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际文化交往中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指出“今天,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都离不开文化所激发的精神力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承载着建设国际一流湾区、世界级城市群的重任,同样离不开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支撑。粤港澳大湾区不仅是一个经济和产业合作的阵地,还是中华文化传承、发展,走向世界的前沿。因此,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必须兴人文、强文化,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文化交往中心,打造文化繁荣发展的共同家园。

中华民族复兴大业需要迎接文化中心的回归。纵观世界文明史,全球文化中心的迁移是一个伴随着经济中心转移和大国崛起而不断西渐的过程。农业文明时期,孕育出发达农耕文化的我国是全球最重要的文化策源地和文化活动场,7世纪到9世纪的长安是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东方大都市和世界文化中心,之后的汴梁、临安、北京等均是当时全球首屈一指的文化明珠。然而在大航海时代、文艺复兴尤其是工业革命之后,世界文化中心开始西移,欧洲文化地位不断提升。到19世纪,巴黎和伦敦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世界文化中心。但在美国崛起为世界第一强国之后,世界文化中心继续西移,美国文化日渐强势,到20世纪中期之后,纽约成长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世界文化中心,硅谷、好莱坞成为现代科技文化和娱乐文化的代表。进入21世纪,伴随着太平洋西岸地区经济兴起,东方文化的世界影响力逐渐回升,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迎来了大机遇。如何重塑中华文化的全球影响力是篇大文章,粤港澳大湾区是这篇文章的篇头。

国际一流湾区建设需要塑造世界级文化中心。综观国际一流湾区,无一不是当今世界重要的文化中心。文化建设既为湾区建设提供了精神动力,也为湾区建设树立了传播高塔。如纽约大湾区依托联合国、百老汇、林肯艺术表演中心、大都会博物馆,以世界主义塑造自己的文化特质,到20世纪40年代已经开始赢得国际文化首府的声誉;旧金山大湾区依托嬉皮士文化、近代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以宽容亚文化塑造自己的文化特质,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创新创业文化中心;东京大湾区依托日本本土“万世一系”的传统思想和“脱亚入欧”的工业精神相结合,以工匠精神塑造自己的文化特质,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工业文化创新中心。正是鲜活的文化,赋予湾区人民强烈的湾区认同感和自豪感,支撑湾区成为引领全球经济发展和文化创新的重要空间载体。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国际一流湾区,也必须努力塑造属于自己的、具有全球标志性和区别度的文化特质,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文化交往中心。

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同根同源的湾区文化基因。移民文化、海洋文化、商贸文化是湾区文化的共同特征,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区别于内地其他地区文化的突出特征。由于地理因素,随着移民的增多和商路的开拓,粤港澳大湾区至少从汉代开始即与海外文化开始密切接触,一直是我国古代中西文化的融合之地,塑造了粤港澳大湾区人们开放、拼搏、务实,“敢为天下人先”的精神气质。以广府人为主干的“广帮商人”清中期就已驰名全国,“十三行”的繁盛让粤港澳大湾区很早就有了世界胸襟。郑观应的“商战”理论、康梁的维新思想、卓炯的商品经济思想是广东思想理论的三座高峰,是一脉相承的岭南文化脉搏,都在关键时候推动了中国经济社会的重大变革。粤港澳大湾区是半部中国近代史,整部改革开放史,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是全国流行和娱乐文化的起源地,迄今也是全国重要的开放和创新文化重镇,香港和澳门的存在也进一步强化了其世界文化属性,具有建设成为国际文化中心的历史条件和文化基础。

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粤港澳文化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文化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也是文化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具有其他华语地区难以比拟的文化多元景观,完全有能力打造成为文化资源要素的国际配置高地、文化新模式新业态的引领地、现代文化新气象的策源地、中外文化交流的枢纽地和中国道路海外传播的前沿地。因此,需要发挥大湾区东西方文明交流频繁的优势,充分利用侨乡、英语和葡语三大文化纽带,推进东西方文明交流互鉴,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窗口和枢纽以及“一带一路”文化先行的桥头堡,中华文化融入全球文明的生力军,让高度自信的文化自主意识洋溢在南粤大地,让粤港澳大湾区的东方文化明珠闪耀全球。

作者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执行院长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