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村俗影

珠村俗影

      珠村,又名朱紫乡,族谱记载朱紫即朱衣耀映、紫气辉腾之意。

      在这片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美丽的生态。北依苍翠的山岭,南面秀美的珠江,其间水网密布,土地肥沃。茂密的荔枝树茁壮成长,甘甜的山泉水流淌不息,开村大榕树诉说温馨的故事,村环水、水环村的村落景致丽质天成。


图片一、美丽的珠村一景
美丽的珠村一景

      这里有美丽的传说。800多年前,珠村的先民来到这里,开荒耕种,开村建业,从此时代传承。他们勤劳、朴实、善良、勇敢,乞巧节他们推出精美的乞巧作品,龙舟节他们团结协力齐心竞渡,他们把粤曲唱得婉转悠扬,他们把狮子舞得风生水起,这就是地道的珠村人。

珠村龙舟招景
珠村龙舟招景

民国海军总司令――潘文治将军

      这里有敖人的业绩,民国海军总司令、著名爱国将领潘文治将军就生长在这里。潘将军毕业于清末黄埔水师学堂,后留学英国,回国后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坚持抗日,反对内战。晚年回到家乡珠村办学兴邦,造福桑梓。1923年被孙中山先生明令赞扬“志行纯洁,深资倚畀”,其家乡珠村被荣誉为“中国海军之家”。珠村还是黄埔军校一期学生的训练基地和考场,一期学生曾借宿潘氏宗祠,北帝庙和吉山车站曾为黄埔军校中转弹药。岁月的荏茬,潘文治将军亲手栽种的海棠花至今还在他的故居里怡然盛开。


潘文治故居里的海棠花

香火旺盛北帝庙

      北帝庙又称上天玄帝古庙,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重修于清嘉靖年间及民国十年(1921年),是珠村人和谐共处的见证。

      1924年11月8日起,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进行毕业考试,指挥部就设在珠村的北帝庙,总指挥是教练部主任何应钦。1924年,黄埔军校开学后,学生们常来珠村训练。由于黄埔岛四面环水,交通不便,而珠村交通便利,又靠近吉山火车站,于是第二次东征陈炯明时,北帝庙成为黄埔军校的弹药中转站。


北帝庙

      北帝庙门前至今还有两块明代的红沙岩柱墩,蒋介石、宋美龄、胡汉民、周恩来、廖仲恺、鲍罗廷等国共高级领导人都曾踩过它上马、下马。

      如今的北帝庙依然香火鼎盛。2003年孙中山先生的孙女孙穗芳博士参观潘文治故居时,还到北帝庙捐赠过。

古老商业街——三间铺头

      这是珠村最古老的商业街,由于是三间商铺组成,习称三间铺头。

      三间铺头始建于清朝末年,依塘而建,周边视野开阔,通风良好,空气清新湿润。门前是一条2米多宽的石板路,上有瓦顶遮盖,砖木结构,类似于广州骑楼的功能。


古老商业街——三间铺头


      珠村是水乡,村内村环水、水环村,河涌、水塘环绕村落。三间铺头前面的通道是旧时珠村的交通主干道,来来往往的人们必经于此,更使得三间铺头不仅成为当年村中的商业旺地,也成为村民休闲聚集的场所,后来改为居住。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三间铺头恢复了其商业功能,经营日用商品。世事变迁,而今三间铺头古朴依然,但已不复往日的热闹。

独特风俗水浸社

      珠村分为多个社坊,文华社为其中之一,奇特之处是此社的社稷坛建于水上,习称“水浸社”,这里还沿袭着广州最传统的“添丁上灯”的习俗。

水浸社挂灯习俗
水浸社挂灯习俗

      水浸社的社稷坛设在水中,灯棚、供案亦在水中,社稷坛中有社稷公的牌位,挂灯者必须涉水到达。挂灯后,每天早晚两次,都在6时左右,家人要到社稷坛前上香礼拜,一直持续到元宵节。

潘文治将军故居

      潘文治将军故居是一座二层中西结合的建筑,著名爱国将领、民国海军总司令潘文治将军就出生在这里。该故居建于清末民初,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黄埔军校国共两党的高层领导经常在这座小楼里聚会。面积280平方米,内部装修较少,天井墙上的灰雕比较精美,仍然是清末民初时的建筑面貌,其后人经常打理。潘文治将军亲手栽种的海棠花至今还在昂然盛开。


却道海棠依旧

古祠堂——潘氏宗祠

      珠村历史建筑群较多,曾有祠堂58间,现存33间。规模较大的有珠村三大姓氏祠堂潘氏宗祠、天禄钟公祠和陈氏祠堂。

      潘氏宗祠,习称珠村大祠堂,始建于宋代,后于明清时期扩建完成,是一座典型的具有岭南特色的古祠,是“珠村大祠堂,要摆大七娘”的地方。黄埔军校一期学生在珠村训练、考试时,曾在这里歇宿。祠堂为三进结构设计,分为头座、中座和后座,规模比其他村的祠堂稍大些,以青砖木质结构为主体,祠堂前是一个开阳大操场,每年的舞狮、舞龙、武术等表演,祭礼、吃龙船饭都在这里进行。现在的潘氏宗祠成为村民休闲娱乐的主要场所,老人活动中心、乐曲社、图书室、健身房以及乞巧婆婆工作室、广州市乞巧文化展览馆都设在这里。2003年1月19日,潘氏宗祠修缮一新,珠江三角洲60多条村一万多村民抬着烧猪前来祝贺,敲锣打鼓,舞狮舞龙,珠村人则在明德大祠堂前摆出千席盛宴招待各方宾客,欢庆新春佳节,共贺太平盛世。


