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追光
《突围1978》导演阐述话剧中心思想
发布时间:2011-10-27    来源:广东文化网    作者:    编辑:shanshan    浏览次数:21

大型话剧《突围1978》导演阐述
--时代的解构者
  "解构"定义:
  解构,或译为"结构分解",是后结构主义提出的一种批评方法。是解构主义者德里达的一个术语。"解构"概念源于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中的"destruction"一词,原意为分解、消解、拆解、揭示等,德里达在这个基础上补充了"消除"、"反积淀"、"问题化"等意思。

  德里达从语言观念的分析入手,对西方形而上学传统思维方式的反思。指对有形而上学稳固性的结构及其中心进行消解,每一次解构都表现为结构的中断、分裂或解体,但是每一次解构的结果又都是产生新的结构,同时建立了自己的结构。

  时装界中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家也有他们的道理。他们敏锐地在一大堆晦涩定义中发现了解构的本质---破坏那些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信条,或对它们提出质疑。
  解构也可以有分析的意思。

一、剧本解读,主题分析
  不可回避的问题:
1、这个戏的的魂是什么?
2、核心问题是什么?
3、核心矛盾是什么?
4、要想说什么?
5、用什么样的结构进行二度创作?
6、看这段历史的目的是什么?意义是什么?评价对与错有意义吗?
7、逃港,老百姓用脚说话,解决这一问题的本质根源在那里,是几个党的基层领导干部,不顾生死,不怕迫害,舍身忘我就能解决的吗?即使冒死签订了001号合同,难道就能实施吗?今天签了,明天难道不会被禁了吗?这算一次成功的突围吗?
8、这个戏与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村改革本质的区别是什么?(一个是把集体的土地包产到户--人民内部矛盾;一个把资本主义国家的东西拿到中国来实验--敌我矛盾)
9、基层干部的努力,老百姓的抗争,是被压迫的还是主动的?
10、我们是在告诉别人一段历史吗?是让人了解一点历史知识吗?
11、做这个戏的的现实意义是什么?

  带着以上几个问题开始导演的解析:
  准确对位主题,才能争取最大艺术效果,二者必须兼顾是我们的主张。
  创作者在理解主题时,必须考虑"置身境遇"和"公共责任"合理性,因此不能跑题走调,这是这部戏的创作前提;在此同时,也要清楚地知晓,主题也是艺术效果(艺术感染力、艺术震撼力、艺术记忆)最后的评价标尺。
  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创作上需要从精品创作和艺术本位建构的高度来把握主题,需要理性的透视,更需要浪漫的理解。切忌理论文章样式的思维,切忌短期的政治性功利贴现,切忌逻辑化、概念化的引导和切入。
  在我们明晰主题之前,有必要对形成这一主题的历史背景,进行一番考量,对我们的主题确立更有帮助。

1、主题背景
  我们必须看到,深圳特区创立之初,是触发中华民族精神现象的一个历史拐点,中国社会从此开始相对稳定地步入开放轨道,走向世界。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现象,如果不是加以高度提炼和进行现实甚至超现实的艺术表现,而只是热烈热闹地表演出来,那就只会是乏味的一次性艺术消费,只能算是一种艺术自慰。《突围》这个戏正是处在这一拐点上。
  我理解,戏中001号文件的签署是中国大陆开放的开始,是一个结果,而为了001号合同签署之前的所有努力是一次改革的过程,所以谈到001号,改革和开放这两个词语是不能分开的,否则就是一次只有结果,没有合理过程的混乱逻辑,暨就本戏来讲,改革是开放的因,开放是改革的果。

  我理解,中国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可定义为一个解构的过程。"改"和"革"都是对现实的修正甚至否定,是在尽可能地破除一切妨碍发展的桎梏,是一个民族对历史结构的集体拆解行为。通过解构,分解原有的制度框架,消解了内心的矛盾和困惑,旧的思想被拆卸,事物发展的本质得以揭示,释放了欲望,激发了活力,同时,对当时中国社会冲突和主要矛盾进行了充分的反思,"问题化"得以回答。这是一次欲望与理想、浪漫与现实相磨砺相激荡的必然反应。

