读原著、翻阅资料、面壁数月而久未动笔之时,广州市文化局分管创作的继青副局长问我“改得怎么样了”。我知道他着急,只能苦笑作答:“还未动笔,苦于没戏。”继青副局长愣了一下,旋即说出惊人之语:“啊?能觉得没戏,那就是有戏了!”我不知道他的这句充满机锋智巧的“禅语”是怎么冒出来的,反正,这句话让我听着很快乐。接下来一个月,居然很顺畅很快乐的写下来了。作者们就是这样,孩童般的率性与天真!一句话,一个眼神,一种理解,就会给你一种快乐,让你有如神助。当然,还有广州所有懂行而又敬业的文化官员,谢谢你们的理解!这次合作,尽管艰辛,但还是让我真的觉得很快乐。

  易:您的改编很成功,主题鲜明,结构清晰,情节生动,人物鲜活。剧本饱含青春的梦幻和理想的激情,诗意盎然。尤其是,您的改编克服了原著的时代局限,既不回避那个特定年代残酷的革命斗争,又从文化和人性的角度,立足于歌颂纯朴的民风民俗和年轻人的青春、理想和激情,这是超越时代的永恒主题。能总结一下您这个改编本的特点吗?

  胡:我觉得特点应当留给观众去感受去评说。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以上我所说的那几个“如何”的难点,解决好了就是特点,亦即将情感性、史诗性、民俗性、青春性等元素浑整为一种“风格化”的艺术表达时,特点也就自然显现了。

  易:您如何看待粤剧《三家巷》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胡:我想,作为艺术作品,其核心价值应当是审美价值,其它价值,涵容其间,在审美品格的引导下共同发挥作用。因此,我一直期待着张曼君导演精妙的舞台创造,我相信在她的统领下,表演、音乐、舞美、灯光、服装等部门高度契合,会达致一种浑然一体的艺术呈现。今天,《三家巷》的成功首演,已经让我们看到曙光初现。若真如此,粤剧《三家巷》就会在粤剧的创新之旅上留下新的时代足迹;就会复活历史、烛照当下、传承文化、激扬青春;就会光大那张欧阳山先生早就打造好而在历史的烟尘中褪了色的广州历史文化名片!当然,还有一个很个人化的现实意义,那就是让我这个外地人“情系三家巷”了!我希望我能成为“三家巷”人,成为广州的一个“编外市民”。 哈哈,见笑了!

  易:哈哈,您现在就可以是,只要您愿意!最后一个问题:您对该剧有何期待?

  胡:但愿该剧能成为一部真正有亲和力的粤剧艺术品,一个能唤起当代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的历史感受乃至温暖感受的作品。期待它能在中国戏曲舞台上,充分展现出粤剧的独特风采;在海外戏剧舞台上,展示出中国戏曲的艺术魅力!

  易:凭着现在的基础,一定会的。再次感谢您接受我的访谈,感谢您为广州市奉献了一部这么优秀的作品,感谢您这个外地人“情系三家巷”!

 
编辑:  
 
新闻报道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获奖名单
· 广东艺术节 13天内让4万观众品尝艺术大餐
· 第十届广东省艺术节昨在友谊剧院落下帷幕
· 民族音乐会《响宴》传统中演绎民乐多样性
· 民族音乐会《风华粤韵》经典名曲焕发新神韵
作品赏析
· 《还官记》:以古喻今说“官迷”
· 时尚舞剧——阿婆老头也时尚
· 评广东话剧院儿童剧《小鸡要飞》
· 似梦非梦的《梦红楼》
· “先睹为快”的《石榴花》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3-2008 gdwh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6098600号
版权所有:广东省文化艺术信息中心 [网络实名]:广东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