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13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专题 > 龙舟特刊

龙舟特刊

朗梨看龙舟

浏览量:0
曹泽扬 文
端午朗梨龙舟赛事之盛、之壮、之烈,乃至之惨,恐怕当数全国之最。自清以降百年间,朗梨龙舟与浏阳河对岸黎托乡的龙舟较劲争胜,几乎年年械斗,有一年就死了四人。至于受伤的则不算一回事,无人去计算。直到近年才由政府出面组织龙舟竞赛,且出动公安水警,唯恐出事。
浏阳河蜿蜒至朗梨与黎托之间,有二十多华里之长。上游东山至朗梨十余里,朗梨至下游东屯渡十余里。每年端午节之前一个月内,这段水域里便出现许多“热身”的龙船,并发出“咚咚咚咚”的鼓声,桨手们“嘿嘿嘿嘿”的吼声——雄壮的鼓声与吼声告诉两岸的
人们,紧张的龙舟竞渡快要开始了!
端午节这天上午,朗梨乡的田间小路上塞满了行人,不必问,都是直奔架梨的。渐渐地,朗梨街上、陶公庙前,人越聚越多、越挤越密、人头攒动、几无隙地。有的是清早出发走了几十里路来的,鞋帮上沾满了田塍的黄泥;有的是带着老婆、孩子到岳父母家拜过节后立马赶来的,孩子手里往往还拿着几个用红线捆着的粽子;有的是先到陶公庙里烧过香后走下四十九级麻石台阶后才来的,身上却还散发鞭炮香烟的余味;有的三五成群是来帮本村的龙船助威的,他们带着火药、三眼铳,大声说笑,神采飞扬。朗梨街上,几乎家家门前插着艾叶、菖蒲;家里坐满远道而来的亲友,他们边喝着雄黄酒边等待着观看赛龙舟,有的还在小孩的额头上写上一个雄黄酒的“王”字。而河对岸谭阳洲的河堤上,也如今日足球世界杯之看台,密密麻麻坐满了人。浏阳河两岸的土堤一下子变成了无数血肉之躯组成的人堤。
浏阳河上,龙舟竞渡的主角——龙船的桨手、鼓手、梢公——又另有讲章。每条龙船的建制,从前是族内或村内、后来是生产队内自发形成的‘龙船俱乐部”,每个成员须“人股”即交纳一定的资金,以作造船、养船、置锣鼓、制彩服、祭龙王、开伙食等项开支用。他们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令妻子感到骄傲的人物:梢公往往是德高望重的驶舵高手,鼓手多为中年气壮的指挥家,桨手一般为十八人、一律是健美剽悍的汉子。每个船队要供奉一座龙王庙——红龙庙或白龙庙,敬雕一尊龙王菩萨于庙内。端午节中午酒足饭饱后,队员到龙王庙拜祭龙王,祷祝龙王爷保佑家乡风调雨顺、无灾无病、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然后将龙王菩萨接上船头,再依次上船就位——梢公于船尾轻扶舵橹,鼓手面对梢公伫立船中,鼓手身前稳坐四对桨手、身后也稳坐四对桨手。接着,鼓手轻击鼓面,桨手缓舒木桨,梢公慢摇舵橹,或红或白的彩龙船一条条浮向河心,鲜艳夺目地驶向预定的起点。多年来约定俗成,以架梨为起点的船要划到下游的东屯渡——那里两岸也早已坐满了观众;以东山为起点的船要划到朗梨。相互竞赛的船只大多是事先私下约定了的。
以朗梨为起点的船只挤满河道,待机而发,鼓声隆隆,间以锣声;两岸的观众则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忽然,急雨般的鼓声夹着锣声、伴以嘿嘿嘿嘿的桨手的吼声骤起,第一组龙舟出发了,两岸立刻欢声动地、铳炮震天。震耳欲聋的巨响中,一对对龙船如离弦之箭飞驶东屯渡。此时的陶公庙几乎要被锣鼓声、桨橹声、欢呼声、铳炮声抬上九天云霄,两岸的千年古樟也伸头探脑于河面要看个究竟。这一高潮持续数十分钟后,龙船的锣鼓声渐远,人声初定,不料人群中忽地一声“来了”!两岸的千万观众又全都站了起来,千万双眼睛盯着上游的河面,耳畔急雨般的鼓声夹着锣声、伴以嘿嘿嘿嘿的桨手的吼声由小而大、由远而近,“来了!来了!”陶公庙前又是欢声动地、铳炮震天。一对对的龙船飞驰而来,刹那间,浏阳河道内又塞满了彩龙船。
两次高潮过后,龙舟竞渡并未了结,观众意犹未尽,划龙船的更是意犹未尽——他们游弋于水面,寻找新的竞争对手。这种临时的即兴比赛在陶公庙前河面上一轮又一轮地进行,观众也为他们一轮又一轮地欢呼叫好、放铳助威,直至夜幕降临。更有未尽兴者,约定第二天加赛一日。赛后,每艘龙船必得把龙王菩萨恭恭敬敬地送回龙王庙中。
上面说的是和平友好的竞赛,而最容易引起械斗的就是那种即兴比赛。已胜者装着一船骄矜之气,告败者憋着一肚子不服之气,遇着哪条船都想一比高下。这种即兴比赛彼此一锤定音。二船相并,则击鼓开桨。比到甲船超过乙船一个船身以上,则胜负定矣;但偏有胜者忘形,要绕过负者的船头,当地人叫‘包头”,即包抄别人的船头。遇此情况,落后的船必然不甘受侮辱,要向“包头”的船撞过去。两船相撞之前,桨手早已抡起木桨打斗;打斗之间,必然翻船落水;落水之后,便有更烈、更惨之争。这种争斗,同一河岸边的船只可经调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隔河而望的船只则积怨愈积愈深、愈演愈烈。故自清代以来,朗梨与黎托的龙舟几乎年年争斗,死人、伤人、龙船被对方缴获当战利品、胜方居民过渡上岸被负方居民勒令下跪之类的事层出不穷。有年我于端午节第二天骑单车回长沙,便有人告诫我不要从朗梨坐渡船,以免被黎托人勒令下跪,因为当年又打死了人。我只好绕道泉塘走长浏公路回长。
朗梨看龙舟,看的是民风。浏阳河畔出了不少风云人物,谭嗣同、黄兴、徐特立、胡耀邦,还有许多将军,黄兴便是朗梨人,他们的性格中,是否带有一点乡土的剽悍的民风?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