  另外,从现象过程来看,"改革"这个词语对应的是整个社会系统的变化。在历史境遇中看,中国这三十年的"改革"是一个可分拆的词语,"改"对应的是个体的人,是个人为改变原来被锁定、被规范的个体"命运"的自发的,自我解放行动。"革"指向的是支撑社会运转、同时也束缚社会发展的制度架构,是无预定范式的,向习惯上仍占统治地位的思想理念不断挑战的,以经济发展为合法性依据的,集体实用主义的拆解制度框条的渐进的行为。上午大队的党员和群众,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完成了这样一个"拆解"的过程。而绝不是所谓的"一种精神"或"一群党的基层领导干部觉悟的高低问题",而是集体的群众无意识,对现有制度、思想、政治的一次群起而攻之,是对现实、对命运、对未来的一次集体有意识向往、思考和摒弃。从这个角度切入,是否有助于我们更客观地理解当年发生的这一切,回到人性的本体欲望和需求,而不是主观定义一种什么"精神"或"一个主义"。

  十七大正式把建设和谐社会写进执政党的章程,列为执政党的奋斗纲领,这正是对连续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的副产品----社会差距拉大、社会冲突增加、人心浮躁的现实的积极回应,也标志着已被拆了个七零八落的中国社会需要再一次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建构时代。这也许、可能是我们这个戏完成之后的现实意义的指向。如果我们在这个戏中让观众仅仅看到的是几个"敢为人先"的党的基层领导干部的形象,那我建议,我们不用搞了,重复的太多了,让大家集体去看"孔繁森""焦裕禄"那会更感人。

  不说深圳这30年了,就是自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中国社会就一直处在不断地否定再否定、解构再解构的过程之中。一百年过去了,中国才获得了真实的社会建构的机遇,才真正走进了建构时代的历史轨道。上屋大队的这一事件不可避免地是在这一思想变革的大潮中,不断建构的的过程中完成的。

  深圳30年了,一切进入了平稳过渡阶段,说的不好听叫"守财奴阶段,所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提出:"深圳要再一次杀出一条血路,做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党的90周年纪念大会上,请大家关注胡锦涛主席最后的一段讲话,"中国30年是改革开放的成果,要坚定不移地继续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由宝安发动和创演的这台话剧不应该做成一次性消费的产品,雷同于其他同类作品,应该有我们独特的视角,应该尽可能产生长期的文化影响;应该为制造深圳的"城市文化共识"、建构中国的和谐社会以及充满活力不断改革的人文精神作出贡献。

  我想这应该是本戏的最高任务。

  《突围1978》中的基层领导干部和群众,为了过上好日子,为了象香港一样富有,敢于对旧的,阻碍经济发展错的思想说不,想方设法,改变现状。更何况"民以食为天",你不让她吃饱、吃好,他就要用脚说话;中国不能再走政治斗争的老路,发展经济,让老百姓富起来,是永远的任务;001号文件的签署,是中国大地上民众的呼声,是中国迈上改革开放,国家富强的号角,是中国"经济大发展"的集结号。001号文件签署是本戏的的结果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始。

  通过本戏几个典型时段的故事,一组人物的境遇变迁和心灵升华的过程,艺术化的、隐喻式的、带着一种将欲喷发的感觉,强烈地表达出一个缺乏文化积淀、经济落后的小山村需要达成"共同富裕"、寻求"象香港人一样过好生活"的历史必然。

2、确立形象、点化主题

  《突围1978》,这样一个标题,在这里我试着图解一番,"1978",广东石岩上屋大队的1978,意为岭南特色的、比邻香港的、农村的、充满了矛盾的、怀有浪漫思想的、有很多愿景的1978等等;"突围",不是冲锋陷阵,视死如归,意为新思想的萌动,观念的冲击,对落后、贫穷的大声说不、对过上和香港一样好日子的浪漫向往,自身理想和现实的极度争斗,象一抹朝阳在努力的冲破乌云几度喷薄欲出!

