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节庆文化的佛山符号

佛山的两大花市——松风路花市和文华路花市正在布置当中,从“年二十六”一直到“大年三十”晚上热热闹闹地“行花街”,是佛山人过年的风俗。花农们和竞得今年花市摊位的商贩们,也正忙着前往陈村等地采购应节的年桔花卉精品。此时的顺德陈村,金灿灿的年桔基本成熟,一抹抹金黄色正耐心等待新年的到来。金浪翻滚之间,是属于岭南地区的独特年味。

年桔花市、年宵陶艺,甚至木板年画、剪纸工艺、醒狮文化等,都迎来一年当中最繁忙的时候。这些围绕着春节等节庆文化的佛山符号,以浓浓的年味儿、够“姜”够“酷”的手工,实现文化与商业的高度契合,可以说,佛山人“玩”出了年宵产业的新高度。佛山正是这样一座会过节、爱过节、会狂欢的城市,更是一座以产业化姿态输出节庆文化的城市。

辐射跨越重洋佛山年宵行业年关最忙碌

当然不只是佛山人摩拳擦掌准备花市,临近年关,惠东县白花镇的陈家兄弟三人又商量一起租上三四辆货车到佛山陈村,采购年桔和应节花卉。从“年二十六”一直卖到“大年三十”,佛山年桔就这样在距离佛山300多公里外的小镇上,进入到该镇家家户户。得益于陈家兄弟每年年底来往于佛山与惠东之间,这种来自佛山原产地的年桔,成了白花镇人们过年必不可少的年宵贺岁品。

事实上,粤语中的“桔”与“吉”偕音,金桔则吉祥招财平安的寓意为人们所喜爱。结满金黄色果实的陈村年桔,为家家户户带来满满当当的年味,折射出岭南人心底淳朴至真的新年情愫。

忙碌的不只是花卉市场,走进张槎大沙工业区的一条巷子深处,大丰唐陶艺可谓“酒香不怕巷子深”。上午10点,一拨一拨的客人们来来往往,不论是生意人还是普通市民,来到这里都是为了选择年宵礼品。背靠五峰山,静谧的院子里,一排排的生肖陶艺正在加紧制作中,猪年年宵品特有的圆滚滚的线条,加上饱满的大丰唐标志性的红色单色釉,“家肥屋润”猪年新年的浓浓味道把人包裹起来。

这是佛山年宵品的一个重要门类——年宵陶艺。临近年底,佛山陶艺市场活跃度空前,数百个陶艺工作室、陶瓷商铺都迎来一年当中最忙碌的时候,为的是把那些蛰伏在年轮里的十二生肖,以艺术商品的形式推送到人们手中,以“中国版新年礼物”的形式增添年味、传递祝福。

同样,佛山剪纸、佛山彩灯、佛山醒狮都与新年等节日庆典有关。佛山民间艺术社刚刚装车了一批彩灯作品,这些彩灯将会漂洋过海,只要有华人的地方,都不会拒绝这些节日符号。而在传统意义上,佛山剪纸、彩灯的主要用途,就是各种祭祀、婚嫁、生日、祝寿以及各种岁时节令、庙会、佛诞等民间民俗活动。而醒狮贺岁,更是从明朝正统年间开始,就把民间娱乐喜庆与求吉求财的美好心愿凝结起来,在激昂的锣鼓声和爆竹声中,以醒狮来表达“锣鼓喧天辞旧岁,醒狮起舞迎丰年”的新年祈福。

继承过节传统佛山人玩出年宵产业新高度

佛山人有多爱过节、多会过节?在历史记载中,佛山人自己“造节日”狂欢的场景并不少见。乾隆十八年《佛山忠义乡志》记载:“灵应祠前,纪纲里口,行者如海,立者如山,柚灯纱笼,沿途交映,直尽三鼓乃罢。”这里所描述是佛山人为庆祝丰收、比拼技艺的盛会,就是“佛山秋色”。在秋季丰收之时,这个佛山人自创的狂欢节日,可以欣赏到车色、马色、飘色、地色、水色、灯色等六色之多,一边欣赏各种精湛的扎作技艺,一边享受节日般的欢乐。

如今,从新年的正月初一去祖庙拜北帝,正月十五、十六“行通济无闭翳”,三月三拜北帝,到每年11月初的秋色巡游,加上从2010年禅城区主办的系列“岭南年俗欢乐节”,延续至今的佛山民俗活动,几乎贯穿了一整年。

低调而扎实的手工业商业基因与过节狂欢的尽情释放,在佛山并行不悖。甚至可以大胆猜测,正是在这些节庆民俗的欢庆当中,佛山人更加领悟到了工业、文化与商业融会贯通的密码。

