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锡铭,立志成为爱迪生式的发明家
  出生于东莞桥头的光学、激光专家邓锡铭,这个用光照亮人生和世界的光学界骄子,系中科院院士、光学和激光专家。曾担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高功率激光物理国家实验室主任。曾主持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氦氖气体激光器,独立提出激光器Q开关原理,发明了“列阵透镜”,提出了“光流体模型”。被誉为中国近、现代科学史上的开拓者之一。


  书香门第的启蒙之光

  桥头镇

  邓锡铭出生在广东东莞桥头镇邓屋村,在与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同期留学美国密歇根大学士木工程专业的父亲邓盛仪的教育下,邓锡铭从小就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和执着的探究精神。大概是科学研究对邓锡铭的天然吸引,他从小遇事总爱问个为什么,有一次爸爸从香港给妹妹买回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娃娃,邓锡铭一下就被吸引住了,然而吸引邓锡铭的却不是这个洋娃娃的精致可爱,而是因为这个洋娃娃非常奇特,只要一按开关,它就会说话。

  邓锡铭百思不得其解。为探寻其中奧妙,他趁父母外出时,偷偷从妹妹房间拿走洋娃娃,关上房门,将洋娃娃拆卸开来,查看究竟。

  小小的邓锡铭会拆却不会装,母亲回来看到洋娃娃弄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原本精致的面孔、小裙子、精巧机关散落一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得直哆嗦。儿子如此暴殄天物,令人气愤,等爸爸回来一定得好好收拾他!可出乎意料,父亲邓盛仪回来并没责罚儿子,而是将他拉到身旁,用深情而宽慰的眼神注视着儿子,然后摸摸他的头,微微一笑,事情就算过去了。

  这个细节深深镌刻在邓锡铭的脑海中,事后他回忆道:假如父亲邓盛仪当时回来暴跳如雷,揪住自己,劈头盖脸一顿暴打,极有可能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

  轻松宽容的家庭教育,不仅让邓锡铭的身心健康成长,也给他的科学天赋有了充分发挥的空间。在小学和中学阶段,对邓锡铭影响最大的是《少年爱迪生》和《伟人爱迪生》这两部电影。只上过三个月学的爱迪生,一生有一千多项发明,特别是电灯、电话造福了整个世界,所以他立志要做一个爱迪生式的发明家。

  从初中开始,邓锡铭就开始自己搞一些小发明、小创造。从自动打水的滑轮、门控开关、简易电饭煲,到报时装置,各种各样零零碎碎却创意十足的发明创造,点亮了邓锡铭长达一生的科研之路。


  知识文化的加速之光

  作为特优生的邓锡铭,在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打下了扎实的文化基础。学生时代的邓锡铭,可不是一个只会死读书的木讷书呆子,他能文能武,尤其喜欢体育运动,打球、跑步、登山、游泳都是强项。来自游泳之乡东莞的邓锡铭对游泳自然最是得心应手,他经常横渡水深浪急,江面宽阔的珠江白鹅潭。

  这样阳光英俊又有十八般武艺傍身的翩翩白衣少年,自然在校园内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在母校影影绰绰的墨绿树荫下,邓锡铭与同学梁绮梅之间产生了含蓄朦胧的好感。常说学生早恋会影响成绩,荒废学业,但是这句话在邓锡铭和梁绮梅身上却有了例外。邓锡铭和梁绮梅两人并没有过早沉溺于儿女情长,而是将这份纯洁朦胧的感情深埋心底,把爱慕之情转换为努力学习的动力。终于在1949年,邓锡铭以优异成绩考取北京大学物理系,而梁绮梅也以高分考上了大连大学医学院,两人互致祝贺的时侯,这才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辗转跋涉2300余公里,来到国家首都北京城学习的邓锡铭,心中激动不已,北京大学物理系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曾在这里工作过的两院院士就有120多位。细数我国的23名“两弹一星”功臣,其中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校友就有足足12位,占总人数一半有余。在北京大学这一片知识文化的沃土上,邓锡铭如鱼得水,知识水平和专业能力,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一腔热血,心怀报国之志的邓锡铭,第一时间申请加入志愿军行列,出于当时中央对知识分子的重视和珍惜,规定在校大学生暂不参加志愿军,作为国家人才,还需要在其他地方发挥更大的作用。

