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道:撒娇女孩子最可爱,不排除与李沁交往可能性

导语:

在新剧《如果我爱你》的发布会上,主演兼制片人的明道深情款款地对女主演李沁说:“你是我合作过的所有女主角中,杀青以后,唯一让我念念不忘的。”说完更大胆索吻,一时间媒体起哄声一片。相比于众多对绯闻避犹不及的明星,他再次轻松地让自己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还在台湾读小学的时候,每到寒暑假,明道都要帮家里卖鱼干。虽然当时年龄不大,但已经拥有了一套招揽客人的“必杀技”,更懂得控制市场占有率,“垄断方圆五公里的鱼干市场”。提起那段经历,明道坦言对自己的人生都有影响。“我只相信,你要说服人家出一块钱,你就得给他一块钱的东西。我是一个演员,你觉得我好用,你就会找我演戏。”

出道十二年,明道饰演的各类贵公子形象深入人心。而他本人也乐得在各个影视剧中重复高富帅的形象,嘴角微扬,略施小计。在高富帅的世界里,事业和爱情都不是问题。这期间,有人质疑他的演技,也有人替他担忧,劝他转型:“已经34岁了,还能演几年偶像剧?”

作为久经娱乐文化浸淫的台湾演员,明道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我认为演员是服务性质的,观众喜欢我用什么样子陪伴他,我就用什么样子陪伴他。大家现在最习惯我的方式,还是偶像剧的男演员。那OK呀!你只要打开电视觉得开心,我就OK了。如果有一天,大家希望我以另外一种形式陪伴,那我就会试图再用另外一种方式面对。转不转型,一切的决定权都在观众。”

谈李沁:很会撒娇,我那时候跟捡到宝一样

高嘉阳:当时为什么选李沁来作为女主角?在内地她可能还算是新生代演员?

明道:《如果我爱你》中的女主角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她必须要有贵气,但是我不要她娇气。第二个,就是她必须很勇敢。看过沁沁的一些表演以后,我们决定要用她。后来我们见面谈,我发现了她的一个特质,就是沁沁会撒娇,我那时候跟捡到宝一样。因为我觉得女孩子最可爱的时候就是这样,你如果一直撒娇不好玩,你一直很勇敢,太硬了也不好玩。

高嘉阳:其实你是作为一个男人,被她吸引了吗?

明道:我觉得她特别可爱,而且我在她身上发现了我渴望的女主角应该有的特质。

高嘉阳:在开播发布会上,你说李沁是你合作过的所有女主角中,杀青以后,唯一让你念念不忘的?

明道:不管是在工作上,或者是在旅行,你可能会碰到一些人。她在当下,让你特别有感觉,好像是上一辈子的朋友。可是结束了以后,你再也没有想起过她。可是沁沁呢,恰恰好似另外一边。就是我们在拍戏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她吃饭,相处,聊天。但是整部戏拍完了以后,我却不断的想起她那个时候的付出,那个时候的努力。拍戏时不够休息,可她二话不说,隔天一早又坐在化妆间。我觉得很感动,这个是我对她念念不忘的原因,我很欣赏她这样子,很感谢她对我这样的帮助。

高嘉阳:媒体都觉得,你对她本人特别倾慕,不排除交往的可能?

明道:那是跟大家开玩笑的,大家都这么问了吗?我总不能说,不可能,不可能,我觉得也挺没意思的。反正大家都这么问了,当然了,我们也没有排除交往的可能。看缘分吧,不把话说死。

高嘉阳:你现在这个年龄,再谈恋爱的话,会不会更慎重一些?

明道:会慎重,也比较难,它比较不像年轻的时候,比较容易喜欢上人。那时候你会觉得这样很好,那样也很好,你喜欢她。现在你会发现,会有这个问题,会有那个问题。所以会比较难喜欢上人。

谈新剧:感谢孙俪,解决我的资金困难问题

高嘉阳:《如果我爱你》已经播出了,对于这部作品还算满意吗?

明道:我觉得挺满意的。其实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很多的精神做。不仅在湖南卫视播出,也有很多的视频网站都买,我们挺开心的。播出第一天,《宫锁连城》的完结篇收视率是1.6几,《如果我爱你》的收视率是1.4几。挺好的吧!我觉得。

高嘉阳:听说你为了这部戏,花了大价钱?

明道:是的。反正就我所知,如果是时装戏的话,我们的投资应该会排在挺前头的吧。这部戏在上海拍了两个月,因为是时装戏,拍摄成本很高。第二个,我们到意大利拍了一个月。一拍戏出去就几十人,在意大利呆一个月,什么都不要做,光吃跟住,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在意大利我们去了罗马,又搬到那不勒斯,搬到佛罗伦萨。应该说不能用钱来衡量了,因为它花的是很多很多的心力,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高嘉阳:现在电视剧市场竞争又这么激烈,投资这么大,当时会不会担心收不回成本?