数据显示,作为年桔集中产地的陈村花卉世界,年产值超30亿元,占广东省花卉总产值的三分之一,成为国内外绿化植物、花卉产品的集散中心。而千年花乡陈村,据说占据了超过全国近八成的年桔市场,也因此成为佛山年宵产业的“老大哥”。

而国内年宵陶艺的概念,就是佛山人的“发明”。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年宵陶艺的消费链条已经从原来简单的礼品赠送功能,变成了涵盖订购、收藏、转卖等一连串的市场行为。年宵陶艺的市场范围也早已跳出岭南地区,北京、上海、香港、东南亚等地都是佛山年宵陶艺的集中消费区域。

要问陶艺年宵品的产值究竟有多大?整体数据可能很难统计,但是业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把握住了年宵陶艺市场,工作室基本可以“吃上一年”。

值得佛山市场关注的是,近两年,一些国际一线陶艺大品牌也开始转攻年宵市场,而国内其他的陶瓷产区,也开始涉足以生肖为主题的年宵品市场。不得不说,佛山的年宵产业大有引领风潮之机。

文化契合商业节庆商品击中现代人内心最深处

事实上,从现代人的视角对传统年宵文化进行现代化的改造,佛山年宵产业持续活跃的背后,深藏着传统走进现代生活、并且持续勃兴的密码。

虽然表面上来看,年宵陶艺、年宵花市、剪纸彩灯等都代表着节庆商业消费,但事实上,在商业化社会的发展中,人们一直秉承着对新年的美好祝愿,而佛山这些年宵产业输出的产品,无一不是击中了商业社会最敏感的神经。

以植根于传统农耕文明的十二生肖为例,它们是阳光雨露、山河大地、农田牲畜等传统经典生活图景,叠加在人们心中的印记,不断致敬祖先前辈的历史情结和农耕文化。而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十二生肖又在不断地被赋予更多新的涵义。

不仅是年宵陶艺,佛山的秋色、花卉、彩灯等,都是传统农业社会、农耕文明的典型符号,在商业社会极大繁荣的时代,这些产业实现了华丽转身,以不断求变的产业思维继续推动艺术与商品的融合,成为现代人持续追捧的目标。

佛山生肖陶艺即将进入一个轮回的节点上,佛山陶艺节已经开始集体探讨,下一个轮回的年宵陶艺究竟何去何从。“80后”青年陶艺家、石湾陶艺学会会长赵淋的判断是,不论时代如何变迁,十二生肖的文化基础与情感基础,已经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内心,但如何以好玩、有趣的方式,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造的表达,或许才是下一步的出路。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封伟民则呼吁,年宵产业其实大俗大雅,一个轮回之间,佛山年宵陶艺品牌已经走向全国,这是任何一个陶艺家个人能力所难以企及的,但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市场的大潮正在褪去,需要我们静下心来重新考虑下一个轮回怎么走。比如我们常说谁能够打动年轻人的心,谁就能够掌握市场,传统手工艺的方式如何适应现代性的解放,适应多元化的审美需求,思想与情感如何融入到年宵陶艺征服年青一代的心?这些问题解决好了,商业与祝福的主题,势必会达成最好的默契与平衡。

佛山年宵产业的活跃密码

不断求变以触动商业社会的敏感神经

天河正佳广场Hi百货正在筹备一场名为“民艺凿光”的佛山民间工艺展览。由佛山新合民间工艺美术研究社推动的这场特殊展览,通过现代艺术表现形式,对佛山民间艺术进行重新诠释和改造,以剪纸和灯色为代表的应节文化符号,鲜活丰满地回到现代人的视野,并与现代商业空间发生碰撞,为广州人和广州商业氛围增加浓浓年味。

与环境艺术的结合,是佛山节庆文化产业化一直以来的基本特征。以剪纸为例,早在1984年广州花园酒店兴建之时,这个当时中外合资的大型酒店的总设计师是香港人,也是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爱好者。在酒店的总体设计中,总设计师决定把剪纸作为酒店内部的主要装饰。

现在,花园酒店大堂正中间的一幅长22米、高6米的大型壁画《红楼梦》,就是佛山剪纸艺人的创作。作品以大观园为主要场景,以“金陵十二钗”的故事情节为衬色,把亭台楼阁花草树木,加上人物的结合,引发不小的轰动,这幅作品也开创了将剪纸艺术与现代大型公共建筑相结合的历史先河。

无独有偶,获得全国室内设计大展金奖、国际室内双年展金奖等设计大奖的广州长隆酒店,也有佛山陶艺家在设计中作出了突出贡献。陶艺家曾力曾鹏在2002年和2009年,先后创作广州长隆酒店一期和二期公共艺术工程。

