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幼祥:我是一条漫画鱼

敖幼祥,1956年生,从事漫画30多年,共创作500余个漫画形象,出版过《乌龙院》系列等数百部畅销作品,内容涉及政治、体育、历史、动物等众多领域。2004年来到广州,成为首位在大陆成立工作室的台湾漫画大师。他自宝岛花莲的寂寞乡野来,栖居喧嚣广州城中一隅,创作的日子有欢乐、亦有苦闷。不用对着白纸黑线的时光,这位漫画人都在广州城中哪里游荡呢?

和敖老师合作,痛并快乐着

@讲述人:金城(广州漫友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广州动漫协会会长)

我和敖老师在北京相识,彻夜长谈后,我说服他到广州来创立自己的漫画工作室。敖老师是个非常感性的人,我们常在一起喝酒,他的酒量很大。觥筹交错中,我们灵感爆发,碰撞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和他合作其实相当不容易,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因为他易变。但也正是在变的过程中,我们不断提升,“乌龙院”的成功也正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敖老师画了大半辈子,现在暂时歇笔。他其实也在寻找转型,接下来他考虑的创作题材会以艺术、美食、生活感悟为主题。

漫画鱼,自台湾花莲游到广州

敖幼祥曾这样自喻:“我是一条漫画鱼,在墨水里游来游去,游到花莲,流连不去,带出一群新生漫画鱼”。2004年,受广州浓厚动漫氛围的吸引,这条“漫画鱼”游到广州,创办“敖幼祥动漫工作室”。

2005年,在淘金路的一个小小房间里,敖幼祥与乌龙院师徒4人拉开了《乌龙院大长篇》这部史诗大戏的剧幕。回想起创作的日子,敖幼祥称自己一直以“画一张是一张”为信条,像个“矿工”一样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创作,周而复始地花很多时间去挖掘读者所不知道的、感兴趣的事物———每天天没亮就起床培养情绪,寻找灵感,然后进入“暗无天日”的工作室里,一直画到满天繁星,之后又要面对心乱如麻的失眠,而且是彻夜辗转,忽然想到一个灵感立刻坐起身来赶紧写下,躺下去没半小时脑袋又蹦出一个点子,就这样像个弹簧似的起卧、起卧、起卧,一直到听见拂晓鸡鸣声……

乌龙院四师徒陪伴读者一路喜怒哀乐走来,7年间敖幼祥品味了各种酸甜苦辣,其间更尝试了培养人才的不易与艰辛。如今暂时歇笔的敖幼祥,依然认为“创作是孤独的”。功夫不负有心人,敖幼祥在广州的这段日子里将《乌龙院》系列漫画发扬光大,在内地漫画市场掀起了“乌龙风潮”,作品屡屡位居全国动漫图书榜前列。目前该系列作品全球累计销量已经超过4500万册,创造了一个“漫画奇迹”。

爱晨运,看到的人皆面貌和善

如果没有什么状况,敖幼祥喜欢晨运。住在广州淘金坑,往东边走,下坡快走10分钟,绕过一个公园,就立马到达晨运的场地———麓湖。这片湖水范围不大,若是努力点小跑,大概半小时可以绕湖一周。在敖幼祥眼中,麓湖虽然比不上杭州西湖那么华丽,但沿湖多样化的树林子,顺势弯曲的步道,跨湖的亭台小桥,在缺乏大面积公园绿地的广州,称得上是此地的“西湖”了!

