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乞巧节的传承工作

一、摆七夕是从前广州市区和近郊普遍的民间习俗

        在广州市和广州市郊区,乞巧节古而有之,最盛的时候是清末民初和陈济棠管治时期。由前一年起,未婚的姑娘们就凑钱成立“七姐会”,第二年就以“七姐会”的名义筹备七夕活动。七夕节前三四个月,就开始用稻草、色纸、灯心、芝麻、谷米、豆粒、瓜子、丝绸、布碎等日常生活用品、食品作原料,制成各种巧夺天工的人物、家具、日常用品、花鸟虫鱼等微型工艺品,并有以红枣、花生、甘针、云耳等食品做成的斋塔,用芝麻砌成图案的芝麻香。到了农历七月初六,姑娘们就纷纷拿出自己辛劳数月制成的微型工艺品,摆上桌面;同时摆上一早就发好的禾秧、时果。一台七夕公仔就布置完毕,成了一个小型展览会。引得村人驻足观看。来看的人越多,就证明这台七夕工艺品越有水平,姑娘们就越高兴,脸上就越有光彩。七夕那天晚上,姑娘们还遵循古俗,进行拜祭七姐的仪式。仪式完后,又有对月穿针,内容十分丰富。珠村的摆七夕当时犹为突出,有清末明初的《珠村七夕吟》为证。日寇侵华,民不聊生,摆七夕停止。抗日战争胜利后,广州和近郊又恢复了摆七夕,一直延续到50年代。

二、摆七夕的兴衰

        解放后至60年代初,各乡村依然有人摆七夕,而且乡村之间还互相观摩交流,工艺品越做越精致。1964年小四清,极左思潮泛滥,把摆七夕当成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当成是封建迷信。还派出工作队,四处扫七夕。文化大革命时,更是把摆七夕当成是四旧,要扫进历史垃圾堆。摆七夕从此绝迹。

        改革开放后,广州近郊农民经济收入增加,生活好转。饱暖思娱乐,一些村民开始怀念起从前的习俗    摆七夕。这时,政治环境宽松,经过文化大革命后的拨乱反正,很多以前的极左思潮已经逐渐失去市场。文革时禁止过的民间习俗如划龙船已经得到政府承认,并由市政府举办龙舟邀请赛。于是在广州周边农村的民间摆七夕活动便悄然兴起。90年代末,天河区的珠村、车陂,黄埔的茅岗、横沙、沙蒲等村都悄悄摆起了七夕。而且听说黄埔乡村的摆七夕,比天河区的还要早一些。可是由于没有政府的明确肯定,摆七夕都处于地下状态,一有风吹草动便心惊胆战,生怕又有人来扫台。

        2001年,珠村事业有成的中年妇女谢丽霞又带领一班50年代摆过七夕的老巧姐,做了一台七夕工艺品。这台工艺品有传统的牛郎织女、穆桂英巡营、花木兰从军,瓜子壳花、谷花、米花、斋塔等传统工艺,也有表现现代化生活的航天火箭、“吃水不忘挖井人”等富有现代气息的工艺品。摆七夕就是要让别人欣赏自己的工艺品。当时,潘剑明认识沙河镇的考古爱好者郭纪勇老师,就拟出通知,托郭老师发给沙河镇一些村。让他们也去看看。郭老师也给了我一张,让我通知有关领导。我想,摆七夕是民间工艺的范畴,我是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会员,何不请我们的曾应枫主席看看。当时,曾主席还未看过摆七夕,对此很感兴趣。看过之后,认为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民间习俗,马上通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省、市电视台来珠村观看。于是各新闻煤体争相报道。摆七夕也从地下堂堂正正地公开于天下。由于民间文艺最权威的曾应枫主席的肯定,各村的巧妹、巧姐、巧婆放下了心中大石,从此可以理直气壮地做七夕公仔了。我们说珠村是乞巧第一村,并非说是时间最早,而是敢于最先在煤体上宣传自己,宣传这种良好的民间习俗。煤体公开后,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广州市博物馆也派人到珠村,各自征集了一台七夕工艺品,作为永久保存。今年,得到广州市委的大力支持,对宏扬七夕文化品牌,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三、任重而道远的传承工作

        一个美好的民间习俗,只有传承下去,才有生命力,才能生生世世,成为我们民族的DNA。可是由于解放后的政治运动和各种极左思潮,差点扼杀了这个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一个良风美俗。现在,由于我们各级政府重视,在靠近市区的一些乡村,摆七夕又重新红火起来。但可惜的是,很多以前红火过的村庄,甚至广州市当时摆得最兴旺的荔湾区和东山区的东川路,都已经断了层,搞不起来了,只能从欧阳的长篇小说《三家巷》和朱光市长的诗词中重拾当年记忆。幸好,我们的市领导,区、街、村领导认识到这一点,做了很多实实际际的工作。这次广州七夕乞巧文化节,无疑对七夕文化的传承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村委会也认识到:要让乞巧节这个良风美俗千秋万代传下去,关键是做好下一代的工作,就是要让世世代代的孩子,耳濡目染,自小就乐见摆七夕、熟悉摆七夕,参与摆七夕。这样,我们民俗文化才不会断代,才能够传承下去。因而,现在街、村一级领导都在注意培养摆七夕的接班人。如,在今年的乞巧文化节中,他们培养了30个珠村的少年男女,让他们学习七夕工艺品制作、学习拜七姐的礼仪程式、了解珠村的古文化和近代的革命历史。他们还注意培养更小的一代,在珠村小学,举办了以乞巧节为主题的作文比赛,让他们从长辈的口中了解七夕、熟悉七夕,并参与七夕工艺品制作。就算100个学生中只有几个人对七夕产生兴趣,我们的七夕节就不愁后继无人。而事实是,我们每年到祠堂看巧姐巧婆们做七夕工艺品时,都可以看到一些几岁到十一二岁的小朋友在帮忙,有的甚至可以独立制作,而且,这些小孩一年比一年多,每年展出的七夕工艺品都有这些小孩制作的工艺品。

        我们相信,只要政府级级重视,这种摆七夕的良风美俗就可以世世代代传承下去,成为我们中华民族抹不掉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