“求新求变,注重与当代空间、家居环境的结合,佛山人通过艺术直觉的实践,找到了与市场相互契合的密码。这中间可能会有对市场的一定程度妥协,但佛山人能够不断强化收到市场热烈追捧的符号与风格,在自我个性与市场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石湾陶研究者纪文瑾点评说。而这也成为佛山年宵产业能够持续红红火火的重要原因。

不断谋变,从现代人的视角对传统年宵文化进行现代性的改造,成为佛山年宵产业持续活跃的密码。以大丰唐的年宵陶艺为例,从红气满身、朝气蓬勃的红牛,虎气冲天、威风八面的红虎,寓意宏图大业的红兔,到鸿程万里的龙飞陶舞,生肖蛇系的宏舍吉祥,大丰唐的红色生肖陶艺品已经快要做满一轮。在造型上融入了更多现代元素,以饱和的釉色与简约的造型,凝聚和沉淀出大丰唐“既传统又现代”“精致而又抽象”的年宵品气质。

“人们对新年的美好祝愿始终如一。”大丰唐艺术总监范安琪认为。表面上看来,年宵陶艺、年宵花市、剪纸彩灯等都代表着节庆商业消费,但事实上,在商业化社会的发展中,佛山这些年宵产业输出的产品,无一不是击中了人们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佛山的秋色、花卉、年宵陶艺等等,都是传统农业社会、农耕文明的代表,农耕文明对于国人的深远影响,已经融入到人们的血液当中,这是一种远古的情结,也是一种持续了千年的对于美好生活的愿景。佛山年宵产业能够紧紧抓住国人骨子里的情感寄托,以不断求变的产业思维,以艺术与商品相融合的形式,拨动人们的心弦,也因此成为现代人持续追捧的对象。

链接

一个轮回后,年宵陶艺留下了什么?

佛山生肖陶艺即将进入一个轮回的节点,回望年宵市场,一个轮回下来,应节应时的生肖陶艺究竟留下了什么?它在成为产区独特品牌的同时,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影响力如何?生肖陶艺之后,年宵陶艺如何在走到“胡同尽头”之前谋变?

年宵陶艺受热捧但亟需走出“胡同尽头”

藏在十二生肖里的浓浓年味和美好祝愿,正激发出巨大的商业价值和艺术市场。放眼国内,佛山当之无愧是最早发起生肖陶艺这个门类的。2008年开始,由石湾陶瓷博物馆作为主办方,开始举办生肖陶艺大赛,十一年间,年宵陶艺如今已成为单独的一个品类。

石湾陶艺学会会长、“80后”青年陶艺家赵淋的判断是,十二生肖正迎来非常广阔的市场。不只是国内其他陶瓷产区,放眼国际一流的陶艺大品牌,生肖正在更大范围、更大程度地为创作者所钟爱。景德镇开始集一座城市的力量发掘年宵陶艺的“大蛋糕”,也成为市场的风向标之一。

每年春节临近,不论是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创作者,都会浩浩荡荡地加入到陶艺生肖品的设计制作中。石湾动物陶塑有写实和虚构两种手法,在材质上,石湾动物陶塑分为素胎和施釉两种表现形式。但不难发现,整体受到收藏市场热捧的大多是传统经典款式。

这些具象的表达和传统的制作方法,已经在前人那里达到了顶峰,“时代在不断变化,今天只能满足一部分人的审美需求,市场期待石湾陶能够不断更新、呈现更多元的审美。24年前我们是这样做生肖,那么12年后、24年后呢,如果一直没有太大变化,大家固守着一种评价标准——惟妙惟肖、形神兼备、生动传神,一直在这个胡同里走下去,要知道,一条胡同是有尽头的。”赵淋说。

大丰唐艺术总监范安琪则认为,石湾的泥料和釉料很独特,是创作出具有独特艺术符号的生肖作品的基础,陶艺家要创作好的作品必须要敞开心扉、拥抱自己。

事实上,走进大丰唐,一整面墙的生肖陶艺即将涵盖十二生肖,这面墙上的作品会让欣赏者为陶艺家的勤奋与创意的无边界深感震撼。大丰唐的年宵作品,在石湾历届生肖大赛中已经形成了较高的辨识度。

大丰唐从兔年的“小兔子大梦想”生肖大赛中脱颖而出的红色小兔子,蛇年生肖的福字设计《宏舍吉祥》,别处心裁,将凶猛的蛇的动物形象与年节祝福主题巧妙结合,从设计出发,以饱满的红色单色釉、对十二生肖的解构与重构,高度聚焦美好祝福的表达,成为大丰唐每年年宵品创作的典型符号。

