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派掌门陈少云:京剧不能迷失时代特征
作为当今京剧麒派掌门人,66岁的陈少云最近有点忙,一边带着弟子在上海参加“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的预热活动,一边还在演出新编京剧《金缕曲》。
尽管这位为人行事低调的京剧名家并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但对上门邀约的记者却很配合。“你们很辛苦,也是为京剧为麒派做事,我感谢你们。”陈少云说。
师从麒派创始人周少麒
出生在梨园世家的陈少云9岁学艺,10岁登台,得到过很多名家的指点和师承,后拜师于麒派创始人周信芳之子周少麒,成为麒派正室弟子。
1994年,为纪念梅兰芳、周信芳两位大师百年诞辰,当时已经是梅花奖得主的陈少云作为“外援”被借调来沪,在新编连台本京剧《狸猫换太子》中饰演陈琳,并由此结缘上海。两年后,陈少云离开湖南京剧院,正式进入上海京剧院。
几天前,陈少云得知自己获得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杰出贡献奖。京剧界认为这是众望所归,陈少云本人却谦逊地表示,“这是一个过高的荣誉,要感谢上海这座城市,这片适合麒派京剧发展、传承、创新的沃土。”
借鉴话剧技巧创新京剧
2004年,上海京剧院创作排演《成败萧何》,陈少云很希望其成为一出新的麒派代表性剧目。剧中,陈少云继承了麒派艺术唱、念、做、打的一系列特色,且在身段、台步、髯口、水袖上都有自己全新的设计,他同时还发展了麒派表演,在《成败萧何》的表演中大量借鉴了话剧技巧。
比如剧中萧何的哭,不再是京剧程式化的,而是真正可以让观众感受到角色悲痛的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京剧可以吸取话剧元素,但要融化在传统戏曲中。”陈少云说。
此外,在萧何追到韩信的那一刻,陈少云运用了话剧的“静场”手法,在京剧演出中极为少见。“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很好地展现了萧何复杂矛盾的心理。而这都被评论家称为“继承之后再创新”的典范。
如今,陈少云门下有7位弟子。“他们中有学京剧的,也有学地方戏的。他们学习麒派的演剧精神后,创新、内化到自己的剧种当中去。”陈少云说。
他曾告诉学生:“当京剧承载着历史、伫立在传统与现实之间时,我们苦苦追求的是两者的契合。京剧不能丢失它的传统与风采,这是撑起它一片天地的艺术精神;京剧也不能迷失它的时代特征,这是它生命蓬勃的内在活力。”
除唱戏外最爱读书
陈少云为人行事低调,手机不常开机,最近因为“应酬”太多,就由夫人杨小安代为接听。
陈少云和夫人是青梅竹马的同学,杨小安是京剧老旦演员。两人1973年结婚,如今已携手走过了40余载。
“老伴帮我很多,生活上照顾我,帮我处理一些日常交际事宜,还经常对我在舞台上的演出‘指手画脚’。”陈少云略有得意地说。
明年1月,在纪念周信芳诞辰120周年系列演出中,陈少云和夫人将同台演出“麒派”大戏《清风亭》,而距上一次两人同台已经过去了20年。
陈少云不好交际,不喝酒,不抽烟,除唱戏外,最爱好读书。“家里一个房间满满的都是他的书籍、光碟和资料,这还放不下。客厅有,书房有,卧室也有。”杨小安说,一本1986年版的《周信芳演出剧本唱腔集》,封面斑驳,书页泛黄,陈少云看了几十年,仍爱不释手。
除了读书,陈少云还坚持锻炼身体,每天慢跑或是快走上半个多小时,因为这有助于他保持体形、增强体能。“唱麒派戏,你没有一个好身体不行,麒派的要求高,你不但要会表演,还得有扎实的基本功。你要有强壮的体魄,有气力,才能唱好麒派戏。”陈少云说。
编辑:刘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