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11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专题 > 龙舟特刊

龙舟特刊

龙舟文化的可持续发展

浏览量:0

龙船文化数千年来伴随着岭南人民的繁衍与成长,见证了岭南地区的变迁,是岭南地区最具传统特色、最具大众参与性、最具传承发展性的大众文化之一。

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人们对拙朴的原生态世界和传统乡土文化的怀念和追逐渐成时尚。端午祭图腾、划龙船、吃龙船饭、吃粽子等,不仅成为中国、韩国、越南以及许多东南亚国家的重要民俗活动,而且逐渐向世界各地辐射,国际龙舟赛从粤、港、澳起,如今已经遍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潮,使龙舟文化的整合也在加快。
然而,步入21世纪,龙船文化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冲击,这个持续千年的风俗在现代化的包围下正面临种种困境,在有些地区甚至日渐式微。

自然生态环境和社会文化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两个重要方面。龙船文化与水关系密切。然而,随着城乡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经济高速发展,却带来了环境的污染、江河水的污染,这是对千年的龙舟文化的最大冲击。

除了要花大力气整治水污染外,还要整治环境。一方面,农村城市化过程中很多河涌被填塞成平地,失去了划龙船必备的条件。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无序、随意的建筑,使龙舟活动的危险性增加了。为方便交通,许多河涌上架起了各种便桥,涌边安有支架,这些都是龙舟活动的“暗中杀手”。这些桥梁的高度很低,端午节期间水位涨高,几乎淹平桥孔,许多探亲的龙船为了通过船孔,不得不入船分离,人在水中扶船而过,而船上的龙船鼓也不得不下水漂过桥底。所以有些地方为了迎接龙船回来探亲,不得不把河涌上的便桥吊起,唯恐有些船在探亲的时候,避让不及,碰到这些隐在水中的水泥钢架,损毁船只。

2004年起广州市政府已经开始对全市10条河涌,即猎德涌、马涌、司马涌、沙河涌、新河浦涌、荔湾涌、沙基涌、赤岗涌、庙头涌和车陂涌等进行综合整治,取得了良好效果。开始整治河涌后,天河、番禺、海珠、黄埔、白云等各区民间龙舟赛事热火朝天。这与河涌整治效果突出有关,但要全广州都达到小洲村整治的效果,任重而道远。

对比起自然环境的恶化,更令人担忧的是龙舟文化的传承人问题。端午节扒龙船其实是一个男人节,是男人的集体游戏,这既是一个大显男子汉阳刚气的节日,也彰显着氏族兴旺、人丁强健和族群的团结。过去,有龙船的乡村,龙船水一大(涨),家长就要赶孩子们到涌里浸龙船水,一是去瘅疠之气,二是让孩子们从小识水性。所以,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前的乡村,几岁大的男孩就会自发地扎到河里游泳,六七岁大就想着跟大人一起扒龙船。

事实上,在好些乡村,延续了千年的龙船文化,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龙船节上,众多桡手当中,头发花白的占了半数,年轻人似乎对这一项本应属于男性、充满挑战的文化淡漠了许多。为何青年人对扒龙舟不感兴趣?原因大概有以下几方面。

旧时代,通信不发达,生活水平不高,生活用品缺乏,可龙船节一到,四方乡邻前来趁景、烧炮仗、交换帖子、吃龙船饭,整个村于都在过节,这种过节的热闹场景自然深刻地烙在人们的脑海中。如同过年一样,提起龙船节,人们的精神总会为之一振。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用品日渐丰富,通信技术更为发达,娱乐方式越来越多,乡村之间的交流越来越频密,龙船节这一民间娱乐加体育的活动带给当今年轻人的印象,在红酒绿之间变得模糊起来。 

 乡村长大的青年尚且如此,那长年住在城里的青年,对龙船节的印象又是什么呢?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龙船节就是龙舟竞渡,是龙船竞赛。至于蕴含龙船文化的起龙、采青等系列仪式,很少人听说过。至于龙船景很多是从电视或者是到珠江边看国际龙舟邀请赛。 

 每年的龙船节中的龙船会趁景是在乡村,这是真正的民间活动,热闹异常,一旦有机会见识龙船景,相信每个年青人都会被其散发的约丽的民间色彩所感染。然而,长久以来,由于对族群文化缺乏深入研究,对龙船节的文化底蕴缺乏深层次的理解、认识,有关部门或传媒过于强调龙舟竞赛,把龙舟竞赛单纯说成体育竞赛,导致相当多的人认为赛龙船只是一种民间竞技运动,不了解龙船文化蕴含的意义。与此同时,龙船文化的民间色彩也逐渐在官方的主导下日渐流失,乡村青年对龙船文化都逐渐失去了兴趣,何况城市的青年呢。