“能够踩到点子上”是范安琪对大丰唐在这一轮生肖陶艺中表现的朴实评价。但对于陶艺家来说,能够在日常积累中,掐准那个“点”,以作品击中人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却关乎积累的厚度与艺术的悟性。“不能被内心所束缚”是范安琪的感受,越是着急找到那种味道,越容易被束缚,相反从心灵深处去自我松绑,在创作的路上为自己松绑,这样的年宵作品才是放松的。

设计师的尴尬:年宵陶艺在现代空间位置何在

“生肖市场与前几年相比有一定落差,但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以前我们认为生肖陶艺纯粹是一种好意头,但近年来,市场对于生肖陶艺的要求在快速变化,不但有好的寓意,还要有艺术上的提升、审美上的提升。陶艺家要不断把过去通俗的生肖陶艺,演变成一种既有较高艺术性、又有当代审美取向的艺术作品。这是新的形势下市场的新要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潘柏林这样感慨。

来看看代表着建陶行业和空间设计潮流风向的2018年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从中国佛山登陆该展的萨米特陶瓷,使出了“设计点亮生活”的撒手锏,鹰牌陶瓷则亮出了有着“中国质造”独特标识的水墨京砖等系列,费罗娜展示的中心则是来自东方的瓷砖原创力量,大家纷纷传递出来自佛山建陶行业的东方智慧和勇闯国际舞台的决心。

以水墨京砖为例,它是鹰牌设计师通过挖掘御窑京砖这一中国建筑用材最高端的材料,从老祖宗留给后人的财富中采集其纹理,融入对其质感、颜色的现代理解,重新把它转化为工业产品,类似这样的“东方美”强势登场,为佛山陶艺带来了诸多的启示空间。

然而,在佛山数量庞大的设计师这里,对于艺术陶艺在现代空间中的应用尴尬却是众口一词。韦世归是佛山唯思创意创始人,作为优秀的建陶产品设计师和空间设计师,他的建陶设计探索把东方意向与西方元素结合起来。

他坦言更喜欢简洁的、纯粹的艺术作品。“有朋友送来的石湾陶艺年宵品,很多时候不知道摆在哪里,只能尴尬地放在某个角落。石湾年宵陶艺应该多思考满足现代人生活方式和室内空间的摆设,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会就是一个信号,中国人需要坚持中国本土元素。”

“并不是说线条简洁就是西方的、现代的,其实回到西方美术史,巴洛克时期的繁琐与华丽,西方美学现代主义、极简主义,其实都是源自西方美学的丰富内容。我们的生肖陶艺也是一样,传统的未必就跟具象、繁琐画上等号。如果回到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汉代的马踏飞燕,它的极简之美让人感到震撼。如果我们回到传统,就会汲取更多营养。”雕塑家、佛科院教授刘喻说,陶艺一定是从属于环境的,生肖陶艺是放置在某种环境背景下的,为了适合现代风格多元的环境空间,生肖陶艺需要从多方面吸取文化营养。

而赵淋的判断是,不论时代如何变迁,十二生肖的文化基础与情感基础,已经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内心,但如何以好玩、有趣的方式,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造的表达,或许才是下一步的出路。

回到传统的“创意池”商业与祝福达成更好默契

“传统具象的年宵品与现代主义的简约,真的是一个不断博弈的过程。”青年陶艺家伍蔚蔚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她对于传统和现代有着自己独特的体会。

生长在“刘胜记”陶艺世家的她,外祖父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泽棉,母亲是广东省大师刘健芬,她经常去观察父辈的创作,“其实在父辈看来,他们也从不认为自己的东西归属于传统。他们认为自己是生活在新时代,每天都在吸收着新的东西,他们的创作也在不断成长、创新。”这促使伍蔚蔚在反思,究竟什么是传统,什么会是受到市场欢迎的创新。

今年的生肖猪,伍蔚蔚做了三款,第一款接近传统手法,但加入了自己对于生肖品的理解,其他两款是专门瞄准“80后”“90后”的既可爱又有趣的礼品类型,“尽管这几条走路尝试一圈儿下来,市场的反馈还是会更喜欢传统的作品。但我觉得我们有责任把陶艺介绍给同时代的年轻人。”

赵淋今年创作的是《猪得意》,继续迎风飞扬的姿态,继续不着色、局部写色的风格,继续走起圆滚滚的饱满线条,整体作品依旧闪烁着一种丰满的青春、自由与欢乐。2018年,赵淋更是完成了《十二生肖》的手绘稿,申请国家艺术基金。他说:“年宵创作汲取的营养应该不局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从中国农耕文明到西方工商业文明,世界各地各民族的优秀传统都可作为借鉴。”

编辑:林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