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提高稿费 提高文学影响力不能光靠钱
这几天,文学圈都在谈论《收获》涨稿费的事。最高稿费标准已经从5年前的千字500元,猛增至千字千元。这样一部20万字的长篇小说发表在《收获》上,过去可以拿10万元,现在则是20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很多文学杂志都已大幅提高了稿费标准,但是果真重金之下必有佳作?

“千字千元”不再是梦

就在人们还在抱怨现在的稿费太低的时候,文学杂志的稿费标准已经进入了千元时代。这次涨稿费的不仅有《收获》,上海作协旗下的另一份重要期刊《上海文学》也将在今年9月将最高稿费标准提高到“千字千元”。此外,湖北作协旗下的《长江文艺》,广西文联旗下的《广西文学》都已将最高稿费调整到“千字千元”。而广东的《花城》杂志则将稿酬提到千字500元以上,最高可达800到1000元。

文学杂志纷纷涨酬,有着非常深刻的背景。近年文学杂志的作者群面临网络和青春旗帜写手杂志的争抢和分流。其一是阅读网站,虽然写手起步时的收入不高,但是达到大神级别之后,那都是千万级的身价。其二是青春旗帜写手的杂志,他们的稿费也早就超过了“千字千元”。这两个阵地抢去了文学杂志不少作者,剩下的作者,面对文学杂志不给力的稿酬,也没有了写作的兴趣。这使得文学杂志的整体质量出现下滑,销售也大幅受挫。

文学杂志稿费进入千字千元时代之后,写作拿的那点稿费也就不再那么无足轻重,如果一个作家的长篇被一本杂志发表,那其收入可能达到几十万元,远远超过出书的版税。青年报记者了解,在涨酬之后,已经有作者开始动笔创作新作品,他们被压制的积极性被激发起来了,靠写作吃饭也不再是那么没有可能。

重金之下还需要寻找佳作

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文学杂志涨酬,其背后几乎都有政府支持的影子。《收获》和《上海文学》的涨酬就得到了有关部门专项资金的支持。《长江文艺》和《广西文学》也都获得了政府的扶持。而广东省也大力支持《花城》,单期稿酬支出预算达到20万元。政府和文学杂志之所以这么卖力砸钱,就是想重金之下能产出佳作,推动文学杂志的发展。

应该说,“千字千元”是一件好事。作者的生活有了保障,他们就能拿出更多精力去观察社会,去进行新的思考。但是显然,稿酬可以影响作品的质量,却决定不了作品。现在网络小说如此繁荣,很多大神身价过了千万,但是有多少网络小说能称得上精品力作,这还很难说。而一些小说牵扯到了影视,作者就赚得钵满盆满,但是这些小说有多少可以留下,也不确定。

过去文学繁荣的时代,文学杂志的稿费也不高,但是佳作就是在不断的改稿和打磨之中一部部诞生。文学评论人郭庆红对青年报记者说,“应该为文学杂志涨酬叫好,但是在此外还应该做点其他的事情。过去佳作频出,是因为作家地位高,文学很神圣,一个人在文学杂志发表了作品,那就是开天辟地的事情。文学杂志应该在如何提高文学影响力方面多作一些思考,毕竟经济虽然可以影响地位,但是无法决定地位,文学神圣的回归,还需要其他方面的努力。”
编辑:俞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