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乞巧之家

黄婆婆三代同堂,都是珠村乞巧的元老兼“发烧友”了。黄彩余回忆,她几岁10几岁时乞巧年年都摆,一般都在七夕前,提早一个月左右就开始动手做。

        抗战时候,兵荒马乱,乞巧活动也停止了。解放初偶然还有摆一摆,但后来政治形势逼人,这一放,就到了20世纪90年代。那时生活的确好了,乡人生活富足,可政治的事还是不太敢提:封建迷信这帽子太沉重了。

        1998年,昔日的乞姐黄彩余,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了。虽然年逾古稀,可少女时代关于乞巧的美好记忆仍然不能忘怀。村里几个同龄老婆婆一聊天,物质生活丰富,这传统也恢复恢复,让自己重温旧梦吧。她们就带着一些村民再次恢复传统的“摆七娘”。刚开始,是偷偷在家里摆的,大家暗中互相传递,看看摆了也没什么不妥,相约明年再摆。


黄彩余婆婆八十好几还宝刀未老

        后来,黄婆婆的女儿潘映桃、儿媳罗玉婵也参加进来。这两位都是十分能干道的“巧姐”。到了第三年,罗玉婵就独自承担制作“芝麻香梅花”的重任了。一枝香往往做十来二十天才能完成。她们都是业余时间做的。黄婆婆们还改革粘贴的材料,以往用浆糊、胶水,后来发现易脱易发霉,就改用乳胶,还自己用糯米粉煮熟,成一个蛋形再捣烂做成。黄婆婆最擅长做七夕公仔人物。牛郎织女系列人物不在话下,白蛇传、四大美人、八仙贺寿、樊梨花与薛丁山、穆桂英、钟无艳、花木兰,等等,自己设计、裁剪、缝制、粘贴衣服道具,把各自的神采和故事情节都做出来了。黄婆婆受过教育,写得好字,许多七夕对联出自她的手。现在的乞巧工艺品比以前丰富得多了,除了大量以假乱真的花卉外,还有丁方不到一寸的钉金绣花裙褂,有一粒谷子般大小的各种绣花软缎高底鞋、平底鞋、拖鞋、凉鞋和五颜六色的袜子,有玲珑轻飘的罗帐、被单、窗帘、桌围,有指甲般大小的各种扇子、手帕,还有样式齐全的梳装用具,胭脂水粉,等等。广州博物馆等收藏了他们的乞巧作品。


罗玉婵的拿手戏“芝麻梅花香”

        黄婆婆从开始就带了十多个“徒弟”,其中有她的孙女潘贵生。她做珠片花、做鹊桥、做凉亭,做得似模似样;最喜欢就是当仪式上的“玉女”。“乞巧节上,许多人来睇,都赞好嘢,这时最开心。”2005年第一届广州乞巧文化节礼拜七娘的仪式,一家人全都参加。她也成了继承乞巧文化的年轻一代。


三代乞巧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