敖幼祥说,在晨运的过程中,和大自然接触,也是生活的一种体会,特别是觉得这些早起活动的人们———不管是“老竿垂钓俱乐部”的钓客们,还是观景台附近那群“太极拳婆婆”,或是那几位拿着长扫把清理昨晚游客扔了一地垃圾的清洁工人同志们,抑或是坐在树下紧搂在一起的那对情侣,面貌都很和善,甚至连他们带出来溜达的宠物小狗也长得“和蔼可亲”,这和8小时之前在淘金路商店街熙来攘往,车水马龙,个个穿着华服的情景,真是天壤之别。

泡茶楼,领略浓郁的文化气息

很多漫画人管敖幼祥叫“熬老师”———做漫画家实在是挺熬人的,而这也令敖幼祥的签名附上了美食主义的神韵:“敖”字外面包了一只锅,下面有四点如火烹之,上面还冒三缕烟……

再听听他对广州潮湿闷热夏天的形容,句句不离吃:“广州夏天的太阳,并不像好吃的广式蛋挞那么可口”、“广州的高温,加上大街小巷难以散发的汽车废气、空调热气,整个都市水泥丛林简直就像一个巨大的热锅子!走在街上,望见烧腊店,突然间,视窗里浮现出那些男男女女的行人,就像玻璃橱窗里挂着的一只只滴着油的烧鸡、烤鸭!”

食在广州,天下皆知。“吃货”敖幼祥到了广州,自然如鱼得水。创作之余,敖幼祥非常喜欢尝试各门各派的厨艺,他觉得把一堆食材经由自己的料理,做出香喷喷的美食和大家分享“实在是人间一大乐事!”他尤其喜欢街头的小吃,各类肠粉、热粥、点心等是他“每天必定报到的”。对于萝卜牛腩的香味尤其难以抗拒,“只要一闻到,味蕾就异常兴奋”。

得闲时,敖幼祥喜欢泡在广州的老茶楼里,这里可以接触到许多年长的广州人,感觉充满着浓郁文化气息。“虽然我的广东话不怎么灵光,但每当我坐在其间,虽然总是嘈杂,但在内心却是十分安逸。”敖幼祥说。

逛市场,受到肉摊姐妹花启发

下了80台阶的4层坡,穿过孙中山创立兴中会的华乐街,顺着右手边商街走20秒,再闻着一排面店粥馆飘来的香味,就到了一处所谓的传统菜市场!这是,被敖幼祥形容为“在催稿杀手握着恐怖时间表的紧张日子、调剂生活最重要的地方”。一来到这里,敖幼祥最常光顾一档姐妹花肉摊。敖幼祥形容,那对姐妹花年龄看起来像高中升大学,秀气的外表真的很难和那一桌横陈的五花肉以及挂在钩子上血迹未干的内脏联想在一起。姐妹花天天笑容可掬,客人还没有走到摊前,就喊“阿姨”叫“叔叔”。每次敖幼祥经过,总是被“发现”而聊上几句,这一聊下来,原本没打算买的肋排又挂在了手上,还多买了两斤绞肉……这对姐妹花让敖幼祥反观自我:换做自己是站在肉摊上天天拿着屠刀,天天面对那样没有创新变化的工作,是不是也能像那对姐妹花天天保持着光鲜笑容?于是,再回到画桌上,想想自己的工作,既是兴趣,又是理想,还能生活!

花莲是山涧清溪 广州是美丽花园

敖幼祥说,初到广州,一看到淘金坑这地名,就喜欢得不得了,立马在这里租了房。事实证明广州确实是敖幼祥的福地,在淘金坑淘生活,体验百般滋味。敖幼祥形容,淘金坑是一处兼具传统与新潮融合的社区,这里既有五星级的饭店和大商场,又有着悠久的旧街道———称得上是广州城的一个缩影。

敖幼祥认为,广州人的务实与勤奋让这座古老的都市充满生命力。多年在花莲与广州双城之间来回游走,敖幼祥形容,花莲有着壮阔的大山和一望无际的大海,转身之间即可饱览山海美景,敖幼祥说他喜欢这样的宁静。若与繁华的广州相比,花莲宛如山涧里的清溪,广州犹如百花齐放的美丽花园。

每次回到广州,他总能发现广州城市面貌在不断更新,市容也越来越整洁。在广州生活的这10年里,敖幼祥亲身体验了广州的巨大进步,尤其感受到广州最先引领风潮的动漫产业的快速发展势头,也许这也体现了广州人“敢开先河”的性格特质。

编辑:麦慕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