  思想是靠形象来呈现的,如何通过二度创作确立形象、点化主题,对剧本的解读显得尤为重要。

  导演解读剧本,是为了建立作品创造的形象的种子,这种形象的种子将指引我的剧组的各部门在今后的工作中,以此为轴转动起整个制作的大转盘,所以准确的形象种子的确定,是所有工作的开始,是剧作成功的基石。

  我的形象种子是"云层下喷薄欲出的一抹朝阳"。

  喷薄,意涌起,上升的样子;欲,将要;形容水涌起或太阳初升时涌上地平线的样子;出自--唐·岑参《冬夜宿仙游寺南凉堂呈谦道人》:"乱流争迅湍,喷薄如雷风";引自--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

  o形象种子:一抹朝阳(石岩上屋党员干部和群众,过好日子,希望,憧憬等;朝:早,暗指001号合同,中国第一,深圳之最!

  o行动指南:喷薄欲出(释"薄"为"博")。(欲望,祈求,向往,憧憬,萌动,生发,说服,造反,拆解,坚守,冲出,突围等)

  o主题背景:云层下。(制度框架,思想观念,立场观点,私心杂念等等)

  o此剧性格基调:悲喜剧!

本戏的结构:
  焦菊隐先生的结构理念:虎头--猪肚--凤尾。
  "虎头"暗自开场要惊艳,使人为之一振,开头开的好。
  "猪肚"暗指中间部分,要五脏俱全,样样都是宝,五颜六色,丰富多彩。
  "凤尾"暗指结尾要象凤凰的尾巴一样漂亮,且有延展的感觉,把戏的感觉延展到未来,给人以思考。

  o本戏顺序:"虎头"2场(香风)--"猪肚"4场(第一次会议4:2)--3场(爱书归来)--5场(问爸爸)--6场(砸电视)--7场(星兰别母)--8场(说出真相)--"凤尾"9场(埋伏廖振龙)--10场(4:3)

  o第一部分:"喷"(含2场。香风吹来,群情激昂,插混打横,介绍人物;办厂消息,大快人心,细细算来,血脉喷张,手舞足蹈,憧憬未来)(第一场"斗逃港,兄告弟,三疯装疯"暂按删掉处理)

  2场戏的重点:是岳海从轻工局带回来一个让人寝食难安的好消息,仔细一算,怦然心动,激动万分,一老一少畅想着有了这笔钱,可以为村里的老百姓干好多事实,竟然手舞足蹈起来,都忘了这事儿要跟大队的其他几个支委商量才行,于是狂奔回大队部准备召开支委会。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等待他们的是一盆凉水。。。。。本场戏的其他规定情景需要在一个画面中完成,不要按顺序出场,有机地将亚寿、草草、海华、星兰、会计、三凤、纪秘书、讨债人等人组合在一个画面里,然后突出岳海和廖振龙的"香风"。增强岭南特色和人文情怀。纪秘书对素素感兴趣的戏删掉,执行"重要通告"即可;剪掉亚寿的喇叭裤,有助于人物形象,也是时代的记忆,类似的处理会使观众产生亲切感,怀旧情怀悠然而生,要多挖掘。等等。

o第二部分:薄(释为博弈的博,意指:用自己的行动获得,如博取、博得;古代的一种棋戏,意指博弈,局戏;含4、3、5、6、7场)

  (上接4场,第一次会议,两种观念和信仰的博弈、现实与理想的博弈,群众与大队领导者的博弈,内心的挣扎)

  本场的重点是4:2。办厂的的事以失败告终,岳海退而求其次--"接触一下",并以书记的名义签下了会议纪要。

  会议比较沉闷,同意巫伟平导演的建议,要加一些村民进来插混打横:反应现状,交代民情,家长里短,取乐搞笑,讽刺挖苦。三凤也要在中间穿插。如:舞台前面三五成群坐着观众,后面是大队支委开会。

  (岳海的"我是书记,我签"话音一落,紧接下一场,暨3场,爱书归来,喷洒乡情,兄弟见面怒其不争,夫妻见面情浓雨雪)

  本场的重点是兄弟见面怒其不争。"兄弟情"和"封口"是事实事件--规定情景;是悬念,本场说不清楚这两件事。另一重点,夫妻见面是"救赎"--挽救那久违的爱情、亲情。用办厂,一定让爱人和孩子过上香港一样的好日子来偿还。但只是一厢情愿,13年,物是人非啊,爱书该何去何从,坚持还是回去香港,这时岳海来了,故人相见喜极而泣,泪泉奔涌,音乐中两人剪影促膝,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分手后,爱书独自走进另一光区,景向台中移动,草草在等他,紧接"问爸爸"。

  (5场,问爸爸,找爸爸,逃去香港看爸爸,爸爸是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听说去了香港就有了好生活?这里的生活没了希望!)

