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有行业没产业 继承老动画人"不山寨"精神

何厚今,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系讲师、动画导演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漫画电影进入中国,当时的《超人》让很多中国观众都记忆犹新。30多年过去,年轻观众已从电视机前走到了电影院,却依然在为美国漫画形象埋单。对于这一现象,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系讲师、动画导演何厚今认为问题在于,中国动漫目前还只是行业,称不上产业。很多动画作品和从业者太缺乏诚意。

科幻文化缺失导致本土动漫失语

中国青年报:近年来,美国漫画电影在中国掀起的热潮是怎么形成的?

何厚今:我想这不算是近年的现象了。克里斯托弗·里夫和吉恩·哈克曼主演的那部《超人》1985年进入中国时,就已掀起了极大热潮,后来又引进了续集版本。

2000年以后,随着索尼影业的《蜘蛛侠》上映,美国另一大漫画品牌漫威的超级英雄也开始进入中国观众的视野,当时这个系列也很火爆。但是这段时间漫画电影依然没有什么银幕统治力,类似于“漫威宇宙”的概念还没有被引入电影制作中来。

这种各自为战直到2007年《钢铁侠》上映。漫威电影工作室由此开始主导开发庞大的漫威宇宙系列。漫威角色IP(知识所有权——编者注)开发的电影,每一步都和其他作品互联互动,将漫威的整个世界观和角色充分展现——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人海战术,这么多英雄总有一款是你喜欢的。不喜欢有点纨绔的钢铁侠斯塔克,那就喜欢三好青年罗杰斯好了。在这种角色IP为核心、世界观为助力的模式下,产生的消费动力是惊人的——不止中国年轻观众热捧,基本已是世界性的青少年文化现象。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成功?

何厚今:原因很复杂。我想谈一个一直被大家忽略的问题,那就是当代中国科幻文化的缺失。

美国漫画人物,特别是近几年漫威电影中的角色,绝大多数都具有浓烈的科幻色彩。在当前这个高科技时代,科学技术对人类生活的改变是前所未有的。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科技产品、接受科技信息,历史证明,科学昌明的时代,往往也是科学幻想兴盛之时,大家愿意感受科幻带来的惊奇与憧憬。而科幻精神与当代电影的高技术手段相结合,自然成为吸引观众的法宝。

但是,现在国内处于一个科幻文化相当匮乏的状态。没有本土科幻文化的土壤,怎么会有本土的科幻英雄电影呢?我认为中国科幻电影魂体双失,什么意思?就是作为科幻电影母体的科幻文学不发达,作为本体的电影工业水平不足。在这种条件下,很难产生优秀的科幻作品,根植于科幻的英雄也就更难出现了。

有人可能会问,中国不是有《三体》吗?但是,有多少人是因为《三体》的科幻属性阅读它,而不是因为它是一部话题小说?再看看刘慈欣、王晋康这些科幻创作的中坚力量,年轻的都已经超过50岁了,现状是堪忧的。

中国动漫只有行业,还没有产业

中国青年报:在国产动漫角色中,除了孙悟空等经典角色,为什么没有新的经典形象涌现?

何厚今:问题很多,先说说中国动漫角色为何很少能大IP化,这其实不是一个文化问题,而是一个产业问题。

动漫产业被称为创意产业,顾名思义创意是核心要素。但中国的动漫恰恰就缺乏原创力。从制作能力上看,中国动漫的加工能力,有些已经跻身世界一流的水平了。虽然和美、日还有差距,但不是很大。问题在于只是加工而已,制作还算不上,加工能力再高,它也是处于产业链低端位置。所以说中国目前只有行业,没有产业。

作为产业核心的原创人才和元素,还远远未受到应有的重视与尊重。就电影来说,动画电影的导演、编剧、美术等人才的收入,远远低于影视行业一般标准。但这些人才又恰恰是创作的核心力量。结果可想而知了。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国内市场长期被美漫、日漫占据?

何厚今:我想应该分成几个层面来看。首先,它们的载体和针对的人群是不一样的。美国动漫的载体主要是电影。美国漫画其实在中国影响力不大,属于小众阅读的群体。

而日本动漫角色在中国的主要对象是青少年,它主要活跃的地方又是互联网。其实在电影这个范畴,日本动漫在中国的影响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日本动漫的影响其实更多是在文化上,市场上的影响其实很弱,这里面因素很复杂,包括国际关系、产业保护,等等。以出版市场为例,日本漫画在正规出版渠道出现的作品,基本都是10年以上的老作品了。

其次,为什么日本动漫能吸引青少年,这和它整个创作主题有直接关系。几乎所有日漫作品都有一条重要主线,那就是“成长”,这也是日本动漫多年来一直沿用的一条公共主线。因为成长是青少年会遇到的一个根本问题,以这个为核心,最容易和他们达成沟通。另外,日本动漫以漫画为基础,在成功的漫画上再开发动画作品,这是一种非常成熟的IP二度开发模式。在漫画创作初期,编辑就会从市场接受角度对作品修正提出意见,甚至参与到故事创意中来。以《海贼王》为例,总共有超过40个编辑,为这部作品服务。

动画要靠表演来说话,我不想再养出一群羊和两只熊了

中国青年报:您作为动画导演,作品《劈里和啪啦》入围过中国动画最高奖“美猴奖”。创作时,您会注意哪些继承和创新?

何厚今:继承和创新都不敢当。要说对中国传统动画的继承,不是不想,是继承不了。最主要是没有条件。拿水墨动画来说吧,现在找不到这样的绘制团队了。像《小蝌蚪找妈妈》那样的作品以后很难出现了,技术大都流失了。而且中国传统水墨动画,很难进行数字化,要想出效果,基本还要依靠手绘。归根结底还是人才没有了,断档了。

真要说继承,我想要继承的是老动画人的精神。那就是认真做,不“山寨”。其实中国传统动画一点都不山寨,从来都是有极高艺术和技术标准的。日本的动漫之神手冢治虫就是在看了中国动画《铁扇公主》后受到感染和激励,要投身这个行业。要走国际化路线,不是要开展国际合作,而是要用国际通行的科学流程与方法。《劈里和啪啦》的创作就是这样,我和团队把大部分力量都放在前期上,剧本、分镜一个流程一个流程地磕出来。行业还不够尊重创作者?那好吧,我们先自己尊重自己。

说创新其实不如说回归,回归动画创作的根本。我不喜欢国内现在很多动画片,完全靠动作和下流段子吸引观众,那不是动画的本质。动画要靠表演来说话。我不想再养出一群羊和两只熊了。

中国青年报:您觉得,如果一个新的中国动漫人物要得到市场承认,要有什么特质?

何厚今:中国动画需要的,首先不是什么特质,而是诚意,中国的很多动画太缺乏诚意了。不可否认,动画、漫画都是生意,但却是一门特殊的生意,它是植根在艺术性上的。没有艺术性,动漫作品等于零。

中国传统动画是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发展的一个特殊产物,某种角度他们很像现在的独立动画,很难走市场道路。笔墨当随时代,完全继承复古也没有意义,中国动画要想重新获得原有的市场与艺术地位,首先要按规律办事,这仍然是诚意问题。
编辑:俞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