但也有例外,青年男子没兴趣的龙船活动,在一些地区却有女子愿意参与。早期的游龙舟不准女性参与,而且只有龙舟没有凤艇。现代的妇女解放运动,使妇女们真正成为能游会飞的凤凰。广州萝岗区夏港街墩头基创造性地将龙舟改制为凤艇,并培养女性参与龙舟活动。墩头基于2006年开始建立女子龙舟队,娘子军的舟叫做“凤艇”,将龙舟的“鸡公头”改做成“凤头”,墩头基女子龙舟队从此每年都扒龙船,还在2008年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中获国际标准组第四名。
但不管怎样,龙舟竞赛发展的脚步从未停止,近一二十年来,每年端午节由省市及各级政府部门主办的各种龙舟竞赛很多,如“莲花杯”龙舟赛、“禺山杯”龙舟赛、黄埔龙舟邀请赛、广州国际龙舟邀请赛等,特别是广州市中心的长堤一带的龙舟赛会,都激友了广州市民关心参与龙舟赛事的热情。通过海内外地区的龙舟赛事的交流,使龙舟竞赛走上了制度化与标准化的道路,为广东珠三角地区打造了一支支屡屡获得大奖的龙舟竞赛队,如顺德龙船队、南海龙船队等。
但在民间的龙舟竞赛,大多失去了原来“斗标”的民间色彩,更多的是为“斗龙”拿奖。如今不少乡村、街镇为赛龙舟赢第一,用的是专业的扒龙船“雇佣军”,就是赢了,别人也不服。但雇用他人扒龙船也是没办法的事,这里有许多深层次的原因,乡村人口减少,青壮年劳力少,且体质下降,许多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乡村青年基本没干过体力活,大多没扒过龙船,他们怎么会有力气赛龙舟?传统的民间龙舟赛的目的有二:一是显示氏族的兴旺与生猛,二是通过宗族实力的较量、展现,加强与巩固与族群外部的联系。如今赛龙舟,一是为了争回宗族的面子,二是为拿奖。为达到这些目的,所以宁愿雇用专业龙舟队。好在如今市场化程度较高,有需就有求,哪个村出钱雇用,龙舟队就以哪个村的名义夺标。说好了拿第一名是多少钱,第二名是多少钱,都有行规价码。结果一些龙舟竞赛往往是政府花钱,老百姓当看客,热闹一阵,鼓停人散。这样的活动,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龙舟竞赛,村民没有一种自发、自觉参与的激情。

多年来报纸书刊上介绍端午节的来历时,总是只讲它是一个纪念楚国爱国诗人屈原的节日,夸大其政治性意义,结果,在相当长的年月里,使几代人不了解端午节的真实内容。介绍划龙舟,也总是以竞赛为主,对于大众参与的传统龙船景了解少,研究更不多,使人们逐渐失去了对这一传统文化的记忆。对于像端午节这样的多民族全民节日,应当恢复它两千多年来的本来含义,抢救并保护其原汁原味的文化形态。正因为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才能使古老的端午节民俗活动充满生机,才能使扒龙船激烈、有趣、多姿多彩,并发展为国际性的竞赛项目,成为端午节标志性的民俗事象。

民间节日在其发展过程中,一般都是从祭祀、纪念、庆丰、娱乐、竞技向综合方向发展,广东的端午龙船节的发展过程也不例外。广东龙船节包括了对龙船崇拜及相关的一系列活动,内容由起龙仪式、龙船准备、邀请宗亲、赛龙夺锦、趁景狂欢、藏龙散龙仪式等一系列的活动组成,而每一个活动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和延展空间,很有必要尽快抢救和保护其原文化形态。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人们在欢庆之余,往往忘却丁它的原始初衷,而渗进了现代旅游、经贸洽谈、招商引资,等等。

如何保护本土文化资源?在开发利用本土文化资源时如何既能保存其传统特色,又能与时俱进,还能不断提升它的文化品位?正是我们要研究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从2008年开始,端午节作为传统民俗节日,与清明节、中秋节等传统佳节一起列为国家的法定假日,保证了公民享有正式的假期,满足了人们要在端午节举办各种活动却没有时间的大问题,体现了国家和政府对文化习俗的尊重。

在龙船景这个平台的基础上,还可以整合旅游节、音乐节、美食节等资源,如将旅游节与端午的龙舟游龙活动结合在一起,将音乐节与广东音乐咸水歌结合在一起,美食节与龙船节的龙船饭、龙船饼、粽子等结合起来。将我们的民俗活动搞得丰富多彩,吸引更多的人参与,使这种龙舟文化的根深深扎在民众心中。

2010年亚洲运动会在广州举行,龙舟赛作为其中的项目之一将在广州增城的增江河举行,这标志着广东广州的龙舟赛已经从民间走向国际体坛。

对于广东人来说,河也好,江也罢,是实实在在的生命源泉,而龙船,是生命活力的载体。没有江河,没有龙船,广州乃至整个珠三角的一切将截然不同。以不息为体,以日新为道,广东人的生命载体之一——龙船,在世界文化融会的大潮中,将不但乘风破浪,而且赛龙夺锦!因为,中华民族是充满希望的民族,中华民族奋发向前的精神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