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乞巧元老

黄彩余、陈宝好、周文莲、谢惠琼是珠村乞巧四大元老。


珠村四大乞巧元老

        黄婆婆一家是乞巧之家。76岁的陈婆婆其实也不相上下。她心广体胖,眼眸中时时刻刻散发着祖母般的温馨和关爱。制作七娘盆是她的拿手好戏。七娘盆就是大纸载成圆盘状,上面是七仙女日用穿戴的衣服鞋袜、针线剪刀、梳镜妆奁等等。制作考究的七娘盆,还有书、画、琴、棋、首饰及各种日用品,这是广州传统摆七娘活动中必不可少的装饰品。这种给织神七姐的纸衣纸品,是民间女子祈求得到高超裁缝技巧、美好幸福姻缘的载体,极具传统韵味。可以一只小手指套一个的小鞋子、小帽子,都摆在七娘桌前,到初八晚上连同七娘盘一起烧献给织女。

        陈婆婆还特别爱花卉,善于制作五颜六色、精巧妙绝的各种花卉:牡丹、玖瑰、桃花、梅花、菊花,还有雪梨、杨桃、苹果、香蕉各式水果,藕、枣、茨、菱等时蔬果品。无论纸、米、松子、西米、通心粉等,都成为制作材料。此外还有彩绸、珠片、色纸、泥娃娃制作的“鹊桥相会”、“天庭仙女”;冬菇、花生、芝麻堆粘成的斋塔。看,陈婆婆又在祠堂与其他巧婆、巧姐一起,有说有笑围坐一起,制作各式乞巧工艺品了。

        83岁的周婆婆看上去只有6、70,皮肤还白皙光滑。举止斯文得体,脸上总挂着和蔼然可亲的笑容。中国传统男耕女织的文化很好体现在她身上.广绣是中国的四大名绣,在她的少女时代,正是广绣业的繁荣埋藏,她潜心学习绣品技艺,练就了一双刺绣巧手,善于刺绣各种花卉。1998年,周婆婆用她那双巧手与其他婆婆一起,承托起摆七娘的传统。
20世纪50年代,广绣再次恢复,当时许多刺绣社在周边地区兴起。国营东圃刺绣社(珠村原属东圃镇)就是颇有规模的一间,在五六十年代十分活跃,它不单有自己的职工,还在辖内各村组织刺绣生产。目前活跃在珠村摆七娘舞台上的那些五六十岁巧手,年轻时几乎都受过它的影响,为它工作过。

        与黄彩余一样年纪,也是76岁的谢惠琼秉性温柔,不多言。她还拖着一条长辫子,几十年如一日。谢婆婆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她善于运用手边的各式材料制作各种手工艺品,心灵手巧的形容对她很贴切。她也善长制作各种纸花、米花、珠花等。这里有一种蜡做的腊梅花,腊梅花制作非常讲究,首先要将蜡煮热熔化进行调色,白梅调白色,红梅调红色,然后用手细心地捏成一片片小于指甲的花瓣,再用细铁线小心翼翼地穿扎起来,捆绑在真的腊梅树枝上,成为一束束娇艳夺目的蜡梅花,完全可以假乱真。

        这几位乞巧婆婆是珠村摆七娘的乞巧元老。她们共同恢复传统,包括传统仪式、制作有代表性的乞巧工艺品。在这些乞巧工艺品中,乞巧花是摆七娘中不可缺少的装饰品。它在一台七娘中,既是配角也是主角,这是因为七娘台上摆放的各种工艺品总有特定的含义。由各式公仔组成古代或现代历史故事、讴歌现代生活的脉胳。乞巧花则是为人物故事营造环境和制造氛围的。珠村巧婆巧姐们特别擅长制作乞巧花,这是她们的一项基本技术。制作乞巧花有稻米、麦粒、瓜子、芝麻、花生、红枣、橄榄、珠片、绒线、泡沫塑料等等数十种,都是代表材料,林林总总,应有尽有。可以说,凡是日常生活有的,想得到的她们都做得出来。


赶制纸花

        特别要说的,就是婆婆们首创的“牌坊”。这是以珠村牌坊为蓝本创作的一件大型工艺品,这是珠村乞巧的象征之一,牌坊卷檐、彩塑、砖纹、柱础极尽精巧,上面还有对联,近年这座牌坊不断被省市区各级博物馆收藏,因此每年都要重新制作,得花费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

        当然,珠村的乞巧婆婆不止“四大天王”,珠村甚至成立了“乞巧婆婆工作室”,成员有王婆婆、秦婆婆、钟婆婆等四五十人之多。在她们的带领下,大批后生成了乞巧婶婶、乞巧姑娘,都进入这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