明道:其实我比较担心的,投资方投资那么多钱去拍一个时装爱情戏,其实他们很勇敢。但是我们已经想好了那些事怎么做,我有这么多钱,我要找到这些人,我要去到这些地方拍。我们很扪心自问的,我把每一分钱都最大化了,绝对没有浪费掉的,或者是执行不力。我只能够说我很尽力的,希望不要结局不好,或者是让他们亏钱。收视率出来,我相信大家都松一口气,应该还行。

高嘉阳:在拍摄这部戏中,你觉得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明道:每一件事情都太难了。我们第一个遇到的困难就是我们准备开拍时资金出了一些问题。那时所有的主创都进组了,我很着急,甚至都想过我赶紧去找一个戏拍,签一份演员的约,然后把那个钱先拿进来,先拍再说。

高嘉阳:这么惨?

明道:确实,其实这个戏完成,最要感谢一个人——孙俪。那个时候我在跟她拍《辣妈正传》,然后我提这件事情。她说要不然我介绍你跟我的公司海润碰看看。我说好,结果,他们看了我们整个东西以后,二话不说,资金马上进来,我们马上就可以动工。

谈制片:从小做生意受影响,拍戏就是交易

高嘉阳:你又做男主角,又做制片人,这个过程是不是特别困难?

明道: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他们对我来说很专业,我一个人其实根本搞不定。尤其国外拍摄要花很多的精神去交涉。兵哥就说得特别好,你刷不了脸。比如说,在我们华人地区,起码我突然走进一个咖啡厅,说不好意思,你可不可以借我半小时,拍半小时戏就好。我相信多少会成功的机率会比较高,那了不起我付租金给你,对不对?可是我们一到国外,一点用都没有。你是谁?他们以为你是骗子,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边拍东西,你要拍什么,你很难跟他解释。

高嘉阳:听说你是一个特别精打细算的制片人?

明道:我觉得我的精打细算并不在克扣工作人员,省吃和住的东西。我相信吃和住,所有在明道工作室工作的工作人员,我一定都会给他,我不敢说多好,但肯定都是水准以上的待遇。我们在意大利的一个月里面,我们60多人去餐厅吃牛排,应该有5次吧。你到意大利没有吃牛肉,没有喝红酒,你怎么算来到意大利?我觉得就这一方面的话,我觉得我挺人道了啦!

高嘉阳:所以你不是一个抠门的老板?

明道:我不抠门。我觉得拍戏最重要的是人,你的人会影响到你整体的结果,所以我觉得让人能够开心,让他们能够感觉自己被尊重,对我来说很重要。当我尊重他的时候,他们会回馈给我更多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我们算的钱不是在这里,我们只是在不应该花的钱上面,我们绝对不会花,哪怕只是一百块。

高嘉阳:作为制片人,会不会觉得心中内地市场的钱越来越难赚?

明道:不能说钱越来越难赚,内地市场竞争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因为我们不仅要跟内地所有的戏竞争,现在有网络平台,我们还要跟美剧、韩剧竞争,甚至泰剧竞争。你只能够让自己的东西真的有进步,不然现在的观众眼睛太利了,他一看这不对,我不看了,很容易的。

高嘉阳:听说你小时候帮家里卖鱼干时就很有一套自己的生意经,当时的经历对你现在做生意会有一些启发和影响吗?

明道:我觉得我从小做生意这件事情,它对我整个人生都有影响。所谓的人生就是我的价值观。我卖鱼干,这个事情很单纯,我的鱼干好吃,所以你就拿十块钱跟我买一包鱼干,这是够单纯吧?我是一个演员,你觉得我好用,你就会找我演戏,我拍一部戏,观众觉得好看,才会看。这中间对我来说不存在着什么交情,或者是所谓情感因素。我只相信,你要说服人家出一块钱,你就得给他一块钱的东西。到现在我都还这么想。我希望观众看我的戏,我就要拍出他想看的戏,不然他没有道理看我的戏,对我来说很简单。

谈转型:清楚定位,一切的决定权都在观众

高嘉阳:好多网友看完剧都发微博说明道好帅啊!大家都在关注你这么帅,会不会怕被观众当做男花瓶?

明道:不至于吧!花瓶,大家看起来觉得赏心悦目,这个当然是我要追求的事情,可是绝对不只是赏心悦目而已。我们的戏,包括拍摄的细节,我相信都是获得大家的支持的原因吧!至少在偶像剧里面,在电视剧里面,我相信除了帅帅的,大家应该还是能够看到我的表演吧!

高嘉阳:你出道以来拍摄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偶像剧,随着年龄越来越成熟,会不会考虑转型?

明道:其实我也拍别的类型,只是观众会自动脑补成偶像剧,比如说我之前拍的《辣妈正传》也不是偶像剧。没有办法,我就长这样啊!我也不可能突然变另外一个样子。坦白说,我认为演员是服务性质的,观众喜欢我用什么样子陪伴他,我就用什么样子陪伴他。大家现在最习惯我的方式,还是偶像剧的男演员,那OK呀!你只要打开电视觉得开心,我就OK了。如果有一天,大家希望我以另外一种形式陪伴,那我就会试图再用另外一种方式面对。转不转型,一切的决定权都在观众。”

 

编辑:张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