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丽霞母子与“摆七娘”

与四大乞巧婆婆同名的,还有谢丽霞婆婆。

        话说这谢丽霞是潘文治将军的侄媳。潘氏一门出了3位海军舰长、40多位海军将士,谢丽霞的儿子潘剑明就是他们的后人,作为珠村乞巧传承人,不能说与这些血缘没有关系。

        谢婆婆与几位乞巧婆婆自发将珠村摆七娘恢复起来。谢婆婆自己经营服装配料,绸、布、珠将工艺品装饰得美轮美奂。她的七夕公仔极有特色:例如铁拐李,适当将葫芦放大到可以骑坐,夸张神态毕现。一个人物衣物布边、扁带、丝绒、到凤钗、环珮等全套“装备”一手一脚做得如此精细,让最巧的巧姐都叹为观止。她出外散步、看电视都一心想着乞巧,注意花草纹样;她又到外省浙江、福建等地,观摩当地手工艺,制作更加精巧。


谢婆婆(左一)和大家同心协力扎乞巧

        谢婆婆的珠绣手艺更加引人入胜。在传统广绣中,一向以绒线绣作代表;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珠绣也成为广州工艺美术的一项代表。在东圃刺绣社带动下,珠村成长起了一大批珠绣好手,以谢婆婆等为代表的好手,将珠绣装饰变成现今生活中应用十分广泛的东西。在每年摆七娘的桌台上,珠绣的挂画、服装、瓜果工艺品都很普遍。谢婆婆擅长珠片花、珠仔花和珠绣装饰。而且从不计报酬。乞巧婆婆、乞姐的统一服装也是她的手笔。

        除了传统题材,她还结合现实制作现代题材作品。她和潘剑明创作的《喝水不忘挖井人》、《航天火箭扬国威》获“第四届广州文艺奖”二等奖。2004年1月,珠村乞巧微型工艺品首次获得这种殊荣,接受广州市委、市政府的奖赏。


向台湾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毕女士赠送乞巧公仔

        潘剑明是珠村乞巧文化的最初组织人和大力推广者。他是土生土长的珠村人,从小耳濡目染,乞巧文化、龙舟文化、潘文治故事样样入心。他也是优秀民间艺术和民间风俗的热心传承者。上世纪90年代末,珠村摆七娘活动自发恢复,那时真是还是整天提心吊胆,关在家里偷偷自己摆,自已欣赏。因为怕别人说“搞封建迷信”,在祠堂里摆也是关了大门的。直到2001年,潘剑明请来了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妇女们才敢当众在街头帖出大红纸进行筹款,要摆“大七娘”,而且不分男女老少都可参与。广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及广州羊城诗社百多人在七夕这天进入珠村,作画赋诗,给了最大肯定和支持。广州近代史博物馆也到珠村录像。2003年,珠村乞巧摆进广州,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与荔湾区文物管理所在荔湾区仁威庙举办长达一个月的“乞巧民间工艺展览”,传媒和市民广泛关注。广州博物馆还收藏了一台“七娘”。2003年,天河区政协主席带着全体政协委员到珠村观赏乞巧,珠村乞巧在珠村人的努力下,逐步成为天河区和广州市的一个文化亮点。


为天河区“世界文化遗产日”活动讲解乞巧工艺

        潘剑明一如既往,经常牺牲私人时间、出资出力义务跑策划、宣传、联络,为珠村乞巧文化的传播洒下了大量的心血汗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潘剑明对本土文化投入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热情,不计得失,真诚付出,对乞巧、龙舟、舞狮,他都掌握大量一手材料,多年来,在报幕杂志上发表了大量文章,堪称本土文化大全。在广州乞巧文化节筹备和举办期间,他提供了大量的珍贵资料和图片,并对珠村的年轻人进行乞巧文化培训。乞巧节宣传期间,他把自己的私车提供出来,并心甘情愿当司机,经常一身大汗接着一身大汗,带着一帮年轻人满广州市到处跑。他为前来参观的群众讲解摆七娘的文化典故,不断拍下照片和录像,作为资料保存了提供出来 。他让人感到,珠村人就是这么实在、这么可爱。他也被选为政协天河区特约委员、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为广州乞巧文化节讲解

        潘剑明说,珠村的七夕乞巧文化历史悠久,是我们祖先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是用金钱买不到的。在乞巧活动中断了几十年后,珠村的一群老婆婆热心地带领大家把它恢复了,表明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有强烈的渴望美好生活的愿望,作为一个珠村人,我感到自豪和骄傲。我觉得我们这辈人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就是有责任有义务去继承和传承,把乞巧精神、乞巧文化、乞巧艺术发扬光大,使更多的群众都自觉地参与到中国的民俗文化中来,感受中华民俗传统文化的魅力,使年轻一辈更爱家乡、爱国家。有诗为证:
志同道合乞巧人,不为钱来不为名;
只为岭南传瑰宝,精编巧砌出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