  本戏的重点是孩子们(群众)的"呼声",是向往,是憧憬。爱书不是有女不能见的难过,草草不是见不到爸爸的痛苦。爱书是欣慰,是鼓舞,他看到了希望,他看到了未来,他更坚定了来办厂的信念,他向往着一家三口团聚的日子。爱书不是呵斥,是说服,是"洪",是"骗"--"有一天,我一定帮你找到爸爸,让他回到你的身边,给你带来好生活"!见到女儿多开心,多想抱抱她呀!见到香港来的叔叔多开心,多想问问他香港是什么样呀(从香港的不夜城讲到苦咖啡讲到维多利亚港的大轮船!),浪漫地去理解这一对父女!

  给他们一台大电视,让他们天天看香港!

  抱着大电视向外跑:"看香港了!看香港了。。。"进入到另一景区,村民们也纷纷拿着小板凳围了上来。已接第6场。(第6场,砸电视,纪秘书查办厂,巧遇"偷看敌台",查来源,纠思想,怒砸资本主义大电视--也砸碎了群众的美梦)

  本戏重点,纪秘书砸电视,老百姓群起而攻之。草草要她赔电视,纪秘书一气之下要抓人,老书记匆忙来救人,救不下来要打人,惹恼纪秘书,说出办厂的事--"公社要办你的学习班!"。此时素素来解围,不是解的草草的围,而是解的"纪秘书的围",惹恼了草草,气坏了群众,草草不想长大象妈妈:只会喊口号,不想让她(群众)过上香港一样的好生活!(因为从"爱书"叔叔的嘴里知道了香港的好生活)。

  人散去,留素素,苦苦追问"为什么?",老书记与素素谈到韩信的"胯下受辱"之典故。素素说:让我好好想想。。。。另一区传来了"粤曲《摇篮曲》,紧接第7场。

  (第7场,星兰别母,妈妈惊觉,欲说真情,左右为难。说出真疯,越辩越乱,星兰心寒,下定决心要挣钱,治好妈妈的病,三凤追星兰。全村大乱。)

  本场重点:坚定的决心,匆忙的脚步--逃港。戏一开场在"摇篮曲中",三凤已经睡在星兰的怀里了,星兰说完话,脚步要匆忙,要坚定,不能没有规定情景。

o第三部分:"欲"(包含第8场和第9场)
  (第8场,说出真相:孩子们被抓了回来,不吃不喝不言语,"今天抓到了,明天还要逃"。素素面对现实痛定思痛,岳海给孩子们端来了红烧肉,"好吃吗?""好吃,岳伯,如果天天有红烧肉吃,我们哪也不去,待在家里多好!"老岳忍不住了,老泪纵横。郭崧来了,他变了,他造反了:他说出了埋在心底13年的大秘密。妻女相认,一家人团聚了。爱书哭了,他扶起了郭崧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岳海说:"。。。。。。。。。"转成溅起势的广东音乐,接下一场"反对票"

  本戏的重点,转变。郭崧切记不要演"悲情",这两个字不能诠释这个汉子的内心世界。他造反了,现实唤醒了他的良知、人性,他觉得真畅快呀,他真想大声的笑,13年他没笑过,笑声里,眼泪奔流着,奔流着。。。。。。

  (第9场,反对票,广东音乐中,岳海谈笑风生地谈起老书记的"事迹",请求廖投反对票,当看到年轻人不解的时候,"我对得起老书记了,他没白培养我!我给你烧点纸钱,你可要收着,将来过上好日子,这可是有你一份功劳啊!!!"。他拎着一个烧纸钱的道具桶和廖振龙一起往里面放着纸钱。(古老的客家山歌唱悠悠唱起起)。

第四部分:"出"(第10场)
  (第10场,4:3出炉。一轮红日从天边"喷薄欲出",霞光洒满大地,大地上站满了群众和大队支委,表决开始,合同出炉,树上开出花。"爷爷,爷爷,凤凰木怎么开花了?""春天快到了!"--很远,很远传来了歌曲《春天的故事》: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歌声中小平的声音,大家凝神静听:"中国,必须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不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

  o落幕!

  o谢幕!