千席盛宴


      2005年,珠村大祠堂红红火火地恢复了旧时的“摆七娘”,并进行“拜七娘”古礼仪式表演,吸引了大批游人。


人头涌涌的明德堂

乞巧节在珠村

      珠村,又名朱紫乡,族谱释义为朱衣耀映、紫气辉腾。这是一条有着八百多年历史得古老村落,区位优越,人杰地灵。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珠村就有了乞巧节,世代相传,历久不衰。乞巧活动折射了一代代珠村女儿得勤劳和心灵手巧,也折射了一代代珠村人对美好爱情和幸福生活得渴望。清末民初,珠村举人潘名江先生写了《珠村七夕吟》,生动地记录了旧时珠村乞巧节盛况。

珠 村 七 夕吟

清末民初   潘名江

珠村大祠堂 执事张罗紧 琳琅光夺目 娇声搡国语 祭奠三杯酒 津津言典故

要摆大七娘 砌作考姑娘 环佩响叮当 走调亦堂皇 焚起一炉香 混沌至玄黄

小女勤乞巧 请回老师傅 巧手纤纤秀 至祭者就位 叩头三通响 人流摧逐逐

男儿换靓装 教给技艺长 秋波顾盼长 长衫马褂光 跪拜各用祥 浏览总匆忙

金衩簪翠黛 挖来白鳝坭 鹊桥高架夜 陪祭者就位 如仪恭祭后 仕女多穿戴

玉镯腕中藏 撮和韧似糖 主祭肃衣装 绉纱是唐装 执事布开张 罗衣递暗香

富户多豪气 塑像姿婀娜 登堂行大礼 拈香小鬟侍 排队参观者 梦魂犹记起

贫家忧米粮 一式古时装 盛典极铺张 顶礼告上苍 欢欢喜若狂 织女会牛郎

金风初送爽 武将披金甲 雅乐高鸣奏 仙姬求下界 品评工艺美 归来各捉弄

半歉漫评量 妖娆着衣裳 司仪捻玉腔 琼宴望亲尝 作价论短长 调侃笑哄堂

作者夫妇及其海军儿孙



潘名江


      潘名江,潘文治将军的父亲,字永奕,号瑶台,名鼎荣、叶荣,清末文举人,珠村人,因其将众多儿孙培养为国家栋梁、海军将领,清朝廷授予荣禄大夫武功将军。1882年主编珠村潘氏族谱,1924年因公逝世,孙中山先生亲笔题字“国器掌珠”(即国家之重器、掌上之明珠)送挽。

今日乞巧在珠村

 1999年——

      就在“七姐诞”停歇了将近半个世纪、几乎淡出人们记忆的时候,珠村东南社的四位古稀老人勇敢地引领风骚,带领珠村妇女施展巧艺,在珠村一个小祠堂里重又恢复了“摆七娘”。那时,在人们的记忆里,“摆七娘”仍是封建迷信活动,因此,这一年的“摆七娘”是偷偷进行的,不敢宣传和张扬。前来参观的人数并不多,大约300人,但得到了众乡亲的认可和好评。


 2000年——

      由于有了上年的经验和众乡亲的支持,珠村东南社开始贴纸酬款,群众(以女性为多)争相参与,在第三经济旁址摆起了一台中型的“七娘”。晚上,珠村的交谊乐社到声演奏助兴,一连三日,参观人数约有两千人(以本村为主),然而这个小小的古老厅堂已经达到了饱和接待能力。这次活动仍是群众自娱自乐,示做任何宣传,但通过群众的口传,已经有了较高的知名度。


七娘戏


2001年——

      在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支持下,珠村东南社的妇女们壮起胆子、大展才艺,贴出大红纸于当众街品要摆“大七娘”,不分男女老幼都可捐款参与。

      广东电视台、广州电视台前来珠村采访,《广州日报》、《羊城晚报》记者也来报道,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珠村东南社一时人头涌涌。广东省和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及广州羊城诗社共100多人进入珠村,当场做画,即兴赋诗,参观者达1万多人。


《羊城晚报》2001年8月25日


《广州日报》2001年8月25日


2002年——

      珠村的摆七娘活动更加红火,摆出两台“大七娘”,妇女专用的乞巧大襟衫也闪亮登场,令姑观者目不暇接。


着大襟衫的乞巧婆婆

        广州近代史博物馆立即派人摄像收藏,《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信息时报》、《人民日报》都做了大幅报道。珠村还与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荔湾区文管所合作,把珠村的“七娘”摆到了仁威庙,使“西关小姐竞芳华”活动也取用了乞巧题材,广州市民协也组织了“广州乞巧风情一日游”活动。


2003年——

        珠村摆出三台“大七娘“,大三个不同地点成品字形摆开,作品精美,工艺精湛,美不胜收。广州博物馆立即决定,待珠村的”摆七娘“结束后,斥资金把珠村的“七娘”收藏在广州博物馆,以供南来北往的游客参观。广州市天河区政协的委员们也到珠村视察,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都写了大篇幅新闻报道。


巧姐接受记者访问


2004年——

        珠村仍然摆出三台“大七娘”,在广州市天河区委宣传部的支持下,《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信息时报》、《新快报》、《南方日报》、广州电视台、广东人民广播电台一行20多名记者对珠村七娘诞现场报道,成为当日所有媒体的焦点(图片十六)。这一年珠村已带动了珠江三角洲其他地方“摆七娘”的兴起,推动了乞巧艺术的发展和乞巧文化的传播。村民谢丽霞、潘剑明的两件作品还被评为第四届广州文艺奖二等奖(图片十七)。《神州民俗》2005年第二期以“中国乞巧第一村——珠村”为题进行了报道。


乞巧节中的孩子


获奖证书证书


《神州民俗》刊登“中国乞巧第一村”