  怀着一颗真挚无比爱国之心的邓锡铭,没有忘记自己为国效力的初衷,他将此份真情藏于心底。时间飞逝,1952年,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的邓锡铭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从那一刻起,他以自己的学识为燃料,以自己的生命为长度,将他的一生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祖国的激光事业。


  漫漫长夜中的希望之光

  从温暖如春的岭南,一路跋涉到冰天雪地的东北,急剧变化的不仅是气候,还有简陋不堪的科研环境和严重匮乏的人力物力。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大学生,邓锡铭与他的团队在艰难困苦的客观条件下,用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攻克了无数的技术难关,在1961年9月,研制出的我国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在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厂成功输出了激光。这个结果顿时使全国一片沸腾,在激光这样的“高精尖”项目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使我们国家的激光科研事业在短时间内与世界保持了同步。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

  刚过而立之年的邓锡铭,展现出的令人震惊的科研能力不仅如此,他凭借领先的专业优势,提出了高功率激光Q开关原理,并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提供了重要的科研基础,上级于是决定:为原子弹研制设计光学测速仪的重大任务由邓锡铭牵头完成。

  激光在国防科技上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科学泰斗钱学森亲自参观了邓锡铭团队制造的红宝石激光器之后,指名让邓锡铭来参与重要的课题研究。钱学森提出国防三道防线:导弹反导弹、超级大炮散靶、强激光。临行前,钱老语重心长地叮嘱邓锡铭:“对于未来的激光炮,现在要有个设想,所以我专程到展览馆看了你们的红宝石激光器。”

  邓锡铭把钱老的话铭记在心,一刻也不敢懈怠。1964年之后,邓锡铭转战上海,组建全球第一个专门从事激光技术研究的机构——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随后又与著名核物理学家王淦昌进行合作,开展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激光核聚变研究。

  时光一转二十余载,20世纪80年代,我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邓锡铭对著名的“863”计划的推出发挥了重大作用。1986年,张爱萍将军亲自为激光12号装置题写了“神光”二字。次年“神光-I”装置通过国家鉴定,取得了多项国际一流水平的物理成果,获得多个奖项;1994年5月,“神光-Ⅱ”装置立项,工程正式启动,规模比“神光-I”装置扩大了4倍。

  (百度百科)“神光一Ⅱ”


  这是一道照亮天空的神光,一般人无法想像它的能量有多大,在十亿分之一秒的瞬间,发射的光功率不亚于全世界电网发电功率的总和。该装置的成功运行标志着我国已成为在高功率领域中具有综合研制能力的少数国家之一。

  淳朴无闻的延续之光

  虽是游子,但邓锡铭一直心系故乡。1995年6月,邓锡铭在东莞市科学技术博物馆向全市党员干部、科技工作者作了一场生动的科技报告,活动结束赶回桥头走访,协助引进人才,指导桥头创办科技型企业。谁也不知道,这一次竟成永别!

  由于工作繁忙,操劳过度,邓锡铭积劳成疾。1997年12月20日,在咬牙写下了20多页的报告书交给课题组,并叮嘱他们务必做好研究之后,邓老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67岁。

  中国科学院对邓锡铭院士给予了极高的评价:邓锡铭院士的逝世,是中国科学界的重大损失,是超快速激光光谱学国家重点实验的重大损失,邓锡铭同志对中国科学界的贡献将载入共和国史册。

  广州银河公墓,安葬着不少各界名人,但在所有的墓碑中,一方深灰色的激光器造型的墓碑默然伫立。墓碑上没有赞美之词,没有华美图片,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如同邓锡铭为祖国奉献的一生,沉默安静,却在宇宙无尽的黑夜中爆发着最耀眼的光亮。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