二、舞台处理

  以上皆是在围绕着宏大的主题来讨论戏剧的立意设计

  但是,本剧的艺术表达方式不一定要采用宏大的叙事结构,现代观众对经常复现的宏大结构普遍已经"审美疲劳"。

  微型素材一样可以宏大表现,一样可以表达重大的历史现象,这就是艺术的功能与魅力之所在。

  本剧立足上屋大队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生活、个人命运与欲求,把宏大主题寓于微型故事之中,尽量寻求亲切、亲进、亲和的艺术效果,使观众融入到现场中,使得"就在身边"、"昨日重现"、"不悔当初"、"若思若悟"、"寻真向善"的情怀油然而生。不需要高大全式的塑造,着眼于老百姓真实、善良的欲念;不需要口号式的语言表现,本色,实在,符合人物特定身份的语言风格是我们的追求。立足本土,发挥地域特色,将历史和现实紧密联系,打造具有岭南风格特点的戏剧。

  o原作全剧10场戏、一个序。请看颜色图:序-悲,1场-大悲,2场悲喜,3场双悲(妻兄见面),4场-悲壮(第一次表决),5场-悲情(有女不能认,书记见面),6场-悲愤(砸电视),7场-夺路狂悲(星兰别母,母追落水死),8场-泪如雨悲(郭松说出真相),9场-壮烈(潜伏廖振龙),9,春天来了!

  我们用眼泪换来了春天!换来了001的签署,太沉重,也不符合历史和现实。

  1、导演提示:a化悲情为快乐!(如:父女见面一场戏,不要去演父亲的有女不能人,而是亲近,呵护,关心,快乐等等!

  b化严肃为幽默!(如:砸电视,不是演形式怎样的严峻,孩子和书记被弄得多么残,而是要看群众怎么反抗,纪秘书宏篇大论的尴尬,怎样下不了台,及秘书怎么狼狈。第一次会议,老百姓参与进来,反应民生,传达民意等等!

  c化"精神"符号为"欲望行动(如:素素和爱书的见面,是两种欲望的融合与抗争;爱书和郭崧,书记敢于签字,不是他的精神,是老书记的音容,是良心,是承诺,是每年六万块的钱,是孩子们的眼神,是群众的纵勇,是农民的面子,是个人。因为当我们给一个人定上"精神"的烙印,就容易符号和概念化地处理。郭崧最后签字,不是"精神"了,不是觉悟了,是良心发现了,彻底绝望了,是"农民的造反"了。素素是浪漫的,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者,也不是精神,是面对现实对自己的一次重新武装。精神让后人去定义!

  2、围绕主题及历史背景,选出一批带有历史标记、标识性关键词,为本剧创作和剧情的演绎提供元素和指引,比如:改革、001号、欲望、迷惘、命运、春天,挣扎,逃港,好日子,萌动,喷薄欲出,坚持,捍卫,投机,反动、造反、憧憬、向往等等。

  3、尽可能在各方面都突出南方制造,标显岭南特色。调动本土艺术家的能动性,本土打造。

  4、音乐创作方面,建议以本土素材为元素,打造粤曲交响。贯穿主弦。客家山歌脍炙人口。音乐是语言、是想象的延伸,是人物思想的外化,是心灵世界的渲染,是"音、诗、画"场面的烘托。

  5、空间营造,一面观众,虚实结合,现实主义戏剧创作原则;年代戏,要有现代印记,用尖端方式来讲那个年代的故事,彰显科技时代戏剧处理观念,用现代力量解构历史题材,科技与戏剧结合;岭南特点突出,地域色彩凸显;灵动时尚,为导演和演员提供形式空间;想象空间广阔,延展性强,切记一览无遗;舞美元素:村委会(解构的主体力量),祠堂(思想禁锢的象征),树(一颗常年不开花的古老大树),风水塘(美好的愿景,寄语希望,对生命的吞噬等等)。

  6、演员本色出演,挖掘演员本身的特质。

  7、全景"音、诗、画"处理,间离历史与现实,把历史推远(涉及两场戏结尾和开头)强调"仪式感"

  8、不见得一开始就叫观众看得明白,故事要漫漫到来,见招拆招。

  9、舞台上利用灯光进行多空间,几度空间处理;灯光诠释主题,幻化形象种子;烘托气氛,表达情感;意图明显,技术突出;流动易变,随景移动;转换自然,串联全场;避免暗场,明场迁换;历史和现在、室内和室外、甲场景和乙场景可以出现在同一舞台空间当中。(第一版中郭崧和素素家用了此方法,效果较好)

  10、分组导演要关注整戏的节奏,节奏是戏的灵魂,导演要设计节奏,不能靠演员出节奏。本戏的特殊性!

  11、开发小道具的使用,使小道具成为人物之间联系的纽带,成为点化事实事件的媒介。如(草草的像章,爱书的礼物,亚寿的糖果,老书记的椰胡等等要用好用的充分。

  12、戏中的个别人物可以用方言,增加地域特点,但一定要观众听得懂,或解释得明白。

  13、舞台上随时在任何一个地方落下一块布景,成为另一度空间,不拘泥于熄灯、暗场一种手段;可以明场迁换景,人物也可以从一个空间自由地走进另一个空间,无需暗场,这样场上的空间会更连贯,更有生命力。不会造成观众的瞳孔变化,引起反感。"如:爱书和素素从一个空间走进家的空间或其他,开始演戏,当景上升时人也在移动,诠释两棵驿动的心,渐行渐远。

  14、演员场上的真情实感至关重要,无与伦比,人物塑造永远是核心。

  15、不要拘泥于现实主义的表演方式,演员随时可以从两个人的戏中跳出来进行独白,解说自己的内心世界,又同时在戏里演戏。如:爱书和素素,爱书和老书记的难言之隐,星兰和三风的思想争斗,用方法淡化悲情。现实主义表演风格和表现主义兼容,寻找突破(建议)

  16、戏的"点",戏的"眼"一定要延展开来,不要只想到用音乐来点"点",点"眼",要善用手段。

  17、人物关系的交代要简单,明快,关系可以迅速发展,进入故事。如:郭崧和爱书见面,爱书与素素见面"是你"是我""你终于回来了""我终与回来了"就可以了,迅速进入主题。象老书记和爱书见面"爱书""岳书记"就结了,没啥可演的了,给观众一点空间。

  18、要努力把戏展开,点到是没有意义的,要么就不要,要就要说清楚。

  19、观测点:小道具--话剧,语言--话剧。

  20、特别关注:三风!她是本戏的调味品,别人不敢说的狠话他都敢说,别人不敢评价的事她都敢,别人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她经常"发表"真实的"见地","仗着"她是"疯子"。她在开会的时候会出现,在纪秘书声讨孩子的时候会出现,在爱书和郭崧见面的时候会出现,只要需要他的时候他都可以出来"打破形势"制造戏剧效果。

  21、每一个戏都有一个基调,都有他的性格,我们的戏是什么基调,性格请大家再思考。

  22、我理解,这是一个悲喜剧。

  23、三风和素素是一个对照,一个说真话,一个喊空话。

  24、建议抓住人性共有的东西和欲求使劲,别抓住政治使劲

  导演的阐述只是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完整的阐述要靠大家!







Copyright © 2003-2010 gdwh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粤ICP备06098600号
版权所有:广东省文化艺术信息中心 主办:广东省文化厅 承办:广东省文化艺术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020-87047004
欢迎新闻来稿,邀请本站记者对文化类新闻报道!网站邮箱:gdwhw01@163.com QQ:106214385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